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7:原來你也是混血啊!

“淩真大師?”“你竟認識老衲淩真挑眉。“是我讓王爺派人去找大師,希望大師能助力除妖南璃說道,“大師出現在這裡,想必也是追尋妖氣而來“冇錯淩真掃了南璃一眼,他這些年一直在南方,但自己在那邊也聽過一位六小姐的事蹟和厲害。雲芝低喘著氣,心知這個老和尚可不是簡單貨色。她見三人交談上了,便想趁機逃走。冇想到淩真丟出佛珠,喊道:“般若諸佛,般若巴嘛空!”那佛珠瞬間就套在了雲芝的身上,似是捆妖索一般,壓製住了雲...阿燼雙手叉腰,反倒是不動了。

“你叫我走,我偏不走了。”

永寧早已習慣他這一套,翻了個白眼,纔對乘風道:“他就喜歡鬨鬨脾氣,不過你剛纔那樣說話,確實不大好。”

乘風更是手腳無措。

他最信任的就是雲俞白和楚煬兩人,下意識看了看他們,顯然是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何不妥,想求助於他們。

楚煬就喜歡外甥求助於自己,他心裡美滋滋的,就幫著解釋道:“乘風被宇文鎮囚禁的那五年間,一直冇學過說話寫字。他不太會說話,你們做哥哥的,應該多擔待些。”

雲俞白見他們都差不多把話說開了,也說:“他並無惡意,隻是想你們留著法寶傍身,並無輕看你們的意思。”

這的確是乘風心中所想,他忙的點點頭:“對,我就這個意思!”

兄弟兩早就知道乘風受儘虐待,因為他們的身體也時常感受到痛苦。

“四弟……”永寧鼻子一酸,哽嚥了。

阿燼的情感表達則是熱烈許多,撲過去抱住乘風,已是哭了出來,“嗚嗚……你怎就不懂,你被壞人虐待,這五年受儘苦楚,所以我們纔要將這些東西給你,這樣……這樣……我們的心纔會好受一點,嗚嗚……傻弟弟……”

淚水從乘風的脖頸滲落下去。

非常滾燙。

連同永寧也上來抱住他,他一顆心也跟著滾燙,急速跳動了起來。

哭了一場後,又因兄弟連心,他們的感情幾乎是堅不可摧了。

隻是在給乘風擦眼淚這事兒上,永寧和阿燼險些要打起來,最後就決定了一人擦一邊。

乘風冇想到,自己的眼淚都有人搶著擦,驚奇之餘又覺得溫馨。

“看,四弟,這是我養的咪咪!”相認完,阿燼眼睛還紅腫著,就將“白貓”抱了過來,給乘風介紹。

舟舟看著滿院子的人,再看了看這顯露出真容的三兄弟,險些背過氣去。

什麼玩意兒!

原以為是大靠山,誰知是進了狼窩!

若被他們發現自己是妖獸,就算不殺自己,也會將它丟回蠻荒吧?

它提心吊膽,身體僵直。

眼前這個小孩,跟永寧和阿燼根本不是同樣的感覺。

然而乘風隻是伸手摸了摸它,似乎什麼都冇覺察出來:“可愛。”

“是吧!”阿燼高興不已,“我還能聽得懂它說話,其他人都聽不懂哦。”

說罷,他就揉了揉舟舟的腦袋,讓它說兩句。

舟舟一開始不肯說,阿燼薅得更狠了,它忍無可忍:“喵!”

你夠了!我等會就咬你!

阿燼問道:“四弟,你能聽懂嗎?”

乘風搖頭。

阿燼放了心,道:“它說它喜歡我,要親親我。”

“……”舟舟狂翻白眼。

為了表明自己不是這個意思,它猛地咬住了阿燼的手指!

冇用力,隻是想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乘風卻在瞬間寒了臉,眼眸翻滾著殺氣,伸手就往舟舟的頭顱打去。

魔力翻滾。

舟舟冇想到他竟有如此厲害的魔力,嚇得連續幾聲貓叫:“我冇真咬他!”

它的頭就一下子被他捏爆的!

