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四章 網的脈絡(下)

不像那種常常會出幾大行首幾大花魁的青樓一樣出名,如同金風樓、綺蘭所在的凝雨樓這幾間名樓算是江寧青樓的第一梯次,燕翠樓便算是第二梯次中最好的一類。排名勉強能進江寧前十,服務和娛樂其實也相當周到,但說起來未必有金風、凝雨這般高雅,純屬品牌效應。譬如說如果江寧知府或者駙馬康賢這等人宴客,說去燕翠樓,那是沒麵子的。不過諸多富商平時還是喜歡來這裡捧捧場。文人當然也來許多人沒那麼多講究但來得倒不多,這裡畢竟並...“啊啊啊…要死了…”

強忍疼痛的呻吟聲夾雜著輕微的喘息,曲龍珺全身都是汗,坐在屋簷下的凳子上被寧忌用手掌推上手臂,揉過身體。

牙關緊咬,發絲濕成了一縷一縷的。

晨間的加強鍛煉剛剛完畢,隨之而來的推宮過血並不好受,在內力的推動下,寧忌的手掌滾燙,引導曲龍珺的氣血加速執行,隨即帶來的,則是無與倫比的酸、麻、痛感,令得曲龍珺忍不住低喚出來。

也有些許曖昧的氣息在其中。

少年與少女在表白心事後已經有過許多次的親吻與擁抱,說起來心中已經認定了對方,但愛情的滋味循序漸進,畢竟還沒有跨過更深的那一步。此刻在這清晨的屋簷下,這難捱的推宮過血之中,隨著那手掌的揉過,兩人的心中其實也有更加柔軟的情緒在一起蔓延。

她將牙咬得很緊,發出的聲音,也頗為輕微。

這樣的晨課結束後,兩人牽著手在凳子上坐了一會兒,曲龍珺連說了幾聲“好疼”,方纔去浴室洗澡換衣裳,寧忌則離開院子,到外頭買了一大頓朝食回來,與曲龍珺一道吃了。

“…那個陳霜燃小妖女約你過去,未必懷的好意。你早晨為我…耗了心力,可一定得小心才行…”

“…嗯,這有什麼耗心力的,我好得很。”寧忌神采奕奕。

這種內家功的推宮過血確實會讓人有些消耗,但那讓人心旌搖動的、兩個人都無法說出來的微妙而又奇異的感受,又將些許的損耗補了回來,甚至讓他感到比平時更能打了。這在當下時代並不好說明,若到得後世,大抵該形容為荷爾蒙的加持——這是一種科學道理。

“…倒是你這邊,我還比較擔心,今天還是把你送到左家附近的茶樓打發時間。”

“嗯。”

“陳霜燃那邊…我想好了的。隻要我比她更壞,她應該就拿我沒什麼辦法。”

“那些都是壞人,你不要心軟。”

“嗯。”寧忌吃著東西,點頭,隨即頓了頓,“…就憑昨天嶽雲那件事,這幫人,殺誰都不算冤枉他們。”

吃完早餐,刷洗、易容,隨後帶上證明身份的文牒出門,這日早晨,街麵上的氣氛又肅殺了不少。禁軍已經在城池外圍值守,據說會一個一個坊市的做身份排查,口頭上的說辭雖不嚴格,但誰都知道事情不會小。

帶著曲龍珺,寧忌做了幾次探查和擺脫監視的行動。他已經算是頂尖的斥候,有人在身後跟,一般都難逃他的法眼,但為了曲龍珺的安全,這些行動,又加強了一倍才放心。

陳霜燃的會麵意願是昨晚魚王帶來的,但從那小賤人的心機來說,誰知道她會不會從懷雲坊開始就打算盯住兩人。

如果真是這樣,對那些盯梢者,寧忌一個都不打算讓他們活著,在城裡動手也無所謂。

好在並沒有發現這樣的眼線。

去往左家的途中,甚至遠遠便能夠感受到,候官縣附近的氛圍有些不對,路上甚至還能聽到人的議論。

“那邊怕不是要鬧事哦…”

寧忌與曲龍珺相互看看。

昨天晚上兩人匯總訊息時,這一可能便已經被確定了,栽贓小衙內的下一步,當然是暴亂。

行至左家開設的茶樓附近小巷時,曲龍珺拉了拉寧忌的衣角。

“我大概猜到小妖女約你過去,打了什麼主意了…”

“什麼主意?”

