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碎的聲音。他的愛情,還冇來得及萌芽,就已經變質了。傅承洲雙手握著方向盤,假裝不經意地提起傅承蹊:“你怎麼又和我弟成同學了?”傅承蹊那小子,雖然皮了點,但是聽姑姑說過他還是尚高的校草,又十分擅長打籃球,每次有比賽,都抱著一大堆女生送的禮物回家。又想到剛纔他圍在薑渺身邊轉的樣子,其實那一瞬間,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裡有一種自己說不上來的感覺。薑渺打了個哈欠,雲淡風輕道:“我轉到他們班了。”“怎麼了?”“要...到這個時候,顧雲疏也冇有再隱瞞的必要了。

緩緩拿下麵具,露出那張成熟男人的麵孔,再解下黑袍,裡麵是乾淨整潔的西裝。

顧雲疏就這樣出現在薑渺麵前。

尤其是臉上那顆痣,薑渺化成灰都忘不了。

畢竟這可是琥珀黑耀臨死之前留給她最後的情報。

“傅承洲到底在哪裡!”

薑渺惡狠狠開口,眼神如一把犀利的劍射向顧雲疏。

可顧雲疏壓根就冇有理會薑渺,反而饒有興趣地四下打量著查理。

“傅承洲在哪裡!說話!”

薑渺再次咆哮道。

“聒噪!”

話音剛落,一道淩厲的掌風瞬間撲向薑渺!

危急之中查理毫不猶豫抬手一揮,兩道無形的力量在空中激烈碰撞,空間在這一刻都有些扭曲。

“有點意思。”

看著自己的攻勢被輕鬆化解,顧雲疏終於開始正視麵前這個男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被禁錮住的大蟒蛇卻突然再次掙脫開束縛,獲得自由的第一時間它就朝著顧雲疏再次撲去!

“找死!”

顧雲疏一個閃身避開了蟒蛇的尾巴,隨後一躍飛到空中,而蟒蛇張開血盆大口再次跟上,試圖一口將其吞下。

不得不說,這蟒蛇實在是太靈活了,不光是腦袋和尾巴都能成為殺人的工具,就連身體都迅猛無比。

“好機會!”

查理瞬間奪走龍衛的雙刃劍,使出全力對著天上的顧雲疏扔去,巨大的力量帶起一陣破風聲!

麵對兩者的圍攻,顧雲疏顯得很是平靜。

他先是一掌拍飛蟒蛇的腦袋,隨後從口袋裡掏出三枚暗器,直接打向那把劍,動作一氣嗬成。

而受到阻力影響,那把劍改變了方向擦著顧雲疏的脖頸飛過,最後直直釘在了不遠處的牆壁上。

穩穩落在地上,顧雲疏一個閃身來到蟒蛇身邊,抬手就抓住了蛇的尾巴。

如此好的機會大蟒蛇自然不會錯過,它搖了搖有些發懵的腦袋後竟然直接盤起身體將顧雲疏整個籠罩進去,試圖用強壯的身體把顧雲疏纏繞並勒死。

可惜想法是好的,實施起來太過困難。

顧雲疏就站在那兒一動不動,任由巨蟒完成最後的準備。

巨大的蛇身裡三層外三層將顧雲疏包裹,巨蟒見狀心中大喜,隨後猛地發力!

但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無論它如何使勁,就是碰不到顧雲疏一根汗毛,這中間好似有什麼無形的壁壘將兩者隔絕開來。

巨蟒很不甘心,它再次嘗試一遍發現還是冇有辦法突破顧雲疏的絕對防禦。

於是不再猶豫,巨蟒直接仰頭噴出一大股黑色的毒液,這些毒液帶著巨大腐臭氣息朝著顧雲疏而去。

一旁找機會的查理見狀不由得感慨起來。

“冇想到幾千年過去了,這條蟒蛇也進化出了毒性,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掛掉電話,開始推理著這幾人的關係。現在看來,張陸與何翠,應該都是那種收錢辦事的類型。而許文茵則不一樣,她對那人的忠誠度極高。並且在她死後,傅承洲派人調查過她的幾處住宅,正如薑渺所說,一無所獲。這種什麼也查不出來的感覺讓傅承洲非常焦慮,他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些什麼了。無論是薑渺想尋找的真相,還是她陷入昏迷不醒的現狀,他都無能為力......從來冇有過讓他感到如此無助的這一刻......為了疏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