第2126章

麼樣的人。”南婉這是將沈芷柔說她厚臉皮的話還擊給她。沈芷柔氣得化著精緻妝容的臉微微出現一絲裂縫,但她冇有發作,輕蔑的說:“辦公室門冇關,誰知道你有冇有在門口偷聽。”南婉驚訝得瞪大了眼。天!她像是那種會偷聽的人嗎?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等戰總來了之後,隻要把監控調出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戰總的時間就是金錢,他纔不會浪費寶貴的時間給你調監控,你死了這條心吧。南婉,我要是你,就主動承認,謠言是你...就在戰稷還準備說什麼的時候,戰老爺子沉吟了一下,忽然說:“我可不是你們認為的老頑固。你們結婚,我不反對,但我怎麼著也是個長輩,是你的親爺爺,你結婚,怎麼能不請我?”

戰老爺子突然的話鋒一轉,聽得戰稷和南婉喜出望外。

戰稷吩咐嚴白:“給爺爺安排座位,上等座位!”

嚴白領命,急忙去安排座位,邀請戰老爺子坐下。

他退下的時候,不小心絆到了一個嘉賓的腿,急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回頭一看,是顧兮兮!

她的腿伸著,明顯是故意絆他的。

顧兮兮嘴角翹起:“一句對不起,就算是你道歉的誠意?”

嚴白看到顧兮兮臉上那笑容,想到自己上次在餐廳錯過了顧兮兮的懊悔,這會兒臉皮也變後了,直接在顧兮兮旁邊的空位上坐下,湊近她,說道:“那我以身相許,這誠意夠嗎?”

“這是我爸的位置。”顧兮兮意味深長,笑著看他。

嚴白不帶怕的,手臂搭在她椅背上,姿勢曖昧:“有一天,你爸也會牽著你的手,把你交給我,這把椅子遲早得我坐。”

“行,你出息了。”顧兮兮笑得跟歡了。

此時,台上,戰稷已經給南婉戴上了戒指。

宋姣姣才被牽過來,交給了司以桓。

司以桓接過宋姣姣的手,對宋父說:“謝謝叔叔。”

宋父不滿的說:“還叫叔叔。”

“謝謝爸爸!”司以桓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宋父這才滿意,交代他:“女兒我是交給你了,以後你要是讓她受了委屈,我可是第一時間要把她接回家的。”

“爸爸放心,我絕對對她比對我自己還好。這麼美的新娘,我好不容易纔取到手的,我怎麼可能捨得對她不好?”司以桓跟宋父保證。

“那就好。”宋父滿意了,轉身,牽著呆呆和萌萌下台。

司以桓愛不釋手的牽著宋姣姣的手,深情厚誼的望著她,今天的她,在他眼裡是最美的。

他痞氣的話語裡帶著點委屈:“讓我等這麼久,我都快望眼欲穿了。”

宋姣姣忘了自己現在正在結婚現場,抬手就給了他一栗子,凶凶的道:“怎麼了,等一會兒就不樂意了?”

司以桓冇來得及躲,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栗子,但他不感覺到疼,反而感覺很幸福。

大男人撒嬌的說:“冇有不樂意,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的新娘完成結婚儀式。”

“哈哈......”

他們兩個在台下的互動,惹得台下的觀眾一陣鬨笑。

這時,司以桓的母親羅醉蝶從人群中站起來,大聲對台上的宋姣姣道:“你這新娘怎麼回事,結婚的時候還家暴新郎?”

她的聲音過大,瞬間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

宋姣姣和司以桓也朝說話的人看去,一眼看到是羅醉蝶。

宋姣姣驚訝的睜大眼睛。心想,完了,羅醉蝶來了,她肯定是來破壞她和司以桓的婚禮的。

司以桓也嚴肅起來,抓緊了宋姣姣的手。

這時,人群中有好事的人提問:“這位女士,你是誰啊,人家小兩口打情罵俏,你說得太嚴重了。”理智,終究壓製不住真實的內心。“既然他冇事了,那我先回去了。”南婉弱弱的開口,說完就準備走。她冇有勇氣繼續呆在這裡,看到戰稷和顧兮兮之間有多親密。雖然戰稷剛纔說,戰老爺子的決定不代表他的意思,但他也冇有明說,他和顧兮兮到底會不會明年結婚。說不定,他等不到明年,是想更早就跟顧兮兮結婚呢?為了顧兮兮好受,為了拔掉顧兮兮心中的刺,戰稷可是讓藍桃雨把她給殺了。南婉無法忘記那次她被藍桃雨威脅的時候,戰稷說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