曲龍珺附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安頓好曲龍珺,寧忌朝著昨晚約定的地方過去,遠遠的,候官縣那邊的氛圍似乎已經吵起來,他攀上幾處高點眺望,發現一些禁軍、衙役,正在往城池北麵過來,許多的望樓上都已經安排了觀察員,有旗語在揮舞,皇城方向,甚至升起了警戒的熱氣球。

福州的旗語與西南不同,寧忌看不太懂,但略略觀察城內的排兵布陣,他便發現幾個地方的圍堵與佈置,明顯是有詳略區分、以及相互照應的關係的,這說明朝廷這邊早有準備。

也不出奇,這麼點事情,沒有準備那也該死了。

他便不再多操心,一路朝著約好的地方過去。

不多時,遠處騷亂聲起,朝廷向騷亂的人群,發起了圍捕。

候官縣往北,通向城內刑部的幾條道路上,隨著禁軍的圍堵過來,參與到“熱鬧”裡的人們,一時間都有些懵了。

被眾人簇擁在前頭哭哭啼啼的受害者家屬也感到了震驚,按照周圍相親的說法,他們這次隻是去刑部為受害的家人討個公道、去哭一輪,這樣的事情兩個月前在候官縣也發生過,朝廷那邊除了派人安撫外是沒什麼脾氣的,甚至於那個士兵當場自殺,軍隊也隻能道歉,怎麼到了這次,明明自己這邊占理,朝廷還把軍隊派出來了呢?

“…官官相護!”有人遲疑了一下,放聲吶喊,“大夥兒果然想的沒錯,他們已經偷偷地把小衙內給放跑了——”

“背嵬軍也是這等貨色…”

“小衙內縱馬行兇啊——”

“官府豈能如此…”

“還有王法嗎?”

陸陸續續的,有群情洶湧。

人群裡,官府的密探指指點點的圈人,高處的士兵則已經盯好了人堆裡的重要目標。

巳時一刻,執水火棍的第一排人手推向人群,執行抓捕。

“鏘——”的一聲,人群裡有人拔刀,隨後,被高處飛來的箭矢射翻在地。

鮮血濺起的一刻,混跡於人群中的其餘綠林人陡然爆發,他們有的是受到了上頭指使的骨乾,已經明白這次的事情不同往常,還有更多是在聽說了陳霜燃豐功偉績後過來湊熱鬧混資歷的綠林豪傑,此刻想要尋地方逃跑,這才發現,前前後後幾條街巷,已然被官府堵起來了。

“殺啊——”

水火棍、漁網、枷鏈撲入人群,混亂炸開了…

西麵,更遠一些的樓房上,陳霜燃放下望遠鏡,瞪著眼睛笑起來:“還真的…打起來了…”她目光望向一邊的金先生。

金先生也是笑:“早說過,朝廷不會一味忍氣吞聲,第二次鬧,是一定要打的。”

“好在,有先生的指點。”

“靠的是局中之人的奮戰。”

“…裘老虎是個暴脾氣,沒什麼心眼,梁潤那幫人也是…他們不得不戰。”

兩人拿著望筒又看了片刻。

遠處的街市間,聚集起來的綠林人並沒有束手就縛,在一些領頭人的煽動下,拔出兵器奮力廝殺起來,一些人則在尋找著離開的道路。附近官兵的圍困長達幾條街區,這麼大的區域,他們想著總能有辦法逃離,而恰巧被圍在中間的百姓,大部分被喝令著蹲在了地上,小部分則被裹挾著沖向前方,哭喊聲一片。

先前在人群裡負責煽動、串聯的兩股綠林勢力的首腦,一名裘老虎、一名梁潤的,果然沒有第一時間投降,而是選擇了擴大事態。

金先生放下瞭望筒:“我該過去了。”

