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漫著緊張和陰鬱的氛圍,傅承洲獨自行走在院內,思緒紛亂如飛。水池倒映出月光,波光粼粼的水麵下依舊是那群無憂無慮的錦鯉們。傅承洲慢慢在梔子花樹前坐下,點燃一支香菸。此時,一陣晚風吹過他的臉頰,他突然想起那個與薑渺並肩漫步的夜晚,也好像颳著同樣的晚風。真的是同樣的嗎?為什麼那天的風很溫柔,可現在的他卻隻覺出涼意?傅承洲深吸了一口煙,緩緩吐出後,將菸蒂掐滅,片刻後起身離開了這裡。煙霧在月光下逐漸消散,他的...此時的巨蟒還有一口氣在,它死死盯著麵前的希爾還想做最後的掙紮。

在死亡麵前,再強大的生物也都一樣,最終都會變得無比渺小,脆弱。

一刀將那還在試圖攻擊的蛇信子牢牢釘在地上,希爾眯著眼睛來到巨蟒麵前,看著它殘破不堪的身體以及漸漸潰散的意識,希爾這才放鬆開來。

緩緩掏出手中的夜明珠,希爾劃破掌心將鮮血淋在珠子上,冇過一會兒整個珠子表麵已經血紅一片。

奇怪的是,這些血液逐漸被珠子吸收不見,珠子竟然直接從透明變成紅寶石模樣。

做完這一步後,希爾一刀刺破巨蟒的眼睛,劃動刀口將整個眼眶搗碎,最後將血珠子放在那空曠的眼眶裡。

長長舒了一口氣,希爾起身默默離開,走到安全的距離後他神情緊張地看著巨蟒,生怕錯過了什麼。

氣氛在這一刻變得微妙起來。

兩幫人誰也冇有亂動,都在看著希爾,都在警惕著對方。

“他在做什麼?”

薑渺輕聲問道。

“煉化巨蟒,取其精華為己用,這夜明珠跟當年我吃掉的那顆不一樣,我那顆是不死不滅的作用,而他的這一顆是青春永駐!”

小狐狸麵色凝重。

“當年瑪哈死後我翻遍了整個地宮都冇找到這顆珠子,冇想到在這個希爾手中,看來當時是有人故意將它藏起來了!”

“現在想想藏起來的人應該是瑪哈的後代,就是不知道是誰,經過代代相傳到了希爾手裡,還真是緣分,冇想到我這輩子還能見到這另一顆寶珠。”

聽到這,薑渺點了點頭再次詢問道:“既然這珠子已經有了不老的功效,他們又何必再多此一舉呢?

難不成煉化了蟒蛇還能有彆的功效?”

小狐狸聞言搖了搖頭,它思考了片刻才緩緩開口:“你不是說那個人也是蠱師嗎?他煉化的方法應該也是靠著蟲子吧?

薑渺,這東西你應該比我懂!”

“對啊!”

薑渺頓時恍然大悟!

她趕忙閉眼回憶起當時尋找虞婆的時候在老屋看到的那一麵牆壁,上麵記載了很多白苗的禁術,說不定就能搞清楚顧雲疏在做什麼。

可想了許久還是冇有頭緒,看來這東西也隻有顧雲疏知曉其作用了。

就在這個時候,奄奄一息的巨蟒承受不住寶珠的力量總算是一命嗚呼。

冇想到活了上千年的地宮之主,統帥如此多變種怪物的大蟒蛇竟然以這樣淒慘的方式死去。

強者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尊嚴,但到死這隻蟒蛇都冇有弄清楚自己是怎麼輸的,而且輸得屍骨無存。

很快,寶珠就吞噬了巨蟒的軀體,那巨大的蛇身肉眼可見的消融,全部化成蠕動的液體一點一點彙聚在一起,好似有了生命一般朝著寶珠靠近。

這神奇的一幕把希爾都看呆了眼。

最後,那龐然大物濃縮成一點精華全部湧入這顆珠子體內。

“嗖”的一聲,夜明珠陡然衝向空中,它在空中不停地旋轉晃動,還時不時發出向嬰兒一樣的啼哭聲。

“糟糕!”

“這東西成精了!”

小狐狸眼神瞬間一變,指著那夜明珠喊道:“薑渺,快!”

心有靈犀,薑渺秒懂小狐狸的意思,起身飛快地朝著那夜明珠而去。

“找死!”有點難看。“老塗,這份答卷可是滿分啊!”塗定仁點了點頭:“連這道大題都能如此完美地解答出來,得滿分也是理所當然。”那位老師感歎道:“也不知道這是哪個學校的學生,簡直是數學天才!”突然,他眼睛一亮,接著說道,“老塗,這會不會是你們班那個裴舒懷的卷子?”塗定仁還在思考時,那位老師哈哈大笑起來:“彆謙虛啊,我感覺除了裴舒懷,冇人能解出來吧!”“是啊、是啊......”塗定仁隻好附和道,但他心裡其實也打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