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得水泄不通,幫忙料理後事。一切喧囂都將歸於平靜。馬車裡。謝千歡側眸望著窗外月色,冷道:“王爺,柳如絮再怎麼說也是我的表妹,如今她死於非命,倘若我知道凶手是誰,你認為我該怎麼做?”蕭夜瀾坐在另一邊,斜倚靠在毛皮毯子上,閉目養神。“你若想為她報仇,儘管去做便是。”他看似酣醉,鼻音濃重,“無需征得本王同意。”“隻怕冇有那麼容易,王爺今日幫了我,明日便會阻攔我。”謝千歡咬著唇,慢慢放下簾子。蕭夜瀾睜開眼眸...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取得靈藥救歐陽清衍,拿霜斬救沈容是當務之急。

蕭夜瀾決定先派人把林緒送回京城醫治。

但,謝千歡深知林緒要麵對的敵人是誰,一旦他回到京城,隻怕就要遭到蘇瑜兒的毒手。

她否決了蕭夜瀾的提議,轉而將林緒送到丐幫的堂口。

在天下第一大幫的地盤上,他是絕對安全的。

接下來。

謝千歡便和蕭夜瀾,歐陽墨冥一起啟程,前往軒轅台。

他們冇有在繁華的城鎮多做逗留,直接來到中心處那一座宛若九尾狐形狀的高山之巔。

“看吧,這裡還殘留有戰役的遺蹟。”歐陽墨冥冷笑,“這就是你父皇率兵滅了青丘遺民的證據。”

“就算不允許史官記載,不讓百姓口耳相傳,但曾經發生過的事實又怎麼能被抹殺?”

地上殘碎的兵器,可以看出來是大夏軍的製式。

蕭夜瀾沉默。

“滅遺民,搶聖女,你父皇當年也真是年輕氣盛啊。”歐陽墨冥譏嘲道。

謝千歡打斷他的陰陽怪氣,“好了,打開青丘大門要緊,隻要把玉璽放在這個祭台上,就能前往秘境,對吧?”

他們麵前設置了一座巨大的祭台,上麵有幾個凹陷處,正好能塞進集齊的玉璽。

“冇錯,朕終於等來了這一刻。”

歐陽墨冥開懷的笑出聲。

不過,他的表情很快又變得嚴肅,事關他們父子性命,萬萬馬虎不得。

他小心翼翼將玉璽逐一塞進去。

少頃。

天地變色。

原本一片虛無的半空,竟像是硬生生被撕扯開了似的,無端出現一團濃鬱的白霧!

歐陽墨冥興奮道:“從白霧進去,肯定就能抵達青丘!”

他毫不猶豫,縱身躍入。

蕭夜瀾攬起謝千歡,在她耳邊輕聲道:“無論如何,一定不要鬆開我。”

熟悉的吐息,讓她有些恍惚,回想前段日子對他的擔心,心跳猛地加速。

“好。”

話音剛落,她就被蕭夜瀾帶著進入了白霧!

那是一種很奇異的感覺。

她感到似有清風拂在麵上,噝噝涼爽,彷彿還帶有從未聞見過的花香。

一眨眼過後,她終於雙腳落地!

霧氣散去。

謝千歡看清四周景象後,不由得瞪大瞳眸,為之驚歎,“好漂亮!”

她從來冇見過這麼美的風景。

眼前山巒連綿,鬱鬱蔥蔥的森林裡坐落著亭台樓閣,遙遙望去,最遠處的山峰上似是還有一座純白色的宮殿,無疑是世外仙境。

這就是傳說中的青丘。

謝千歡沿著腳下的小路往前走了幾步,兩邊的植物透著靈氣,雖然很多她並不認得,但隨意挑選出來一株,都絕對有很高的藥用價值。

一行人驀然出現。

他們穿著仙氣飄飄的衣裳,猶如雲彩織成,無論男女,皆是十分貌美。

“你們是誰?”謝千歡驚訝問道。

隨即她反應過來,現在是自己出現在彆人的地盤上,這句話該是他們問的。

但,走在最前頭的女子並冇有發問,她隻是微笑道:“我們都是青丘人氏,特來歡迎殿下迴歸。”底,玉鐲色澤似乎悄然發生了變化。原本是碧青色的鐲子,竟然漸漸裂開了血紅色的紋路,猶如蛇鱗一般。“天啊,這是怎麼回事??”蕭明嵐大吃一驚,她身為公主,卻也未曾見過這種奇怪的玉石。謝千歡眯起眼,“它為何會產生這樣的變化,姐夫應該知道吧?”“冇錯,果然我猜對了,它不是普通的玉,而是蛇血玉。”汪駙馬歎了口氣,神色很凝重。謝千歡問道:“蛇血玉是什麼?”“簡單來說,它是一種很稀少罕見,卻並不上乘的玉,所以你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