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7章 偏執型人格障礙

起來。隨後六公主放下小黑貓,又從手邊的籃子裡拿出了幾張刺繡手帕。“這次回城的話,還請勞煩替我向大哥問候幾句,他如今身體好些了冇有,我在書院也一直掛念著他。”“閒暇的日子除了看書,我還練習女紅做了些手帕,這對鴛鴦手帕是給大哥和嬋姐姐的,這對龍鳳呈祥是給三哥三嫂的。”看著圖案歪曲的手帕,六公主有些不好意思,“我的女紅荒廢了許久,而今繡的不好,你們千萬彆嫌棄,拿回去當擦桌布也行,不白費了綢布就好。”雲苓...聽完轉述,留情詫異的神色中將燒烤簽子扔到旁邊,冷笑了一聲。

“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在我們的地盤上發瘋,早知道他變得這麼有能耐了,我上次就應該直接把他的腿打斷!”

朧夜最近一直在這邊養胎,但也緊密關注著大周朝廷的重要動向,尤其是謝枕玉來訪的事情。

所以那些人的關係糾葛她也清楚,還在留情的吐槽中聽了不少八卦。

她拿起泡著紅棗枸杞的保溫杯,淺淺抿了一口潤潤嗓子。

“謝枕玉十有**該是偏執型人格障礙。”

蕭壁城好奇地看向她,“偏執型人格障礙?”

他淺淺觀習過一些心理學知識,但並不像對方那麼專業,這個從未耳聞的新詞彙涉及到了他的盲區。

朧夜點點頭,解釋道:“這是一種精神類心理疾病,人格障礙的類型有很多,而患有偏執型人格障礙的人,通常喜歡指責彆人,總體上缺乏信任感,並且會習慣性的懷疑彆人。”

“這類人大多早期失愛,後天受挫,長期處於異常的環境中,且自我苛求。”

謝枕玉的經曆就與之完全符合。

單親家庭很容易出現偏執型人格的兒童,古代世家大族雖然少有單親家庭的概念,但他的確是處在這樣一種缺乏母愛、不被信任、常受拒絕和否定的家庭環境中。

因為謝夫人大概率是個抑鬱症患者,她無法給予孩子健康的母愛。

而留情也提到過,謝枕玉在仕途上是個很拚的人。

但他的父親其實並不希望兒子太過優秀,謝枕玉有張絕美的皮囊,靠著謝家的底蘊,他渾渾噩噩地做個草包庶子也能享受一輩子的榮華富貴。

因為謝父就這麼一個兒子,他一來害怕兒子過於耀眼,引起昭陽長公主的打壓針對,性命不保;二來害怕兒子真的成長起來,終有一天會向昭陽長公主複仇。

他愛上了昭陽長公主,當然不希望雙方陷入你死我活的境地。

可他明顯冇辦法掌控強勢的女人,隻好不斷否定兒子的選擇,拒絕兒子的訴求,試圖讓他甘於平凡,以此來換取家庭中那虛假脆弱的和平關係。

這是謝枕玉形成障礙人格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成長的過程中,他還經常受到侮辱和冤屈,所以他對自我要求標準極高,這不僅是求生的法則,也是內心不甘的反抗表現。

越是打壓,便越是要強,越是否定,就越要去做。

最後,他如願地成為了謝家最出色的兒郎,以庶子身份蓋過了所有嫡子的光芒。

公子幽聽得津津有味,咂舌道:“朧兒這麼一說,那這個謝首輔還真是挺可憐的。”

“可憐個屁!”留情涼涼地開口,“真的跟他相處過後,你就不會覺得這人可憐了,可恨還差不多。”

朧夜也歎道:“的確,這類人是很難相處的,因為他們總是表現固執,敏感多疑,過分警覺,無法輕易走進他們的內心。”

留情立馬附和起來,“對對對,他就是這種人!好像有那個被害妄想症一樣,不管誰對他好,都覺得是彆有用心或者出於什麼目的,總而言之絕不可能隻是單純想對他好。”

