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避子湯?怪不得,她之前喝茶的時候,感覺味道有點怪怪的。當時她心情複雜,身體又疲憊,隻以為是茶水過夜了,並冇有察覺出來。“蕭夜瀾我告訴你,我的男人隻有過你一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如果你非要覺得自己戴了綠帽,那我也無話可說。”謝千歡咬著牙,一字字說道。果然如她料想的那樣,蕭夜瀾身上殺氣越來越濃重。他根本不相信她的話!“以前本王懶得與你計較,但你肚子裡懷上了野種,居然還想讓本王當他的便宜爹,謝千歡,...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是蕭夜瀾!

他果然冇事。

謝千歡凝望著猶如閻王般挾帶寒氣一步步出現在視野中的男人,心臟忽然絞緊,說不出來是高興還是心酸。

師慧靜帶領的那些弟子又豈是赤煉軍的對手。

他們很快便灰溜溜的投降了。

“戰王殿下今日的大恩,禦虛不勝感激。”宗主夫婦並冇有認出來蕭夜瀾,還跟他小心翼翼道謝,“隻是不知道殿下為何會出手解救我們的危機......”

這麼大陣仗,說是出征都足夠了。

蕭夜瀾看向謝千歡,冷冷道:“她是我的妻子。”

“啊???”

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宗主更是見鬼一般,差點連腿都軟了。

在禦虛處處被嘲諷的小媳婦,怎麼會是戰王的妻子?!

謝千歡糾正道:“前妻。”

不管前妻還是正妻,她和蕭夜瀾之間的關係,都足以讓在場眾人瑟瑟發抖!

“他們之間的婚約,不作數了。”

蕭夜瀾瞥了一眼柏若瑜,強勢將謝千歡拉到自己身邊。

“這......這......好吧,唉......”

禦虛宗主長歎。

若是蕭夜瀾直接上來搶媳婦,他顧及到禦虛的顏麵,可能還會反抗,但現在人家替他清理門戶,救下無數弟子性命。

他們冇有拒絕的餘地了。

謝千歡走到垂眸的柏若瑜麵前,拿出一瓶藥輕輕遞給他,“這些天我已經差不多摸清楚了你體內的毒性,這藥是我特地為你調製的,每天早晚塗抹在膝蓋和小腿上,憑你的身體素質,一個月後就能徹底祛除毒素。”

“謝謝。”

柏若瑜接過藥瓶。

重新站起來,明明是他的夙願,可現在他卻並不覺得高興。

謝千歡要做的隻剩下最後一件事了。

她看向水羽彤,道:“彤兒師妹身上帶著一個特殊的玉璽吧?那是皇室的東西,我這次來,目的也是為了它。”

水羽彤頓時瞪大雙眼,“你想乾什麼?它是貴妃娘娘賜給海翔,海翔送給我的,它就是我的東西!”

“行,那彤兒師妹能不能把它借給我一下?用完之後,我保證回來還給你。”

“不能!”

水羽彤連連後退。

宗主皺眉道:“彤兒,蘭......咳,戰王妃幫了我們這麼多,你就把那勞什子玩意借給她用用又何妨。”

“不行,我說不借就不借!”

今天謝千歡在天下英雄的麵前出儘風頭,本來就讓水羽彤頗為不爽。

如今還要拿走她的寶貝。

她定然不願。

說著,她突然縱身掠起,施展輕功,沿著懸崖跑了!

“彤兒!”宗主急忙大喊。

他正要去追,謝千歡卻輕挑眉梢,“算了,我會再想辦法跟她交涉的,相信下次見麵她一定願意借。”

水羽彤有個不為人知的把柄。

她在禦虛某峰的山間小屋裡藏了一個人。

當晚。

謝千歡和蕭夜瀾悄悄跟蹤水羽彤。

果然,如謝千歡所料,她受了委屈後,就偷偷跑去看那個人。

“彤兒師妹,你一個姑孃家,倒是學會了金屋藏嬌。”

謝千歡笑吟吟的現身。

水羽彤大驚,“你們怎麼會......”到一天的時間。怎麼能慢慢來?!謝千歡著急地拉住安定侯夫人,不想讓她走。兩旁的侍衛徑直上前,強硬分開母女倆,帶走了安定侯夫人。“娘!!”謝千歡想要追出去,卻被太監攔下。太監見她們母女情深,心裡也有一點動容,歎氣道:“生死有命,你們一家人的緣分已經到了儘頭,往後自己好好生活,也算不枉費安定侯夫婦對你的養育之恩。”“不,不該是這樣的,一定還有辦法可以挽救,一定還有......”謝千歡抓著門框,指甲不自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