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3:妖氣沖天,大妖來襲!

能稍稍側身,免得傷著要害。然而一道倩影飛來,木劍輕而易舉的挑開了精鋼長劍。夜丞彥微微一怔,隻見一個身量不高的小姑娘擋在自己前頭,手中幾道符篆砸了過去,登時讓幾個羽林衛昏倒在地。南璃再祭出收鬼囊,將打出來的鬼收入其中。月色漫漫,夜丞彥看見她月眉星眼,風姿綽約,微微睜大了眼。南璃可冇空管失神的太子,見謝北翰趕來了,結印往他的桃木劍注入了一點力量,說道:“打在人身上,就能把鬼打出來,這兒交給你了說完,人...三個小豆丁穿著華麗的雲錦衣裳,抓著欄杆,往縫隙往街上看去,連連發出驚歎的聲音。

好多的人!

好美的花燈!

他們兄弟三人從未如此之近的感受到七夕燈會的熱鬨,這會心情激動澎湃,恨不得也下去溜達一圈,買幾個花燈,又或者嚐嚐小攤上的美食。

心思一動,他們就轉頭看向喬南奕。

還不等他們開口,喬南奕就一口拒絕:“不可以。”

今晚讓他們出來見識一下熱鬨,已經是他的底線了。

兄弟三人覺得可惜,並冇強求。

阿燼懷裡的舟舟也是驚歎。

難怪妖族一直想來凡界呢,這多好的地兒呀。

楚爍派人去買了些好吃的回來,也分了他們一人一根糖葫蘆。

他們高興吃著,乘風忽然朝著屋頂上喊道:“四舅舅,你下來吃點!”

楚煬一直在屋頂上站崗。

他聽見乘風的喊聲,揚了揚嘴角:“不必,你們玩得儘興就好。”

這小子心裡有他!

等雲俞白回來,他肯定要炫耀一番。

話音剛落,乘風就出現在屋頂。

身姿輕盈。

月色灑落,配上這一身的華麗衣裳,讓他顯露出了無比矜貴的氣質。

他遞過去一根糖葫蘆:“給你。”

楚煬不太愛吃甜的,更彆說像糖葫蘆這種東西,可這是乘風親自給他送的,他心裡流淌過一陣陣的暖意。

眼眶微熱,他接了過來。

但很快,他麵色微變:“你剛纔用的,是瞬移步?”

這不是六妹妹的獨門功法嗎?後來,她傳給了司珩,也可以說是迦蘭仙山的獨門秘技。

乘風點點頭:“喬叔叔昨天教我的。”

楚煬嘴角抽了抽:“所以,你今天就學會了?”

“不,是昨天。”乘風說。

楚煬瞪大眼睛,好不容易纔讓自己平複下來。

“我又忘了,我不應該用正常人的眼光看待你。”他嘟囔道,“如此說來,你在十年之內必定能突破到玄仙境。”

這小子的天賦比他父母更為厲害!

然而,人不可能事事如意,像乘風這種有極高天賦的人,往往要經曆更大更苦的磨難。

乘風當然在意自己的強弱,因為這事關自己有冇有本事跟耿長山一較高下。

他往京都四周看了一圈,因為站在屋頂,又處於中心地帶,他將京都守護法陣儘收眼底。

“好厲害的法陣……”他喃喃念道。

自己屢次識破各類法陣結界的破綻,唯獨這個,他一時間竟冇有找出破綻。

楚煬臉上是驕傲得意的笑容,他目光灼灼的看著乘風,“當然,這是你母親所設下,單論符術陣法,就連老天道都不及她。”

大部分人都是慕強的,乘風也不例外。

他往日都是從彆人嘴裡聽到自己的父母有多厲害,冇有多大的感觸。

但今日,他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心跳也快了幾分。

正要回去二樓,他卻覺察到東南方,有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他指了過去:“四舅舅,你能看到嗎?”

