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了?”蕭戰點點頭,“薇薇要是知道我們見了你,一定會很開心的。”佟雨婕拿出手機,緩緩道:“你把薇薇現在的電話號碼告訴我,等我忙完手裡的事情,就去雲山市找她。”蕭戰報了一長串號碼,隨後笑道:“你去看薇薇,她一定會很開心的。”“對了,”蕭戰忽然道:“你要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可以和我說,或許我能幫上你。”佟雨婕深深地看了蕭戰一眼,緩緩道:“你和薇薇好好過日子吧,我的麻煩,你解決不了。”說完,佟雨婕緩緩起身,...鮮血染紅了戈壁灘。

夕陽的餘暉下,一架架武裝直升機懸停在半空。

下方,整齊排列的坦克裝甲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

放眼望去,整片戈壁灘上橫七豎八躺著數萬具屍體!

一個小時前,他們還是整個世界公認最強、最殘忍、最冇有人性的黑曼巴雇傭軍團,此刻卻全都喪命於此。

而剿滅他們的,正是眼前這支戰無不勝的軍團、當世最強的——戰神殿!

......

一架直升機忽然加速,懸停在領頭的裝甲車前方。

一名全副武裝的戰士從直升機上縱身躍下,單膝跪在地上,大聲道:

“殿主!在黑曼巴的基地裡有重大發現!”

蕭戰推開車門,邁步走了出來。

他穿著一身沙漠迷彩服,身姿挺拔、氣勢逼人。

把手裡的香菸扔在地上,蕭戰緩緩伸手接過這名戰士遞過來的資料。

看到第二頁,蕭戰嘴角微微上翹。

“有意思,居然試圖從我的DNA裡研究出強化戰鬥力的藥劑。”

蕭戰翻開後麵一頁,臉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滿臉的震驚錯愕。

忽然間,像是想起了什麼,蕭戰快速翻動手裡的資料,一股寒意和殺氣不由自主地蔓延開來。

五年前,他奄奄一息地躺在上京城某個廢棄的公園裡,是那個叫葉薇的女孩兒救了他。

他忘不了,還在上大學的葉薇,每天打三份工,就為了給自己買藥。

他忘不了,那個比雪蓮花還純潔的女孩兒,總是笑著對自己說;

“你要快點好起來呀!”

他更忘不了葉薇給自己留下的那封訣彆信:

“我回老家結婚了,你不要來找我。”

可現在!

眼前這份資料卻顯示,葉薇不僅冇有嫁人,四年前還生下了一個孩子。

而孩子的父親,正是他蕭戰!

一股沖天的氣勢從蕭戰身上爆發,所有戰士立刻列隊,靜靜等候著蕭戰的命令。

“兄弟們!”

“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老子當爸爸了!”

蕭戰雙目赤紅,憤怒的聲音衝破雲霄,響徹了整片戈壁灘。

“可是!”

“黑曼巴的餘孽已經趕去了炎龍國,試圖綁架我的妻子和女兒!”

聞言,所有戰士瞬間紅了眼睛,肆虐的殺氣嚇得高空盤旋的禿鷲也驚恐地飛走。

所有戰士仰天怒吼:“殺!殺!殺!”

蕭戰縱身一躍,整個人沖天而起,順勢站在了直升機艙門口。

他看著下方的戰士們,低吼道:

“三天內趕到炎龍國雲山市!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說完這句話,直升機猛地提速,朝著東方飛去。

兩分鐘後,一個驚天的訊息在全世界引起轟動。

傭兵界排名世界第一的黑曼巴傭兵團,被戰神殿覆滅。

緊接著,全世界各大勢力紛紛收到訊息,戰神殿所有成員正在馬不停蹄地趕往炎龍國!

這一刻他們才發現,被世人所瞭解的,居然隻是戰神殿實力的冰山一角。

按照推算,戰神殿的成員應該在五萬左右,可現在,已經暴露身份的成員,就已經超過了十五萬!

不僅如此,戰神殿暴露出來的數十名天級強者、數萬地級高手、更是讓無數勢力瑟瑟發抖。

炎龍國、上京城、安全總署基地。

整個基地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上萬工作人員都緊張了起來。

他們坐在電腦前,看著全國各地的監控錄像,驚駭道:

“人數還在增多!戰神殿到底要做什麼!”

緊閉的會議室裡,安全總署上百名負責人也緊緊盯著電子螢幕。

螢幕上顯示著一幅巨大的衛星地圖,一個個小紅點,正從世界各地快速靠近炎龍國。

一名中年人站起身來,低吼道:

“戰神殿成立到現在不過五年,卻已經滅掉了不下三百個強大的暗勢力,我一直以為他們是正義的一方!”

“可現在,誰能告訴我,他們來炎龍國到底為了什麼!?”

對麵坐著的老者同樣眉頭緊鎖,他搖搖頭,“戰神殿是正義的一方,這一點毋庸置疑。”

“那些被滅掉的暗勢力,哪一個不是我們炎龍國恨之入骨的存在,更何況,戰神殿的所有成員,都是我炎龍國的後裔!”

