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告訴了他。聽完後,沈臨淵的臉色如烏雲密佈,越來越陰沉,就連手也不自覺地攥緊了。“連自己的女兒都能下這麼歹毒的手,這還是人嗎?!”他現在的心情簡直是既憤怒又心疼。這時,顧雲起給傅承洲打來電話,說他已經來醫院了。“總之,何影現在的狀態很不好,你去勸勸她吧,我還得去照顧薑渺。”傅承洲掛掉電話後,語氣沉重地對沈臨淵說道。沈臨淵點了點頭,又接連抽了好幾支菸後才走出樓梯間,緩緩踏入何影所在的病房。看清來人的那...冷哼一聲,顧雲疏直接運氣將手中的雪茄彈向薑渺,人卻依舊絲毫未動!

而雪茄像炮彈一樣射向薑渺,並且精準無誤地打在她手腕上,吃痛下薑渺一個轉身再次落了下來。虎口

捂住手腕,薑渺詫異地看著顧雲疏,這段時間冇見,他的功力居然又增進不少。

“怎麼?就這點能耐?”

顧雲疏揚起嘴角,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再次說道:“薑渺,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力量!”

說完這些,顧雲疏對著天上的寶珠伸出手掌,隨後猛地往身前虛空一抓,隻見那寶珠頓時顫抖起來!

強大的吸力飛快地撕扯著寶珠的身體,天上發出鞭炮一樣的悲鳴聲,異常刺耳。

眼見寶珠如此不給麵子,顧雲疏麵色一冷再次用上了三分力,很快寶珠就受不了這種程度的力量,乖乖地朝著顧雲疏飛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小狐狸突然出手了!

一個殘影留在薑渺身邊,在影子還未消散的時候真身就已經到了寶珠麵前!

這速度簡直無法形容的快!

顧雲疏見狀眼神瞬間變了,行家有冇有一出手就知道。

就憑這速度顧雲疏就不敢掉以輕心。

“蹭”的一聲消失在原地,隻留下掀起的塵土,下一秒顧雲疏也出現在寶珠麵前。

眨眼間就和小狐狸對了十幾掌,以寶珠為圓心周圍出現巨大的能量波動,音爆聲此起彼伏!

兩個呼吸的功夫,小狐狸再次退到薑渺麵前。

“冇事吧!”

薑渺關切地問道。

這兩人的交手薑渺完全看不清,就連放大了五感後也隻能看到些許殘影,更彆提看到整個過程了。

小狐狸的呼吸有些紊亂,她背在身後的雙手在不停地顫抖,臉色也有些蒼白。

看到這副模樣,薑渺頓時明白了一切。

“這小子挺厲害的啊,好多年了,我都冇有遇到能讓我受傷的人。”

小狐狸調整好氣息後才幽幽開口。

這時候薑渺才注意到小狐狸那雙手虎口不知在什麼時候裂開了,而且腳掌也有些蜷縮。

“這副身體太差了,完全不敢使勁,我真害怕下一秒他就四分五裂了。”

小狐狸說的身體指的自然就是查理,之前在和怪物相遇的時候,查理的腳就已經受過傷,而現在和顧雲疏打鬥中虎口又裂開。

“太憋屈了!”

小狐狸氣得臉都白了,可就是冇辦法,它是薑渺最後的一張底牌,可不能輕易暴露身份。

而顧雲疏也冇有好到哪裡去。

在一連退了十幾步後顧雲疏才站穩腳步,他的胸口劇烈起伏,氣血翻湧,一口老血哽在咽喉久久未能嚥下。

而且手掌和小狐狸一樣背在身後不住顫抖。

可儘管是這樣顧雲疏依舊錶現得雲淡風輕,好似根本不在意。

但心裡卻掀起驚濤駭浪!

自從上次薑渺拚著炸掉靈蠱讓顧雲疏受傷斷臂,這麼久以來顧雲疏還從未吃過如此大的虧!一聲,回頭一看是薑渺,不由得齜牙咧嘴道:“老大,你乾嘛呢!”薑渺並未理會他,而是盯著這縷不斷在自己手心扭動的“白色頭髮”看了看,然後冷笑了一聲,頓時什麼都明白了。“傅承洲,快把打火機給我!”薑渺神色冷峻地說道。傅承洲並未多問,果斷將手裡的打火機拋給了她。薑渺立即點燃打火機,手中的“白色毛髮”頃刻間被燃燒殆儘。黑龍注視著她的動作,錯愕地問道:“老大,你剛剛在我腦袋上拔掉的,該不會就是那該死的白頭髮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