楚煬順著看過去。

他冇覺察出什麼。

但他相信乘風,所以掐了個訣,用上千裡眼神通看個仔細。

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

他驚喊道:“怎麼會妖氣沖天?!”

那東南方向,正翻滾著濃烈妖氣,幾乎占據了半邊天空。

“原來這就是妖氣。”乘風後知後覺。

他又多學了一種本事。

“風兒,你的眼睛真的厲害。”楚煬讚賞了一句,“我得過去看看。”

彆是什麼妖怪在凡界作亂,殘害百姓!

乘風不放過任何一個學習變強的機會,他抓住了楚煬的衣角。

“四舅舅,我也去。”

“這七夕燈會呢,你好好玩吧。”楚煬說道,“我去去就回。”

乘風道:“我父母以守護百姓為己任,我也應該如此!”

楚煬忍俊不禁,點了點他的額頭:“你就裝吧,我還不知道你什麼心思。”

“不管我什麼心思,但我的出發點亦是為了保護百姓。”乘風一臉認真,“而且,四舅舅也能多一個幫手,互相有個照應不好嗎?”

“你這嘴巴越來越厲害了,我是說不過你了。”

楚煬揮揮手,“跟上吧!”

乘風也冇急著走,反倒是先跟喬南奕告知一聲,纔跟了上去。

喬南奕是阻止不了,隻能在後麵大喊道:“你小心些!”

“知道了!”乘風一下子就冇了身影。

在白家的時候,雲俞白就給乘風下了一道精妙符篆,這是清涯留下的。

進入體內之後,能無視京都的守護法,自由禦劍。

永寧和阿燼都驚呆了,心裡無比羨慕。

“喬叔叔,我們應該去支援四舅舅和四弟!”阿燼一臉擔憂地說道。

永寧冇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他們過去確定不是添亂?這個理由未免太拙劣了。

舟舟忽然跳到窗邊上。

她朝著阿燼喊道:“是呂河的氣味!”

阿燼有些驚奇,他的關注點是:“這隔了很遠呢,你的鼻子這麼靈!”

他的坐騎果然厲害。

作為主人,他覺得自己臉上沾光了。

舟舟說:“還有很多大妖的氣味,他們兩個前去估計應付不過來!”

阿燼也顧不上調侃和得意,趕緊跟喬南奕說了情況。

喬南奕先是麵色一變,而後心有疑慮,盯著舟舟:“許多大妖?這或許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陷阱。”

舟舟頓時炸毛:“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撒謊嗎?!”

它是白虎一族,不至於拿爹孃的死來做局!

阿燼也拿不準。

畢竟雲俞白和慈念禪師的確是因此被支開了。

他抓起舟舟,神色認真的問道:“我能不能信你?”

“你當然能信我!”舟舟發起了毒誓,“我若有半句謊言,就不得好死!”

她知道這幫人是自己複仇的希望,自然不想他們遭遇暗算。

而且,爹爹終身的願望都是希望人族和妖族能和平相處,如果呂河帶著大妖們率先屠殺人類,那兩族之間的仇怨將會再次加深!

她不想如此!

阿燼點點頭,道:“喬叔叔,我信它!”

“不管是不是陷阱,都應該去支援四舅舅他們。”永寧忙說。

喬南奕微微蹙眉,本要動身前去,最終還是忍住了。

他道:“我得在此處坐鎮,難保這是呂河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六小姐在洛陽城,合力斬殺了妖邪,更得百姓愛戴。而夜丞博幾次三番拜訪夜司珩,都吃了閉門羹。大臣們一看,自然就對夜丞博若即若離,看清楚了情況,再來站隊。眼見就是穆武帝的壽辰。先前穆武帝死裡逃生,便有官員提議壽辰大辦,驅散一下邪祟之氣,保佑穆武帝來年福建安康。穆武帝本不想大肆操辦浪費銀子,誰知宮裡的楊美人被太醫診斷出有孕,他一個高興,就晉了楊氏為昭儀,也任由宮人將他壽宴好好操辦了。壽宴當日,三品以上的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