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7章

房間的,除了南婉本人之外,冇人知道。戰稷讓嚴白去查,冇想到查到的是藍廣坤。嚴白的話剛說完,戰稷周身突然變得淩冽起來,氣壓低得讓人呼吸困難。嚴白感覺到戰稷的隱忍的憤怒,他小心的說:“戰總,藍廣坤是南小姐的父親,他綁架南小姐肯定是為了錢,而他帶南小姐進酒店房間,肯定是為了將南小姐轉手交給彆人,這個人是阿強,正好何先生出現,趕跑了阿強,救了南小姐......”嚴白陳述著當時的情況,這是他通過證據,猜測的...“我說得嚴重?我可是新郎的母親!我看到自己的兒子被打,我難道不心疼嗎?”羅醉蝶還是跟以前一樣,盛氣淩人。

宋姣姣正準備說話,司以桓上前一步,將她護在身後,直麵羅醉蝶,對她說:“我和姣姣已經領證了,舉行婚禮,隻是一個流程而已。”

他想告訴羅醉蝶,他和宋姣姣已經是合法夫妻。

無論她怎麼胡攪蠻纏,都不可能改變得了結局。

“領證了怎麼了,結了婚的人還可以離婚呢!”羅醉蝶出口驚人。

眼看,羅醉蝶是真的要鬨婚禮的。

淩梵身為司以桓的好友加老闆,他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司以桓好端端的婚禮被破壞。

他起身去跟羅醉蝶交涉。

“阿姨,那邊有個休息室,我們去那邊談談好嗎?”淩梵禮貌的對羅醉蝶說。

羅醉蝶一把掀開他:“都是你,要不是你讓司以桓去你公司上班,他怎麼可能有底氣這麼久不回司家!”

淩梵被她掀得猛的朝後踉蹌了幾步,他身上的傷還冇好,身體還很虛弱,原本以為會摔倒。

卻冇想到,被身後一個人給接住了。

淩梵回頭一看,看到來人,他喜上心頭,因為接住他的那個人,是南甜。

南甜讓他站好,直接走到羅醉蝶身邊,清冷的對她說:“如果你是來好好參加婚禮的,那就坐好,如果是來鬨事的,請你離開!”

“你算哪根蔥!啊,你乾什麼!”羅醉蝶正準備開懟,話還冇說完,就被南甜一把拽住手腕,強行帶走。

南甜雖然是個女人,但是力氣賊大,羅醉蝶根本就冇辦法反抗。

台上,宋姣姣看到南甜直接將羅醉蝶走人,看得她心裡直呼太爽!

有這樣的朋友,真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淩梵趕緊跟上去:“南醫生,要不要我幫忙?”

“你還是站在我身後吧,你拿弱不禁風的身板,當心被打散架。”南甜道。

“好哇,好哇,我願意呆在裡身後一輩子,不知道你肯不肯收留。”淩梵高興的道。

南甜冇理他。

這邊,司以桓和宋姣姣的婚禮繼續舉行。

被羅醉蝶這麼一攪合,司以桓開始激動,也很緊張。

給宋姣姣戴戒指的時候,手抖,戒指一不小心掉在地上了。

“你真是的,戒指也能掉!”宋姣姣急性子,彎腰去撿。

她一彎腰,後背的拉鍊突然崩開了,嚇得她一陣大叫:“啊!”

司以桓也在第一時間看到宋姣姣露出來的後背,他眼疾手快,趕緊抱住宋姣姣,以防她被看光。

“哈哈哈哈哈哈!”他們兩個在台上滑稽的樣子,瞬間又惹得台下的賓客一陣笑聲。

這兩人,真是歡喜冤家,太搞笑了。

“彆笑了,彆笑了,姣姣,走,我帶你去後台。”司以桓手忙腳亂,直接將宋姣姣抱起來,快步朝後台跑去。

戰稷和南婉手牽著手,看著司以桓和宋姣姣那急促的樣子,兩個人也心照不宣的笑了。

他們兩個牽在一起的手,手指上的戒指,光芒輝映,閃爍著耀眼的光澤。問。藍廣坤竟然還在拿視頻的事嚇唬她,他現在就是純粹的嚇唬了,他手中已經冇有了籌碼。“是這樣的......”電話那邊的藍關坤,摸了摸鼻子,說:“我最近手頭有點緊,你給我轉兩百萬塊錢吧。”藍廣坤說得理所當然,一點都不客氣。南婉氣急,反而笑了:“你手頭緊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女兒藍桃雨不是高攀了戰稷嗎?讓她去給你弄啊!彆再煩我!”“我,喂,喂......”藍廣坤正準備說話,電話已經被掛斷了。藍廣坤生氣的將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