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5章

腦袋逐漸混沌,暈暈乎乎,身體發軟,氧氣逐漸消耗殆儘。就在她快要不能呼吸的時候,戰稷鬆開了她,撐著她後腦勺的手,五指伸進她髮絲裡,將她的腦袋禁錮著,額頭抵著她的額頭,粗重雄渾的呼吸噴薄在她鼻息之間。南婉胸口起伏,身體軟綿無力,呼吸微喘著,在他陽剛雄渾的氣息下,心臟被帶動得砰砰直跳。戰稷氣息粗沉,灼熱:“再給你一次機會,在酒店房間,發生了什麼?”劫匪冇來得及對她做什麼,是因為她奮力抵抗,那何睿聰來了之...就在她愣神的時候,宋姣姣輕輕捅了一下她的胳膊:“婉婉,快伸手啊。”

南婉的父親能親自來,親自牽著她,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南婉回神,略有遲疑,最後還是將手交給了顧齊穆。

當顧齊穆牽著南婉的手,她的指尖冰涼,那一刻,顧齊穆彷彿是觸碰到了南婉過往三十年所有的辛酸和艱難困苦。

他的心臟一陣抽搐一般的疼,這是他這個父親,第一次牽到女兒的手,第一次感受到她的艱苦旅程。

此刻,心裡萬般後悔,在她和顧兮兮之間,選擇了偏愛顧兮兮。明知道南婉冇有後盾,冇有人撐腰,他這個當父親的,卻還是選擇委屈她,來成全自己的小女兒。

現在想來,他做得可真是太過分了。

南婉被顧齊穆牽著,宋姣姣被自己的父親牽著,走向了紅毯。

幾個花童早已經在紅毯入口等候,等他們過來,就紛紛就位,牽著各自媽媽的裙襬,隨著優雅的音樂,一起走向紅毯。

宋姣姣的花童是兩個,而南婉有四個花童,兩個負責牽著裙襬,兩個負責撒花瓣,人多,所以南婉白色婚紗的裙襬上,紅色的玫瑰花瓣尤其多,躺在她裙襬上的花瓣,香氣飄飄,向空氣中飄散著浪漫幸福的香味。

南婉這邊一切正常,浪漫加倍。

而宋姣姣這邊,就顯得萌裡萌氣。

兩歲多的萌萌和呆呆顯然對花童這種任務還不太熟悉,也懵懵懂懂。

牽了裙襬就無法撒花,撒花就無法牽裙襬。

所以就導致呆呆一直牽著裙襬,萌萌一直在撒花,撒的花瓣也不多。

萌萌穿著兒童版的婚紗裙,又提著花籃,走路不穩,一不小心踩到了宋姣姣的婚紗,小身板被絆倒了。

她長得胖乎乎,又呆萌呆萌,剛一摔跤,就引得鬨堂大笑。

宋父趕緊去將萌萌攙扶起來。

畫麵重新迴歸正常,但由於這一小插曲,導致南婉先走到了戰稷身邊。

顧齊穆將南婉的手鄭重其事的交給戰稷:“我相信你會對她很好,比我這個父親做得好千倍,萬倍。”

戰稷從顧齊穆手中接過南婉的手,低磁的嗓音迴應:“那是當然。”

他自己的女人,自己疼愛。

戰稷接過南婉,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戒指,準備給南婉戴上。

“慢著!”突然,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打斷了戰稷的動作。

所有人順著來人看去,隻見一個老人穿著得體,正式,拄著柺杖走了過來,他表情嚴肅,氣質淩厲。

看到這個人,南婉心臟狠狠一頓。

是戰老爺子!

他該不會是來阻止她和戰稷結婚的吧?

南婉緊張的朝戰稷看去,此時戰稷也在看她,他用他那鎮定,漆黑的眸子看她,給她力量和勇氣,讓她不要慌。

在戰稷眼神的安撫下,南婉稍稍冷靜,可手心裡冒汗,還是緊張得不行。

戰老爺子越走越近,在第一排賓客席的位置停下,嚴肅的對台上的戰稷說:“戰稷,你結婚這麼大的日子,竟然不跟我說一聲!你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爺爺,我本來是想結了婚在告訴你......”戰稷解釋。

“怎麼,你不敢告訴我?是怕我毀了你的婚禮嗎?”戰老爺子直接戳穿戰稷的心思。

戰稷皺眉,握緊了南婉的手。

顧齊穆跟著勸說:“戰叔叔,年輕人有年輕人自己的選擇,我們應該尊重......”

“怎麼,連你也認為,我是個不講道理的?”戰老爺子直接回懟顧齊穆。

說得顧齊穆啞口無言。

戰老爺子渾身的戾氣,讓戰稷和南婉更加緊張了。就在南婉疑惑的時候,手機螢幕上跳出來一個訊息。微信名字合合。看到自己兒子合合的名字,南婉趕緊將訊息點開。訊息的內容是:媽媽,爸爸讓我把你的賬號凍結,唔,你不會怪我吧?南婉:“?”弄半天,她的賬戶是自己兒子給凍結的?也就是說,她剛纔呼叫的滴滴,也是合合給取消的?戰稷對電腦程式方麵不是天才,也不是精英,不代表他的孩子不是天才。這麼說來,她來江南,也是合合利用她的手機號碼監測到的?看到這個訊息,南婉所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