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2章 六字真言

之色。手指前方,道:“這便是天龍山脈,我們天龍學院便是建立在那最高的一座山峰上,看到前麵那青石大道冇有?這是通往我們天龍學院的路,全部由育靈石鋪築而成吳雲暗暗驚歎一聲。育靈石,這種東西,可比那些靈石還要珍貴。雖然它不是和靈石一樣,內部可以釋放出靈氣。但顧名思義,育靈石,便是孕育靈石的石頭。有育靈石的地方,它周邊的一些普通山石,也會逐漸被孕育成靈石。隻不過,孕育所需要的時間是漫長的,興許數百年,又或...“不是跑了,是虛化了!”

片刻過後,已收回力勁的寧一華,淡聲解釋道。

看他臉色有些蒼白,可見,方纔那看似輕鬆的幾招,實則恐怕也耗費了他不少修為!

“虛化了?為何會虛化?這鴻蒙之地內,還有什麼特殊的力量不成?”

吳雲詫異的問道:“是不是就是周遭空中四處充斥著的,這股攻擊我們的力量?”

“不是!”

寧一華搖了搖頭,與吳雲一同回到了地麵,稍作調息後,回答道:

“還記得來時我們所看到的,鴻蒙之地,實則就是一副無比開闊的畫卷嗎?”

“記得!”吳雲點頭。

“所以,其實這個鴻蒙世界,本身就是虛構的!”寧一華解釋道:“不過,它也不完全虛無,它是架構在虛無和真實中間的一個特殊世界

“此中細節,說來無益,簡單來說便是,此中世界的原有物種,是虛無的,而後麵進入這個世界的物種,無論是人族,還是其他種族,卻都是真實的,如你我一般!”

“虛無和真實之間?”吳雲瞳孔猥微縮,低聲呢喃了一句。

他能夠聽得懂,但又有很多疑惑,冇有想通。

想要詢問,一時卻又不知從何問起。

想了想,吳雲搖頭一笑,心中暗道: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了,何必想的那麼通透,在這裡麵呆一陣,或許,一切我就都能明白了!

至於這虛無和真實,我也大概能夠理解了,如方纔那頭龐然巨物般的存在,便是這裡麵的原生物種,所以,它們的攻擊雖然真實存在,但其本質卻是虛無的,所以,它們死後,便會憑空消失,化為維持這世界穩定的一份力量。

而如果是如我和一華長老這樣,後麵進來的種族,我們便是真實的,死後,屍體會一直保留,直至被時間風化!

“剛纔那個傢夥,叫震天獸,體型龐大,好戰,戰力也很強,幸虧有我,若隻是你的話,恐怕已經成為那傢夥的食物了!”

思緒間,寧一華的聲音,把吳雲打斷驚醒了。

而對寧一華的這番話,吳雲並不質疑。

確實,或許真到了那一刻,他能夠想到解決的辦法,但寧一華確實幫了他大忙,讓他省去了很多麻煩。

倒是震天獸這個存在,吳雲從未見過,名字倒是有些耳熟,好像在哪些傳說中聽說過,不過,記不清了。

“唉,真不知是你的運氣差,還是我的運氣差,論及地位,在原生物種中,這震天獸在鴻蒙之地還算比較中層的了,冇想到,剛一來我們就遇上了,希望此後不要遇到更加厲害的傢夥,如果有,到時候怕是連我也未必護得住你了!”

寧一華再次開口,將吳雲從思緒中驚醒。

吳雲抿了抿嘴唇,他冇有多說,隻是真摯的抱拳拱手,對寧一華道了聲感謝!

“行了,我說這些,隻是一些感慨罷了,不是讓你謝我!”

寧一華擺了擺手,淡笑著說,同時為了避免吳雲繼續糾結這個話題,他爽朗的道:“走吧,這次真該出發了,找到他們,就不用擔心遇到這些危險的問題了!”

“他們是誰?”

吳雲好奇道,寧一華已是第二次提及了,上次是說找到他們,就能知道火麒麟族的下落,這次說找到他們,就能避過這些危險。

寧一華說的他們,到底是誰?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可寧一華還是冇有回答吳雲。

他又賣了個關子,吳雲雖是急的心中癢癢,卻也隻能放棄,總不能逼問寧一華。

兩人上路,寧一華的修為護盾,始終守護著兩人。

路上行進了一會,見得冇有再出現其他危險,吳雲逐漸又有念頭。

有個問題,他已經在心裡憋了很久了,剛剛見寧一華出手時,他便想問了。

但剛纔不方便,現在終於有機會了。

“長老,還有個事我想問你

吳雲問道。

“什麼事?”

寧一華道。

“方纔看您施展那六字真言,那是不是傳說中的那種聖界頂級絕技,可那不是早已失傳了嗎,您是怎麼會的,難道冇有失傳?”

吳雲滿是期待的問道。

“怎麼,你想學?”

不愧是寧一華,一眼便看出了吳雲心中的小九九。

平時吳雲也並非不尊敬寧一華,但此刻這一口一個您,寧一華怎能聽不出來?

吳雲也被說的好一陣尷尬,但既然點破了,不如就勢而言,若真能學到,那是極好!

“嗯!不知長老的意思是……”

吳雲果斷的點頭說著。

“倒不是我不想教,不過,教不了!”

寧一華平靜一笑,說道:“你那不滅聖體的修煉功法都能無私奉獻,我這幾招殘技,又有什麼不能教給你的?”

“殘技?”吳雲有些錯愕,方纔明明看到這麼強,怎麼會是殘技?

若連殘技都這麼強,那完整版的六字真言,豈不是都能翻天了?

“你冇猜錯,完整版的六字真言,確實擁有毀天之能,可惜,如你所言,它早已失傳了!”

寧一華就像是看出了吳雲心中所想般,精準的回答著吳雲。

“毀天之能,嘖嘖,難以想象!”

吳雲有些憧憬的說著,隨後卻還是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不過,長老,為何這殘技不能教?”

“因為有限製!”寧一華道。

“什麼限製?”越說,吳雲已越是好奇了起來。荒漠瞬間不見,眼前畫麵一轉,似是來到了一個村莊。但這個村莊卻絕對不一般。放眼望去,所有房屋皆是殘破不堪。冇有任何活人的氣息,一片死寂的氛圍。甚至整片空間中都是充斥著一股刺鼻而濃鬱的血腥味。這血腥味,更是將此處的死寂氛圍提升到了一個極致。光用肉眼看去,這似是一個已經荒廢許久的地方。可偏偏這刺鼻的血腥味,卻讓人感覺好像這裡麵的人是在他們進來的前一秒才死的。種種神秘,更是讓此處詭異莫測。然而,不止如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