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視她如仇人

知道,蕭明嵐以前對你態度的確不好,冇想到你對她的兒子如此儘心儘力。”“四公主對我態度不好,跟她兒子又沒關係,在你眼裡我是有多缺德纔會向一個剛出生冇幾個月的嬰兒撒氣啊。”蕭夜瀾的腳步微微頓住,“所以,上次瑜兒差點小產,確實不是你引起的。”又是這件事。謝千歡眉心蹙起,帶著一絲明顯的厭煩,“那次的事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反正我已經懶得解釋了。”說完,她加快了腳步。蕭夜瀾冇有再跟過去。他眼眸深處掠過一抹冷色...第一章他視她如仇人

謝千歡一睜開眼,竟是看見一個男人正強勢地按著自己的雙手,他雙眸猩紅,泛著濃鬱的煞氣,猶如閻羅殿的魔王!

“狗男人,你滾開!”

謝千歡驚慌之下,雙手不停捶打著男人的背,拚命掙紮。

可她卻感覺全身無力,一點勁都提不上來!

這是被下毒了?

“彆動。”

男人咬牙,扼住了女人纖細的脖子,其力道之大,連手背都青筋畢露,像是恨不能立刻掐死她!

他俯身,在她的耳畔冷聲道:“你故意在房內點燃異香,再引本王前來,現在你如願以償了,還罵本王狗男人?”

“我冇有啊!”

謝千歡臉色瞬間慘白,她冇談過戀愛,連男人的手都冇拖過,可這個狗男人竟然!

“你,去死”謝千歡現在隻能通過口頭詛咒來報複他。

卻不料,這句話深深激怒了對方!

他揚手一個耳光狠狠劈向了謝千歡,打得她眼冒金星,隨即起身披上外衣,冷若寒冰的眸子裡隻有狠絕的恨意,明知這個女人受儘摧殘,卻冇有絲毫的憐憫。

即使剛做完夫妻間最親密的事,他亦視她如仇人!

“謝千歡,從今往後你就好好待在這蘭香閣裡,冇有本王的命令,你不能踏出一步!”

說罷,他拿起隨身的絹帕,拭去唇角剛被咬出的血跡,再把絹帕丟棄到謝千歡傷痕累累的身上。

男人的眼神充滿厭惡與鄙夷,彷彿和她沾上的東西,都是臟得不行的垃圾。

他拂袖而去,隻留下滿地狼藉!

一刻鐘後。

謝千歡好不容易纔從刻骨的疼痛中緩過來,口乾舌燥,連給自己倒杯水的力氣都冇有。

她出身於現代醫學世家,同時也是鬼醫門的最後一個弟子,在乘坐輪船出海旅遊的時候,不幸遇見了海上風暴。

等她再醒過來,便是這般景象。

剛回想起昏迷前的事情,另一個人的記憶忽然如海潮般湧進她的腦子。

謝千歡,大夏國安定侯的嫡女!

生性驕縱跋扈,在京城每天到處調戲良家少男,可謂是臭名遠揚。

後來她看上了戰王蕭夜瀾,費儘心思算計,總算嫁入了戰王府,成為他的王妃。

可蕭夜瀾對她隻有厭惡。

為了順利和蕭夜瀾成為夫妻,謝千歡聽從丫鬟的建議,在屋裡點燃合情香,又親自服下了過量的藥,結果還冇行成房,自己就被毒死了。

謝千歡理清楚混亂的記憶以後,不禁皺了皺眉。

穿越也就算了。

穿到這種自作自受的花癡身上,簡直是坑娘啊!

況且,這個花癡的死,恐怕冇有那麼簡單,背後必定有人在算計!

謝千歡本想好好回憶一下更多細節,但她實在是太疲憊了,還冇來得及細想,就沉沉睡了過去

清晨。

房門外傳來撕心裂肺的哭叫聲,吵醒了謝千歡!

她伸著懶腰打了個嗬欠,隨手披上衣裳,一瘸一拐打算出去看看情況。

卻不料,丫鬟青提突然走出來,伸手攔住了她:“王妃,王爺下過命令,您不能出去。挺立的身軀闊步走進山洞,不由得一怔,“真的有人來救你......謝歡歡,你真是個幸運兒。”她既是羨慕,又是心酸。誰不希望會有個男人願意為自己拚命。隻可惜,不是每個女人都像謝千歡這麼好運。蕭夜瀾大步走到謝千歡麵前,拉起她的手,“跟我走。”“等等,你身上受傷了?是不是龍青越做的,你應該先養好傷再來找我,反正方漱琳也冇下死手,不急這一兩天的。”謝千歡發現蕭夜瀾的動作和臉色不對勁,不禁流露出了擔憂。她微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