“先生保重。”陳霜燃道,“不成亦無妨,唯求先生能安全回來。”

對方冷笑,轉身消失在房門外。

打打殺殺的聲音從遠處響起不久,寧忌抵達了約定的地點。

城市西麵一條林木蔥鬱的長街,能夠躲避一些高處的監視,但道路並不算行人稀少,至少不算是打打殺殺的好地方。

他朝著前方緩緩的走了一陣,前方有人撞了過來。

那是個披發的年輕人,應該也練過些武藝,假裝不看路,到了近處,將一張紙條往寧忌懷裡按,口中說話:“我家主人說,九仙山下荷蕓譚見。”

寧忌已經接住了那張紙,開啟一看,紙上歪歪扭扭地畫著簡單的地圖,繪畫者也不知道是不是陳霜燃。

倒是頗為幽默。

傳話的年輕人已經朝後方奔出數丈,他已完成了任務,這裡不再有事,然而心思才一鬆,陡然間,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

由他傳話的那名少年,此時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捏住了他的手臂。

“呃…”

扭頭對視,他不太理解。

“你家主人是誰?”

“你…你去見了便知…”

“你說見我就去見啊?”

“你…”他愣了片刻,“你不是為了見那人…過來的嗎?”

少年人的身形比他低些,但身上透出來的氣息絕對不是善類,他這番話才落下,手臂陡然一痛,對方加大了抓握的力量,他幾乎感到骨骼都要碎裂開來。

“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等等,少俠,我就是個傳話的、我就是個傳話的,我家老大不是你要見的人,他也是從別人那收到的命令,傳張紙條傳句話而已啊少俠——我不知道你們乾什麼的啊——”

“你跟我一起去。”

“什、什麼…你看…”

這人朝著旁邊扭頭,隨後便一麵掙脫一麵試圖出聲大喊,而下一刻,另一隻手直接抓在了他的喉嚨上,將他整個人捏得跪倒在地上,身形後仰。

他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隻有口鼻氣息減弱,臉上漲得通紅。

少年居高臨下的、冷冷地看著他。待到那張臉幾乎成了豬肝色,他才輕輕地放開了扼住對方喉嚨的手。

剛從鬼門關回來的年輕人跪在地上,艱難地咳嗽、呼吸。

“你敢大叫。”他聽到那少年在他耳邊說,“我當著所有人的麵,掐死你。”

街道上並非沒有人,不遠處一個買菜回家的大嬸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隨後抱緊籃子趕快走過去。

“少俠…我真的收了五錢銀子傳個話而已啊…你要我過去乾嘛…”

年輕人不敢再反抗了,帶著路,朝說好了的地點走去。

他聽到那少年在後方回答。

“跟我約好的那個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她要是耍花樣,我讓你死在她臉上…”

這邊距離九仙山其實已經不遠,兩人一前一後,朝那邊走。一麵走,少年還一麵跟傳話的年輕人閑聊著各種話題,例如老大是誰,在哪裡混飯吃,家裡有幾口人等等,年輕人幾乎是哭著回答的。

抵達了所謂荷蕓譚的池塘附近,池塘不小,周圍有幾條黃土岔道、路邊有樹木,遠遠近近的甚至能看到幾張茶攤,隻是似乎並沒有非常特殊的人物等在哪裡。寧忌皺了皺眉,與對方在岔道口等了等。

“人在哪呢?”

他問前方的年輕人。

年輕人渾身發抖:“我隻是傳話的啊…”

這樣的對話間,一名中年綠林人從側麵走了過來,到得近處,開口道:“中間這條,向前、轉右。”

這話傳到了,他朝著前方離開,還沒走出兩步,肩膀便被抓住了。

綠林人偏過頭來,神色不善:“兄臺,我隻是傳話,你這樣…便有些不禮貌了吧?”

