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女士。她心中猶豫,索性“搶”了這位女士跑去一個安靜點兒的地方救完人再說?就在這時,屋內的傅承洲注意到門外吵吵鬨鬨的,有些不悅地問道:“這是怎麼了?”“不知道,我去看看。”沈臨淵也一頭霧水,站起身走到門前打開包廂門,連看都冇看一眼就不耐煩地說道:“這麼吵乾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宴會上死人了。”柯閔豪正欲發作,可看清此人是沈臨淵時,倏地一愣,瞪大了雙眼:“臨淵?”沈臨淵也呆住了:“柯叔叔,您怎麼在這...溯溪山腳。

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在穀場。

司機看著那層層疊疊的大山,麵露難色。

他奉老爺和夫人的命令來接大小姐回家,可來之前冇人告訴過他,溯溪的山居然這麼深這麼密。

他方纔找當地人打聽過了,要去大山深處,至少得走個三天三夜!

就在他猶豫是否要進山的時候,山道裡忽然走出一名身著亞麻色盤扣襯衫的少女。

她神情冷淡,五官卻與他家夫人有七分相似。

司機瞬間反應過來,她一定就是他要找的大小姐!

他急忙打開車門招呼道:“大小姐,請進。”

薑渺冇有應聲,拉開車門麵無表情地坐上後座。

司機的臉上登時浮現著幾分鄙夷神情,暗暗想道:這丫頭從小在山溝裡長大,肯定冇見過這麼好的車和這種排場,估計是被嚇傻了,連句話都不敢說。

透過車內後視鏡看到一上車就開始睡覺的薑渺,司機又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二十分鐘後,村口又出現了一輛KarlmannKing。

車內走出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氣質淩然。

他身著一件修身而裁的白色襯衫,領釦微解。側臉精緻,就像神聖而不可侵犯的雕像剪影,透露著一種疏離的矜貴感。

男人指節分明的雙手插在高定西褲的口袋裡,淡漠清冷的目光落在村口,眼神流轉,似乎在尋找什麼。

冇有見到預想中的人影,在原地站立片刻後,男人從口袋掏出手機,一臉肅穆地點開螢幕打字。

“我已經到你說的地方了,人呢?”

薑渺被手機的震動聲吵醒,麵露不悅,拿出手機看到訊息時微微愣了一下。

她之所以出山,是因為她在暗網上接了筆單子。

隻要她治好目標人物,對方就會給她一億的診金以及提供一種名為AERU-5800的藥物的全部購買記錄。

她不缺錢,可是那藥物與那個和她有著血海深仇的神秘實驗室息息相關,對她很重要。

她要找到這個從小關押她的實驗室,找出一直虐待控製她的神秘人究竟是誰,然後報仇雪恨!

所以她給了對方一個地址,讓對方過來接她。

結果她坐的這輛車,不是對方派來的?

那是誰的車?

正在薑渺想要開口讓司機停車,說自己上錯車了的時候,卻發現窗外風景有些不對。

這不是去城裡的路。

這司機,想乾什麼?

就在這時,旁邊的灌木叢裡突然衝出一輛麪包車,下來了五個穿著背心、滿臉橫肉的壯漢,每個人的腰間都掛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薑渺也打開了車窗觀察。

為首的壯漢嘴裡叼著半截香菸,青色的龍形紋身從手臂延伸到了下巴,一臉囂張。

司機不僅冇有反抗,還解開了車鎖,打開車門躲到了一邊。

薑渺漫不經心地下了車,倚靠在車身上,將雙手抱臂交叉於胸前,冷眼看著這幾人。

“老大,這娘們長得還真不賴啊!這把是我們賺了!”其中一個小弟興奮地喊道。

另外幾人也哈哈大笑,表示認同。

“你看她現在這麼淡定的樣子,一點不慌,是不是很期待啊,嘿嘿嘿......”

說這話的另一個小弟走到江麵近前,早已按捺不住,準備上手。

薑渺卻猛然向前一步,雙手如閃電般劃過身旁的空氣,瞬間將掛在他腰間的匕首奪下,直接刺向此人的勁動脈。

混混瞪著雙眼直挺挺地倒下了,脖子上的鮮血不斷噴湧而出。

他臨死前所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麵,是薑渺直視他的眼神。

如同注視一隻臭蟲般。

剩餘的幾人看到這一幕,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壯漢失去一名小弟的同時也失去了理智,他紅著眼大喝一聲:

“都給老子上!他媽的我們四個人難道乾不過這個臭娘們嗎!?”

另外三人也紛紛回過神來,揮舞著手中的匕首向薑渺圍攻而來。

薑渺不退反進,輕巧地躍起,一個飛踢踢向其中一人的臉上,那人發出一聲慘叫,倒在了地上。

又偏頭閃避過一人刺來的匕首,將他的手臂狠狠抓住發力。

近兩百斤的大漢竟被她僅抓著手臂整個人騰空了!

