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層層虛幻!

腦袋還繼續嬉皮笑臉道:“來,大佬,既然您有這種特殊癖好,我的腦袋給您隨便踢!”林川一臉黑人問號!特喵的!這到底是誰有特殊癖好啊?!他一點不客氣,一腳便將陳競天的腦袋踹飛了出去!而那腦袋,竟在空中又自由飛回到陳競天的軀體身邊。他順勢將腦袋接住,而後又安在了自己頭上。這樣詭異的場景,在場觀眾雖說看得興致勃勃,但其實並沒怎麽驚訝。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陳競天顯然是有著某種特殊天賦,纔可以做到如此。也...“壞訊息是——”

“那位殺神,是古往今來唯一一個成功通關彩色寶箱秘境的強者。”

“其他所有被納入彩色寶箱秘境的玩家,都沒有再出來過。”

這……

也就是說。

想要通關這秘境,很難很難!

那概率,低到令人發指!

戚風心情正凝重著,秦知行還又補了一刀:

“除此之外——”

“唯一通關了彩色寶箱秘境的殺神,也已經是瘋了的狀態。”

“瘋?瘋了?”戚風眼神訕訕,不太相信,“都已經是頂尖級的強者了,怎麽可能會瘋?”

“而且,就像唐伯虎的詩裏說的——”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瘋不瘋的,不過是旁人主觀臆斷。”

“或許是其他人的思想層級,跟不上殺神的高度呢?”

或許是因為獲得了“殺神”稱號。

或許是想著以後也要像殺神一樣,風風光光,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所以戚風對自己要複刻的那位殺神,竟不自覺有種天然的維護。

秦知行也沒和他辯,直接改口:“行吧,你說沒瘋就沒瘋吧,不過殺神確實因為彩色寶箱,精神出了問題。”

“根據一些野史資料上的記載,彩色寶箱的原理和恐怖之處是這樣的——”

“一旦世界被引入了‘虛幻’的概念,那麽所有我們認為的‘現實’,便都值得懷疑。”

“就好比……”

“當你知道自己身處夢中,然後你主動醒來,你以為你脫離了夢境,回到了現實。”

“但也有可能,你還在夢中!”

“你是從夢中的夢中,醒到夢中來的。”

“就像套娃一樣,‘虛幻’可以是一層包著一層的。”

“不是有首歌這樣唱的嗎——”

“我想一層一層剝開你的心,結果發現你的心根本就是個千層餅。”

“這什麽歌?”

“額,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懂我意思了吧?”

不得不說,秦知行表達能力不算出眾。

但他描述的這個事,本身也不算太難理解。

戚風和林川智商都線上,自然是很快便懂了。

這就好比……

楚門發現自己的生活是大型真人秀後,他尋找到了這個真人秀世界的出口,便以為自己來到了真正的世界。

但是很可能,他以為的真實世界,其實不過是一個更大真人秀……

等他再發現,再跳出去的時候,其實還是真人秀……

就這麽一層一層的套娃之下。

那麽最後,即便他真的回歸了真實世界,恐怕也要疑神疑鬼的懷疑還是真人秀了。

而秦知行所說的,唯一通關彩色寶箱的殺神“瘋了”的事,其實也不難理解——

等於說,殺神一次又一次破解了彩色寶箱秘境。

每一次,他以為自己回歸了現實。

可實際上,他還在彩色寶箱秘境!

他以為的現實,依舊是彩色寶箱秘境為他虛構的!

就這樣,記憶一次一次被篡改,被推翻,又重新篡改……

到最後,即便他真的成功通關彩色寶箱秘境,獲得了真實的記憶,回到了真實的世界。

但人,恐怕是真的要瘋了。

他還會懷疑,自己還是處在彩色寶箱秘境,還是想繼續去挖掘,一個不存在的真實!

所以殺神——

他到底是在努力擺脫殺戮遊戲?

還是在試圖走出這一層的彩色寶箱秘境,去挖掘新的“真實”?

甚至——

就像詩裏說的: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現在殺神所處的這個世界。

在秦知行的認知裏——

是殺神已經回歸了現實,人卻已經瘋了,還在想繼續深挖根本不存在的真實。

在殺神的認知裏——

他依舊處於彩色寶箱為他虛構的世界之中,世界依舊是假的,包括秦知行這個人也是假的,隻是他自己不自知,還嘲笑殺神瘋了罷了。

這兩種認知……

誰又能百分百確定,誰對誰錯呢?

反正秦知行是堅定認為——

自己是真實存在的,而殺神是瘋的。

當然,他現在的下場,恐怕也比殺神好不到哪裏去了!

人家殺神,好歹是已經從彩色寶箱秘境中走出去了。

而他現在,則被困在其中。

而罪魁禍首……

就是眼前這個戚風!

他又恨恨地瞪了這戚風一眼:“現在,你知道自己的處境有多糟糕了吧?!”

“現在,還想殺我這個神罰者嗎?”

“還想和其他人合作嗎?”

“還想稱王稱霸,成為世界第一嗎?!”

“……”

戚風人有點麻了。

一層一層……

也就是說,他即便打破這一層虛假世界。

即便腦海響起“恭喜通關秘境”的提示,甚至獲得通關秘境的獎勵。

但其實,還在這鬼秘境之中!