一名高層滿臉疑惑道:“五年來,戰神殿不曾踏入炎龍國半步,此次大規模行動,會不會,是我們炎龍國內隱藏了暗勢力?”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身子一顫。

如果真是那樣,這就是安全署的失職!

忽然,電子螢幕上出現了一張中年人威嚴的麵孔。

在場所有人紛紛起身敬禮。

中年人‘嗯’了一聲,緩緩道:

“戰神殿此次行動並非針對我炎龍國,立刻下令,各地安全署不得乾涉戰神殿行動。”

聽到中年人的話,在場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世界各大勢力安插在炎龍國的探子都收到了緊急命令:

立刻撤出炎龍國,不得與戰神殿發生衝突!

雲山市。

不知道是誰得到了訊息,說是有一名超級大人物即將到來。

一時間整個雲山市的豪門貴族紛紛打聽起來,都想要結交一下這位大人物。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位大人物降臨雲山市,乃是帶著滔天的怒火。

......

蕭戰站在雲山市標誌性建築,雲江鐵塔的塔頂,俯瞰著整個雲山市。

下方的水麵上,還漂浮著幾具屍體,仔細看,這幾具屍體的脖子上都有黑曼巴傭兵團特有的標記。

一名三十來歲的白衣男子踏著江麵狂奔而來,縱身一躍,僅僅用了不到五秒就登上了千米高的塔頂。

他伸出右拳放在心口,對蕭戰恭敬道:

“殿主,世界各大暗勢力安插在炎龍國的人已經全部被攔截。”

“另外,通過審問得知,黑曼巴還剩最後兩人隱藏了起來。”

蕭戰冷冷地看了眼水麵漂浮的幾具屍體,平靜的聲音裡卻隱藏著滔天的憤怒,彷彿暴風雨即將來臨之前的深海。

“查到葉薇的訊息了嗎?”

白衣男子搖搖頭,目光裡閃過一絲疑惑。

“殿主,我們查到,整個雲山市隻有十個人叫葉薇,而符合年紀的,隻有葉家小姐。”

“可葉家是雲山市首富,並非您說的窮苦人家。”

“而且,葉家小姐明天就要嫁人了。”

蕭戰目光一顫。

“江遠,你替我去葉家看看,如果葉家小姐真是我要找的人,你就安排人保護好她!”

“如果......如果她是真心嫁人,那我會祝福她。”

江遠點點頭,猛地從塔頂躍下,踏江而行,很快便消失不見。

而幾十裡外的葉家莊園裡,張燈結綵,正是一派喜氣洋洋。

莊園深處的一棟兩層小樓,被十幾個大漢團團圍住,連一隻蚊子都飛不出來。

二樓臥室門緊閉,一名美婦人端著飯菜站在房門口,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薇薇,你爺爺做的決定誰也改變不了,你就聽我一句勸,安心嫁去蕭家。”

“蕭家那可是上京城的大家族,比咱們葉家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你不吃虧。”

“再說了,葉家好幾個小姐,蕭家公子偏偏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啊。”

見葉薇不回話,李芳深深歎了口氣:

“我當年也是因為聯姻才嫁到你們葉家,如今不也過得挺好嗎?你就聽我的話,吃點東西好好睡一覺,明天開開心心地嫁人。”

“我雖然不是你親媽,但也是在為你著想,你好歹說句話。”

臥室裡,葉薇蜷縮在窗台下麵,還穿著五天前被抓回來時穿著的白色短袖和藍色牛仔褲,可身形卻明顯消瘦了大半。

她一頭長髮散亂地垂落在肩頭,精緻的麵容寫滿了憔悴,佈滿了淚痕,目光裡滿是絕望和憤怒。

她口中不斷叫著‘瑤瑤’兩個字。

那是她和那個男人的女兒,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寄托。

想起那個男人的模樣,葉薇眼睛一酸,淚水再次決堤。

門外,李芳勸說無果,沉默了一會兒接著道:

“葉薇,你彆怪我這個當後媽的說話難聽,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那小野種想想。”

“你爺爺說了,你可以不嫁,餓死自己都不是問題,隻是那個野種要給你陪葬了!”在一起。“砰!”空氣不斷炸響,火花四濺,地麵劇烈顫抖,真元碰撞的轟鳴聲,遠在數裡之外都能聽到。郭聰再次倒飛出去,這一次飛得更遠。他看了眼自己顫抖的拳頭,有瞬間的錯愕,隨後不屑一笑。“螻蟻,你惹怒我了,”郭聰眼裡浮現殺意,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磅礴的真元從郭聰體內湧出。他一步一步地朝著蕭戰走來,一邊走,一邊冷冷道:“本少是蒼梧派的頂級天才!”“我爺爺是神皇境!”“我十歲就成了元丹境,二十歲丹湖境,三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