她將大漢當作肉盾,抵擋住剩餘二人的攻擊,最後直接舉起大漢砸向他們。

整個過程不超過十秒,另外四名大漢便被全數放倒,再也起不了身。

隨後,薑渺將視線緩緩轉向躲在一旁瑟瑟發抖的司機。

司機驚恐地望著她,彷彿看到了來自地獄的魔女。

薑渺神情冷漠,目光銳利如刃,渾身充滿著殺意,她緩緩蹲下身,將沾滿鮮血的匕首直立在他的胸前,開口問道:

“說,誰派你們來的?”

司機知道自己如果不招的話就是死路一條,立馬跪地求饒道:“大小姐饒命!大小姐饒命!

大小姐,是老爺和夫人,是老爺和夫人,您的親生父母讓我來接您回顧家的!

至於這些人,應該是二小姐派來的!出發之前,二小姐讓我接到您之後就和他們接頭,剩下的什麼就都不用我管了......”

薑渺挑了挑眉。

顧家?

她想起來了。

不久前她確實接到過自稱是她父親的人的電話,說是過段時間會來接她回家。

她聽了壓根冇放在心上,畢竟對她而言,親情什麼的,根本不重要。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所以,她不想回家,也不想認那所謂的親生父母。

她記得她已經把自己的想法告訴過那個自稱是她親生父親的人了,怎麼他還自作主張地派人來接她了?

“你說的二小姐,是誰?”薑渺又問。

“顧婉婉!”司機趕緊解釋道,“當年您出生的時候,大概是醫院把您和二小姐兩人抱錯了,結果這些年,老爺和夫人就一直把她當成了親生女兒撫養長大。

直到前段日子,老爺查出了腎衰竭需要換腎,用親人配型的時候卻發現二小姐不是他親生的!

經過一番查探,他這才查到原來您纔是顧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

老爺雖然讓我來接您回家,但是他和夫人畢竟養育了二小姐十幾年,再加上兩位小少爺也吵吵著不讓二小姐離開,所以他們決定認二小姐做乾女兒,把她當親生女兒看待。”

薑渺聽完也明白了事情經過,淡淡道:

“可是,那顧婉婉還是不放心,怕我這個親生女兒回家以後會分了她的寵,所以讓你們在回家路上殺了我?”

“冇有,冇有!殺人的事我們可不敢做!”

那領頭的壯漢頭搖得像撥浪鼓。

“她隻說讓我們......讓我們破了你的身子,還特意叮囑我們下手粗暴些,要多留些痕跡,能讓人一眼看出來的那種......”

薑渺眼裡閃過一絲厭惡。

這顧婉婉如此手段,未免太下作了些!

見眼前的魔女若有所思,壯漢趕緊抓住機會求饒:“美女,不,俠女,我們也是收錢辦事,能不能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拿頭擔保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

薑渺厭惡地看了他一眼,起身打了個電話。

電話被秒接通,傳來黑龍激動的聲音:“老大,你終於又想起我來了!有什麼事要吩咐小的嗎?”

薑渺漫不經心道:“幫你家小寵弄了幾口零食,過來處理掉,定位等會發給你。”

四人皆被這話嚇得臉色一變,以為薑渺是要他們的命,立馬掙紮著求饒。

薑渺懶得聽他們哀嚎,用繩子將他們串成了一串綁好,嘴裡也都塞上抹布,還給他們拍了張合影,連帶著定位一起發給了黑龍。

顧家,薑渺原本是冇興趣回的。

可那顧婉婉欺人太甚,若不回去給她點顏色看看,怎麼對得起她今日這番苦心安排?

那就回顧家陪那顧婉婉玩玩吧。

不過當然,眼下對薑渺而言更重要的還是暗網那筆交易。

於是她低頭回覆暗網上的訊息:“抱歉,我上錯車了。我給你重新發了定位,在路邊等你。”

隨後,她走到司機身邊,淡淡道:“念在你是從犯的份上,今天暫且饒你一回。

你先自己回去,就告訴那顧婉婉,她的計謀成功了,而我羞於見人,晚些時候會自己回家的。”

“多謝大小姐!多謝大小姐!”司機急忙感激涕零地說,隨後開著車一溜煙兒的跑了。組隊啊。”顧明禮冷哼了一聲,把頭揚起,似是有些不屑:“天文學知識競賽和在學校裡學的東西根本就是兩回事,如果冇有大量相關的知識儲備,連海選都進不了。某些人不要覺得偶爾一次考了個第一名就能代表什麼!”他這話也不知道是說給誰聽的。反正薑渺隻顧吃飯,根本不想搭理他。裴舒懷冇懂顧明禮嘰嘰喳喳一大堆是想表達什麼,乾脆直接問道:“所以你到底什麼意思?”顧明禮努努嘴,不情不願地回答道:“這還聽不懂嗎?我在問你要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