他對於自身藝業,亦有相當信心,當下便要以鷹爪反拿肩膀上的手掌。

下一刻,如山一般的重壓碾來,他身形一歪,砰的悶響,狠狠跪倒在黃土路上。

將頭再往後方扭了扭,那麵色冰冷的少年人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兄臺。”他拱手,“我隻是傳話的,你這是…”

“傳話的…”

少年人舉起了手,猛地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

隨後又是一巴掌。

“我叫你傳話的!我叫你傳話的!讓你走了…”

罵罵咧咧的聲音當中,此後連續打了五六下,直到將他的臉打得腫起來,鼻涕與鮮血混在一起。

太陽透過池塘邊的樹木落下樹蔭,不久之後,黃土的道路上,一名滿臉晦氣的年輕人與一名被打成豬頭的綠林人並排著朝前方走去,兩人都有點哭哭啼啼。在他們的後方,少年冷漠地前行。

不管陳霜燃賤到什麼程度,隻要自己更加不當人,就絕不會輸給她!

嚇都要嚇死這個王八蛋——

候官縣以北,廝殺與混亂,持續了一陣。

官府做好了抓捕的準備,而在陳霜燃一方,似乎也明白會發生這樣的事,因此安排在其中的綠林人順勢出手,鬧將起來,引起了一陣不大不小的傷亡。

被困在其中的綠林人,或許並不明白自己成了棄子,一開始甚至廝殺得格外起勁,覺得這也不過是陳霜燃做好了的局,必定有能讓自己離開的後手在。

因為這陣激烈的反抗,局麵控製得比想象中困難,部分軍官積極的下場捕捉趁亂搞事的人,鐵天鷹在與左文軒溝通後,也親自入陣,首先製止了一撥武藝高強的綠林人。

將一名匪人頭領製服後,鐵天鷹便知道,這邊的暴亂已經不再能造成問題,朝廷有準備,陳霜燃似乎也有佈置,雙方明麵上過了一招,朝廷占的便宜似乎不算大,但今日真正要揪出的東西,目前其實是左文瑞那邊的那條線。

應該也已經開始了…

他在心中計算著佈置的進展,但也總有某種若有似無的窺探,令他警醒。

鐵天鷹的目光朝包圍圈外圍巡弋了一圈,之後,帶著幾名捕快,朝著某個方向靠過去。

包圍圈外的街市那頭,一道身影陡然落入他的目光。

眼神一凝,他加快了步伐,朝著那邊沖過去。

遠處那身影也是一個轉身,消失在了街道的轉角。

鐵天鷹牽起一匹軍馬,朝著那邊沖上,附近的捕快也各自尋找坐騎跟上。

那道身影若有似無,如同鬼魅,鐵天鷹轉過幾條長街,後方響起驚亂的聲音,應該是有街上的菜販擋住了隨行人員的道路、一陣小混亂。但他沒有停下來等待,而是繼續朝前方追趕過去。

在某處巷道甚至下了馬,徒步奔行,即便年事已高,但他的呼吸勻稱,步伐依舊如同奔馬般迅捷。

在九仙山附近的岔道口,似乎跟丟了人,但鐵天鷹稍作斟酌,朝著某個方向信步走去。

陽光透過樹葉,在黃土路上錯落成蔭,鐵天鷹走過明暗交錯的道路,轉一個彎,他看到了坐在不遠處茶棚下的那名灰袍人,對方奇奇怪怪地蒙了個麵罩,但他還是第一眼便將人認出來了。

“樊重,樊兄弟…果然是你。”

老人笑了起來。

“‘金眼千翎’。名不虛傳。這麼多年了…”

“…跑得還是如此之快。”

請:m.badaoge方的院墻坍圮了好一部分,與隔壁的醫館,後方一個簡單的小院落也連了起來,小院落如今隻有兩三個單間能用,其中一個房間的房處,小嬋便怯生生地倚在那兒,翹首等待他的回來,看見他的身影時,便撐起一把破傘,跑進雨裡來了…對於寧毅而言,眼下的情況會怎樣,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被帶回杭州的時候,身體是虛弱到了一定的程度的,隨後便被安排在了前方的醫館裡。但接下來,除了兩名一直在附近看著他的背刀衛使他顯得像個囚犯之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