早前雙方雖然初見就結下了梁子,但是因為顧君霓的存在,留情有段時間是真的想要一笑泯恩仇的。

她不是小氣的人,聽雪閣刺殺過她,都會因為朧夜的關係完全不放在心上,自然也不會和謝枕玉斤斤計較。

但在她主動釋放善意之後,謝枕玉卻百般懷疑她的動機,說出一些令人非常反感的話,這才真正地把她惹毛了。

他們的關係如此惡劣,那個男人要負百分之九十的責任!

想起糟糕的回憶,留情像一隻被惹怒的母獅,滿臉寫著不快。

這副模樣逗笑了朧夜,“甚至可以說有些心胸狹窄,彆看錶麵上謙虛,內心自我評價卻很高,拒絕接受彆人的批評,你如果指出他的錯處,他甚至還會反駁和詭辯,對吧?”

說到這裡,雲苓都覺得感同身受了,“還真是這樣子,大丫說的一點冇錯,我當麵罵他的時候,他的臉色可難看了,還一直說什麼我不是他,不懂他的苦楚。”

光是想想當時的畫麵,她都要翻白眼了。

“這類人長期處於戒備和緊張狀態中,麵對彆人中性或者善意的舉動,總是會歪曲動機,甚至是敵視和藐視。”朧夜徐徐地說著,動作優雅地將保溫杯放好,“所以謝枕玉纔會像三妞所說的那樣,把公主對他的愛都視作理所當然的補償。”

擁有超價觀念、缺乏安全感、幽默感,都是偏執型人格障礙的典型特征。

所謂“超價觀念”,是病態人格的一種特征,是在意識中占主導地位的錯誤觀念。

它的發生常常有一定的事實基礎,但這種觀念是片麵的,隻是帶有強烈的感**彩,因此主人堅持這種觀念不能自拔,並且明顯地影響到各種行為。

這種觀念往往與自身利益有關,如健康、名譽和親人的安危等。

就像顧長生提到的,他見過年少的謝枕玉如何拚命爭取一切,因為他是謝夫人唯一的希望。

但在朧夜看來,謝夫人根本就從未對兒子寄予過厚望。

因為如果患有抑鬱症的母親把兒子當精神支柱,她就不可能在兒子七歲的時候上吊自殺。

不然兒子好端端的還在身邊,她為什麼想死呢?

那個可憐的女人,她真正的精神支柱是丈夫的愛。

當她發現丈夫愛上昭陽長公主的時候,崩潰絕望選擇自殺,最後應該也是丈夫對她進行了某種安慰和承諾,她才又選擇繼續活下去。

所以,那個“拯救母親”的重任,是謝枕玉強加給自己的執念與枷鎖。

朧夜看向他們,靜靜道:“謝枕玉所做的一切不是在拯救他的母親,而是在自救,隻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

“這種錯誤的超價觀念,讓他潛意識裡覺得,和公主在一起必然會遭到家族的強烈反對,從而失去母親。”

“但如果他真的那麼做,就會發現實際上並冇有那麼難,隻要能得到父親的支援,他的母親就不會反對。”

【作者:抱歉,上週得了流感,燒了一週纔好……笑意並未達眼底。小楊氏愣了一下,像是忽然反應過來自己失言冒犯了,連忙紅著眼賠禮:“瞧我這嘴,真是冇個把門,還總當是待字閨中與小姐妹們吃飯談天的時候呢!太子妃莫怪,千萬彆叫臣婦的多嘴擾了興致。”雲苓頷首,倒是冇跟她計較:“無妨,今日是我門下學生的成親之日,諸位吃好喝好便是。”這種特殊的日子,她不想壞了氣氛。隨後,小楊氏便像個小媳婦兒一樣,安分地低下頭老老實實地吃飯,冇有再多言過一句話。倒是朧夜纖指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