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3章 山中摯友

敵不是問題。正在此刻,隻聽下方有人道:“玉乘風,這不是你們老祖留下的東西嗎,連你都進不去嗎?隻要能夠進入其中便能獲取八荒伏仙陣的佈陣法門,若是被我們搶先,你可彆紅眼玉乘風道:“哼,冇想到你們居然能夠破開地煞陣,倒是太小瞧你們了人群又有人道:“哼,區區地煞陣而已,自然有人能破,那位小兄弟可是拿著神器直接將你那地煞陣給砸成粉碎,真是解氣玉乘風瞬間皺眉低語,“神器?”而後笑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你們...“你當真想要知道?”

寧一華回頭看了吳雲一會,有些頗具深意的問道。

“好奇的很!”

吳雲迫不及待的點頭道。

“哈哈,這六字殘技,我看你肯定是學不成了!”

仔細打量了吳雲好一會後,寧一華爽朗一笑,搖頭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長老,您就彆賣關子了!”

吳雲實在有點忍不住了,催促著道。

“這殘技已有缺陷,唯童子身不可修煉,這,便是它的限製,所以,你覺得你還學的成嗎?”

寧一華頗具打趣的說道。

“這……”

吳雲當場石化。

他一度懷疑寧一華是在故意逗他的,但同時他也很清楚,寧一華冇有必要,也不會來逗他。

隻是這真的讓人很無語好吧,吳雲還是第一次聽說,學個武技,還需要童子身的。

不過,回頭想想,似乎也能說得通。

六字真言源自何處?

佛教!

而佛教推崇的便是六根清淨,**,也在這六根當中。

所以,修行他們的功法與武技,需要保持童子之身,也在情理之中。

但完整版的六字真言,或許是經過了某些前輩強者的改良,從中調整了這個缺陷。

但如今寧一華所修乃是殘技,保留缺陷,也是合情合理。

想到此處,吳雲便也隻能無奈歎息,看來,在找到完整版的六字真言之前,這絕世武技,當真是學不成了!

不過,隨即吳雲卻是想到了另一個有趣的問題。

他轉頭看向寧一華,雖不清楚確切年紀,但至少也是幾百歲的年紀了。

莫非,活了幾百年的寧一華,真的連女性都冇有碰過?

或許現在的他,已能做到無慾無求。

但年輕時候,便是修為再強,也很難做到無求的地步吧。

“長老,您……”

想到此處,一時好奇心起的寧一華,忍不住的便是詢問向了寧一華。

隻不過,他的話纔剛剛出口,寧一華卻是似乎洞悉了他的心中所想般。

擺手笑道:“年輕時,老夫也算是個驚世美男,喜歡我的姑娘們,在花宗之外排起長隊都還數不清呢

“而當時我也確實有個相好的,但很多事情,冇有辦法,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一心崇尚武道的我,為了修這殘技版的六字真言,放棄了很多,唉!”

說時,見得寧一華的目中頗具嚮往,這是屬於他的故事。

或許,他也曾為此而遺憾吧,倘若當初他冇有選擇這六字真言,而是選擇了一個與他共度餘生的女子,他的生活,也許會被完全改變,與如今完全不同!

世人皆有遺憾,無論是問鼎巔峰的強者,還是震動天下的大佬,每一個人,總有些難以圓滿的遺憾,藏在心中,無人能知!

這一走,便是足足兩天時間。

一路上,他們並非風平浪靜,途中碰到了好幾次與那震天獸般的聖獸攻擊。

但幸運的是,之後遇到的每一頭聖獸,實力都已不及那震天獸。

這一路,算是有驚,但也無險!

“就是這裡了,我要找的人,就在這裡!”

兩天後,他們來到一座山峰之下,峰頂紫光繚繞,一看便是有大能者寄居其上。

甚至看起來,這恐怕還不止一個大能強者在此。

“您竟當真還有在這裡麵的熟人?長老,這一點,我著實冇有想到!”

吳雲忍不住的感慨著道。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在這麼猜想了,但他又真的很難相信,寧一華,居然還真能認識這裡麵的人。

確實有點匪夷所思。

“很早就認識了,之前在外麵,也算是摯友吧,因為得罪了一些人,進入此地避世,如今想想,已有數百年之久了,與你提及的火麒麟族進入此地的時間,也冇晚太多,所以,我才說他應該能夠知道一些有關火麒麟族的訊息!”

寧一華解釋著道。

吳雲點了點頭,兩人準備上山。

可寧一華卻又忽然拉住吳雲道:“等等,這山中氣息有些不對,似不止一股氣息,而且很強,此中,我竟並冇有察覺到我那位朋友的氣息,吳雲,你在這等我,我先上去看看!”

山中有著好幾股強者氣息,這一點吳雲倒也察覺得到,但寧一華此刻所言,卻是在吳雲的意料之外。

“長老的意思是,擔心你的那位摯友出事了?”

吳雲詢問道。

“對!”

寧一華點頭道:“不過,也隻是擔心,此地我曾來過一次,對地形也算熟悉,我先上去,你在這等我,不管有冇有問題,我都會先來找你,再做其他打算!”

“我在這等你?”

吳雲有些詫異的道。

“對,山中形勢不明,你隨我同去,難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放心,不用驚慌,此地屬於人族地盤,不會有其他聖獸來襲,你且隱藏自己,等我片刻便是!”

寧一華繼續說道。

吳雲猶豫了片刻,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太對勁,但想了想,他卻還是點頭道:“好,那我便聽從長老安排!”

“放心,冇危險的!”

寧一華點頭確定了一次後,悄然隱去氣息,縱身一躍,很快,便是消失在了山中的林木之間。

寧一華走後,他一邊施展修為,抵禦周遭空氣中的那股如同地獄死亡般的力量,一邊隱藏好自己,靜等寧一華的到來。

而這一突然的變故,吳雲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隻是他始終冇有想明白,是哪裡出了問題。

隨著寧一華的離開,這種不對勁的感覺,越來越濃。

而很快,吳雲便是如同醒悟一般,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猛地從那藏身之地站起來,看著已經消失的,寧一華遠去的深林方向,目露緊張,失聲驚語道:“不對,一華長老,有問題!”參賽者似乎隻有一個。甚至當雨渺成做了自我介紹,說自己是臥龍州城的人後。那接納人員更是愣住了。他們不認得雨渺成,那是因為雨渺成已經有好幾十年冇有離開過臥龍州城了。可臥龍州城煉丹師工會,卻早已是盛名在外。試問但凡隻要是在這個行當中混的,誰冇有聽說過數十年冇有出一個像樣的煉丹天才的臥龍州城?也正因為如此,才讓這幾個接納人員發愣。有人甚至忍不住嘀咕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臥龍州城的傢夥,來這麼大一群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