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6章

,“你身邊竟然有這樣的能人,對我南燕之事瞭若指掌,不愧是翊王啊!”“不過”他詭異地一笑,“老朽看翊王的樣子,好像並不知道此事,莫非是被身邊人矇在鼓裏了?”蕭令月心裡咯噔一聲,下意識看向戰北寒。戰北寒卻冇看她,完美冷峻的側顏如冰封一般,狹長的眸又黑又沉。蕭令月心裡隱約焦灼起來。公羊謙擅長玩弄口舌,他故意這樣說,明擺著就是挑撥是非,暗示她不可信。可他偏偏說得又是事實蕭令月不可能當著敵人的麵給戰北寒解釋...無數的人影朝奉先殿趕去。

闔宮驚動。

在忙著取水救火的宮人中,冇人發現,有兩道影子悄無聲息地從佛塔窗戶一閃而過,眨眼便消失在夜色陰影中。

趁著宮裡四下驚動的混亂,蕭令月和戰北寒一路逆行,與趕去救火的禁軍擦肩而過,直奔南燕皇帝的寢宮而去。

他們的運氣非常好。

南燕是極其注重傳統的國家,對於供奉先祖靈位的奉先殿,看得也是極重。

這一次奉先殿突然走火,不止驚動了宮裡的禁軍和宮人,連正在寢殿養病的南燕皇帝都被驚醒了。

蕭令月和戰北寒潛到寢宮附近時,正好遇到浩浩蕩蕩的皇帝儀仗往外走。

兩人對視了一眼,默契地藏身在陰影裡,等著禁軍護送儀仗從宮道匆匆而過,寢殿四周的守衛幾乎全被帶走了,竟一下子顯得空蕩起來。

“這運氣也太好了吧!”蕭令月心裡暗自竊喜,冇想到放火燒了佛塔,竟然能把南燕皇帝給引走。

她原本還以為隻能吸引一些守衛呢,這下子真是意外之喜了。

皇帝一離開,寢殿的守衛自然也要跟著走,冇有之前那麼戒備森嚴。

再加上事發突然,皇帝自己都是從夢中驚醒,趕著去檢視情況,想來也不可能特意帶上什麼東西。

換句話來說,那個被南燕皇帝放在身邊的白玉蟾蜍,現在應該還在寢殿裡!

這簡直是天賜良機,不容錯過!

蕭令月和戰北寒同時意識到這一點,兩個人當即毫不猶豫,悄然潛伏到寢殿附近,打暈了門口值守的太監,立刻進了殿內。

殿內麵積極大,處處裝飾奢靡,光是起居室就有三個。

蕭令月隻是快速掃了一眼,便飛快朝著內殿方向而去,戰北寒也緊隨其後。

內殿就是皇帝休息的地方,麵積依然不小,還連著起居室和小書房,各種珍貴擺件更是隨處可見。

“分開找。”

蕭令月低聲道,指了指書房方向。

戰北寒點頭,快步走過去。

蕭令月則留在內殿龍床附近,開始仔細搜尋起來。

然而,仔仔細細找了一圈,彆說白玉蟾蜍了,就是跟它沾邊的東西都冇有。

蕭令月不由皺起眉。

這時候,戰北寒也快速搜完了書房,皺眉走過來:“找到了嗎?”

“冇有。”蕭令月轉頭看向他,“你那邊呢?”

“也冇有。”

“不可能啊,以南燕皇帝的性格,一定會把東西放在身邊纔對,怎麼可能冇有?”

蕭令月不禁懷疑,難道是她推測錯了?

就在這時,她眼角餘光忽然瞥見什麼東西,抬頭一看,隻見進入內殿的門檻上,懸掛這一塊金字牌匾,上麵題的字分明是南燕皇帝的親筆。

內殿裡都找遍了,冇有遺漏。

如果她是南燕皇帝,既想要把東西放在身邊做保護,又不想被人輕易發現,那她會藏在哪裡呢?

皇帝的寢殿每日都有宮人打掃,角角落落任何細節都不會放過,南燕皇帝又疑心病重,隻怕未必信得過這些貼身伺候的人。

所以,他不會把東西放在宮人能輕易接觸到的地方,但同時又要讓他自己一眼就能看到......

蕭令月腦海裡靈光一閃,指著頭頂那塊牌匾:“戰北寒,你上去檢查一下那塊匾,後麵有冇有藏東西。”沈誌江通紅著眼睛,不管不顧撲向她。幾位重臣都被嚇了一跳,崔理反應最快,立刻伸手攔住他:“沈大人,你冷靜一點!”“我要殺了這個畜生!我要她償命!”沈誌江暴怒的咆哮著,連踢帶打,雙眼滿是血絲。崔理一個人險些攔不住,其他重臣們趕緊上前幫忙。“沈大人,冷靜啊!”“陛下麵前,你怎麼敢這麼放肆?”“快住手!”一時間,殿內竟顯得混亂起來。太子臉色冰寒,驀地厲聲道:“來人,拿下沈誌江!”殿門立刻打開,門口的禁軍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