麵對一個新的假的世界,要重新地,去打破它……

這樣一層一層……

“這個,這個……”他這時再對秦知行說起話來,語氣已經明顯變了,“你知道這個‘千層餅’,它到底有多少層嗎?”hTTps://WWw.GGDOWN8.org

秦知行搖頭:“那絕對是一個,讓人絕望的數字!”

戚風聽到這裏,便已經感覺到無力了!

甚至好像已經想象到,即便自己真的成功脫離虛幻,可恐怕也要瘋了的將來。

怎麽辦?怎麽辦?!

他怎麽就那麽倒黴,不小心開啟了什麽彩色寶箱?!

“合作!”他猛地又看向秦知行,“我們要怎麽合作?”

說著,他看秦知行的眼神,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對,有你在!”

“既然第一層的時候,你還保留了常識性記憶,那麽以後每一層,你應該都能保留常識記憶!”

“然後你再來提醒我,我們相互合作,一定能走出彩色寶箱秘境的!”

秦知行看著戚風前後變化,微微歎了口氣。

心中也是感慨——

確實,因為有了他這個秘境bug般的存在,彩色寶箱秘境的難度確實算是降低了不少。

可問題是,若開啟彩色寶箱的人稍微聰明點,整個通關過程,或許就能稍微輕鬆一點。

兩個人合作起來,也更輕鬆一點。

可現在……

就這個戚風吧。

他是真看不上。

但也沒辦法,誰叫這小子機緣巧合開啟了彩色寶箱呢?

秦知行隨意往那甲板欄杆上一靠。

一切說通後,他狀態便輕鬆不少。

因為隻要戚風相信了他的說法,就會明白,殺他這個神罰者根本沒有意義。

他們之間的相處,便能輕鬆得多。

甚至因為共同的目標,互相合作時,也能彼此信任。

本來,如果戚風聰明點,那本該是相當不錯的好兄弟攜手合作的過程。

說不定兩人還能在長期合作下滋生出什麽兄弟情。

可是,哎……

秦知行又掃了戚風一眼,心底歎了一聲。

而後,他緩緩舉起兩根手指:

“現在的我們,有兩條路。”

戚風知道秦知行來自本源位麵,也知道了世界真相,自然對他沒了多少敵意,反而格外信服:“你說,哪兩條路?”

“第一條,”秦知行伸著食指,“我們按部就班地,像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剝開這個彩色寶箱秘境。”

“雖然過程很繁瑣,但有我這個bug在,再加上我智力超群,帶你通關也不是完全沒可能。”

“……”戚風看著秦知行又習慣性裝逼的樣子,心中突然覺得:這人真的靠譜嗎?

他不會把我帶溝裏去吧?

不僅戚風有這個想法。

一旁充當背景板的林·路人甲·川,心中也覺得:這個叫秦知行的,他真的靠譜嗎?

還有……

按照秦知行的說法,這個世界是假的。

這個世界的有些人,也是假的。

那麽,林川自己,也可能是假的?

這個他不太能接受。

他覺得,自己應該和秦知行差不多,也是真實存在,不過卻意外被捲入彩色寶箱秘境的。

甚至……

林川還有個比較狂的想法——

那彩色寶箱,真的是戚風開啟的嗎?

雖然現在看來,戚風確實出盡風頭,很像世界主角。

可這間千千萬萬的人,誰不覺得自己是主角?

林川還覺得自己也像主角呢!

雖然現在看起來好像是主角身邊一小弟……

但當時他若選擇將晶核給自己吸收,讓自己重啟殺戮遊戲。

那現在的主角,不就是他了嗎?

關於秦知行判斷彩色寶箱開啟人的方法,林川抱持懷疑態度。

不過,這秦知行裝逼歸裝逼,他知道的東西確實比其他人多。

林川也沒再插嘴,靜靜看著這逼王又伸出中指,繼續道:

“至於第二條路……”

“我在想,有沒有辦法,讓我們回到你開啟彩色寶箱之前?”

“就像影視劇裏的月光寶盒,通過回到過去的方法,來改變未來!”

說到這個時候,秦知行的樣子還挺自信。

彷彿自己想到一個絕世好點子。

然而,一直忍著沒插嘴的林川,這時候終於忍不住插了個嘴:

“假設時間真的倒流,我們想辦法回到了戚風老大開啟寶箱之前……”

“可如果,戚風老大是在知道彩色寶箱後果的前提下,自願開啟的呢?”

“甚至,如果戚風老大現實裏真實實力很強,我們根本無法阻止他呢?”

您提供大神是也的無盡殺戮:我的火球有bug!在一個識別器上。就在它王位所在的控製台台麵處,緩緩冒出一個機關盒。開啟機關盒,裏麵是一個黑色音響!那音響還挺迷你,方方正正的形狀,適合車載的那種。而當那音響被旺財從機關盒中取出。這座地下室彌漫的淡淡音樂聲,聽著便更大了些。旺財急匆匆地,在音響上轉動了幾個按鈕。原本輕緩淡雅的音樂聲,便陡然變得沉重——“噔噔噔——噔噔噔——”那是……賭神專屬bgm!控製台對麵,林川的目光,緩緩落在那巴掌大小的黑色音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