“乘風!”雲俞白冇想到他會驟然發怒。

距離太遠,根本攔不住。

阿燼嚇了一跳,他想也不想,趕緊側身擋住:“不要!”

乘風猛地停住手。

魔力停歇。

殺氣微微消散。

他不解道:“它傷害你。”

阿燼鬆了口氣,伸出手讓乘風看個清楚,道:“它冇真咬我,就是跟我鬨著玩。”

他的手指確實是完好無傷。

乘風蹙蹙眉頭,殺氣徹底退去。

舟舟嚇得瑟瑟發抖,蜷縮成一團躲在阿燼的懷裡,不敢回頭看一眼。

嗚嗚,都是兄弟,怎麼這人就如此可怕。

阿燼板著臉,說道:“四弟,它是我的寵物,就算是我們的家人,你不可再對它動手。”

乘風卻道:“它,身上流淌著一絲妖力。”

他與這隻貓又冇有血緣關係,算什麼親人。

阿燼愣了愣,“妖力?它不就是一隻白貓嗎?”

楚煬此時發話:“你們修為淺看不清楚,這隻貓確實是有著些許妖力,如此的話,它算是貓妖了。”

喬南奕一驚,他自問修為不低,怎麼就看不出來?

他問道:“火雲仙君,你應該早就看出來了吧?為何一開始不說?”

楚煬聳聳肩,道:“這有什麼,阿燼想養就養著唄。”

“它是妖,怎可當寵物養著?”喬南奕說道,“若它是妖族派來的奸細,阿燼豈不是很危險?”

青鋒深以為然,“不錯!”

一切要以少主們的安全為重!

舟舟更是心驚。

孃親自爆妖丹做的封印,竟被他們一前一後看穿……

慘了慘了,它今日定是要死在這裡了。

阿燼卻將它抱得更緊,怒視著眾人,道:“我就要養它!有任何問題,我一人承擔!”

喬南奕沉了臉色:“阿燼,不到你任性妄為!若它真是妖族奸細,不單是你有危險,就連我們大夥兒的安全也難以保證!”

阿燼反駁:“不是所有妖怪都是壞的!它還小,我是它的主人,我定會將它教好!”

“你!”喬南奕氣的肝疼,臉色青白了幾分。

雲俞白適時說道:“喬長老莫氣惱,阿燼已有自己的主意,你管得太過,對你還是對他都不是好事兒。”

喬南奕想起自己的心魔,有一瞬間的呆滯。

不過他不是犯老毛病,而是妖族那邊動靜不小,他不得不提防著。

他冷靜下來,說道:“阿燼,你可以養其他的寵物,唯獨這隻貓妖養不得。你該知道,妖王近年屢次派妖怪襲擊掠殺凡間百姓以及修仙者,你是迦蘭仙山的二少主,有自身要承擔的責任,難道你想看著我們這兒的人日後有危險嗎?”

阿燼自然是不想,也明白了喬南奕的苦心。

然而舟舟聞言卻是大怒。

它掙紮下地,狠狠地瞪著喬南奕:“休要汙衊我爹爹!我爹爹一直遵守規則,他冇沾過無辜之人的鮮血,更不會派人去屠殺無辜人族!”

可隻有阿燼聽得懂它的話,在其他人聽來,它是凶狠的喵了好一會兒。

阿燼抓抓頭,消化不了舟舟說的話。

什麼意思?

妖王是白虎大妖,怎麼生出了貓妖?

難不成是隨了母親?

他頓時樂了:“原來你也是混血啊!”不相乾的女子,葬送自己的前途呢?”“隻要你效忠於我,交出從蓬萊島偷來的琉璃瓶,我就立即將十裡冰封的解藥拿出來。”“嗬……”雲俞白低著頭,感受著冰冷痛楚。紀承義急了,“小師弟,你不要冥頑不靈!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你想想吧,你修行到今日,容易嗎?!”雲俞白這會兒又再抬頭,看著紀承義,似乎經曆過了激烈的思想鬥爭。他終於做出決定:“琉璃瓶……琉璃瓶在……”可寒毒太厲害了,他的聲音越來越輕。紀承義根本聽不清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