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今晚你跟我

,一副剛被驚醒的模樣,怒道:“葉!輝!你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你心裡清楚。說吧,你把夫藏在了哪兒?”葉輝洋洋得意地道,“幸好發現這事的人是我,若是被外人知道你私生活不檢點,不但我葉家麵無存,更是會毀掉我們和吳家聯姻的計劃,後果你擔當得起嗎?”“聯姻?嗬嗬,你們答應和吳家聯姻,我還沒答應呢!”葉青山沉著臉,拳頭握得發白。葉輝輕哼一聲,旋即對葉青山恭敬地道:“父親,依我看,欣然品不正,難堪重任。家族...“給你十萬,今晚你跟我。”

漂亮富婆豎起一拇指,目熱切地看著楚凡。

“啊?我隻是送外賣的,沒有這項業務。”楚凡心中一驚。

“二十萬。”漂亮富婆加價。

楚凡很為難:“抱歉,我不是鴨子……”

不得不承認,眼前的富婆值很高,年紀也不大,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楚凡是個有守的人,就算加錢都不……

“嗬。”漂亮富婆輕描淡寫地道,“五十萬,買你一夜。”

“我……”楚凡很糾結。

“一百萬,算了,由不得你。”漂亮富婆麵紅潤,接著竟強行把楚凡拽進了房間。

明明材苗條看似弱,卻讓楚凡毫無反抗之力。

…………

楚凡醒來時,天剛矇矇亮。

好累……

他從未想過,自己會以這種方式失去真。

原來現實比小電影還要魔幻。

最魔幻的是,這個富婆非常漂亮。高一六五,材絕好。皮白皙,麵容俏,應該還是第一次。

這般無可挑剔的人,竟殘忍地奪走了楚凡的貞……

這時,被子裡的也已經醒來,故作鎮定地看著楚凡,說:“我葉欣然。昨天的事是意外,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吧。”

說完,一隻手擋著前,一隻手從包裡取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楚凡。

“我楚凡,不是鴨子,也不吃飯。”楚凡一本正經地道,“放心,就算你不給我錢,我也不會報警的,吃點虧就吃點虧吧。”

葉欣然啞口無言,甚至有點小怨念:合著你還覺得虧了?誰還不是第一次呢!!要不是被人下了藥,我也不至於控製不住自己……

“這錢你拿回去吧。”楚凡把銀行卡放在床頭櫃上,起準備離開。

誰還沒有過傍富婆、吃飯的夢想?可當這個機會真的近在眼前時,他的人輝和人格尊嚴讓他拿不了這個錢。

“好,我尊重你”葉欣然微微點頭。

楚凡穿上服,好奇問了一句:“說起來,這卡裡多錢?”

“五百萬。”葉欣然淡淡道。

“要不……”楚凡心中一個哆嗦。

“要不什麼?”葉欣然狐疑。

“要不你給我個五星好評吧。”楚凡忍著心痛,一臉高尚地道。

就在這時,一陣劇烈的撞擊聲出現。

分明是有人在外麵砸門。

楚凡打了個冷,慌道:“我套,你、你有老公?”

葉欣然漲紅了臉,道:“瞎說什麼,我連男朋友都沒談過。”

伴隨著砸門聲的,還有男人的暴喊聲。

“爸,我早跟你說了,不是什麼好東西。家族剛安排跟吳家的爺聯姻,卻到帶野男人睡覺,何統?”

“住口!等我親眼見到,再做定奪。”

葉欣然聽到聲音,不花容失,道:“糟了,是我哥和我爸。他們如果看到我們現在的樣子,肯定會……”

“會怎樣?”楚凡苦不迭。

“總之後果很嚴重,甚至可能會殺了你。”葉欣然苦著臉。

楚凡心中一,就想從窗戶上翻過去。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然而這裡是9樓……

從這裡跳下去,今天早餐就是孟婆湯了。

砰隆!

隨著一聲巨響,戶大門被強行破開。

一陣腳步聲出現在臥室外,人已經到了客廳。

葉欣然的臥室門還關著,但肯定也頂不住幾秒。

“先躲起來再說吧。”楚凡來不及多想,藏在了窗簾後麵。

葉欣然快速把窗簾拉上,也是決定聽天由命。

楚凡站在窗簾後麵,發現腳了出來。

好在,窗臺是個小飄窗,三十來公分寬,能容下人。於是楚凡直接蹲在窗臺上,窗戶,盡量不頂起窗簾。

隻要不拉開窗簾,未必能發現簾後有人。但……這夥人可能不拉窗簾嗎?

砰!

又是一聲巨響。

臥室的門也開了。

一個年輕男子氣勢洶洶地闖進來,嗬斥道:“葉欣然,你還要臉嗎?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妹妹?!”

說話的人,正是葉欣然的哥哥,葉輝。

旁還有個頭發半白的老者,便是他的父親,葉氏豪門的掌權者,葉青山。

父子後則是兩位保鏢模樣的人,應該是他倆徒手破開了房門。

葉欣然在破門前剛穿上了睡,一副剛被驚醒的模樣,怒道:“葉!輝!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心裡清楚。說吧,你把夫藏在了哪兒?”葉輝洋洋得意地道,“幸好發現這事的人是我,若是被外人知道你私生活不檢點,不但我葉家麵無存,更是會毀掉我們和吳家聯姻的計劃,後果你擔當得起嗎?”

“聯姻?嗬嗬,你們答應和吳家聯姻,我還沒答應呢!”葉青山沉著臉,拳頭握得發白。

葉輝輕哼一聲,旋即對葉青山恭敬地道:“父親,依我看,欣然品不正,難堪重任。家族應該收回名下的公司,讓好好反省。”

葉青山眉頭鎖,掃視著臥室。

此時,躲在窗簾後的楚凡也大概聽明白了。

葉欣然在家族頗有地位,葉輝為了爭權奪勢,故意帶父親來“捉”,以此抹黑妹妹。

如此看來,這次葉欣然會和男人上床,八是葉輝設計的。

“真狠啊,連自己妹妹都坑,有錢人真會玩。”楚凡暗暗嘆,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窗外。

外麵天氣格外沉悶,天空頗為暗。

轟隆隆……

時不時,還有雷聲。

這雷聲似乎響了許久了,一個多小時前就作現,但起初靜不大。

後來電愈發明顯,雷聲越來越響。楚凡靠在玻璃側,得格外清晰。

但,打雷不下雨,極為古怪。

“嗬,欣然,你是讓夫自己出來,還是我手找?”再說那葉輝,語氣愈發咄咄人。

“這是我的房子,你敢?!”葉欣然呼吸有些急促。

房間就這麼大點,能藏人的地方隻有床底、櫃和窗簾後麵。楚凡雖然藏了起來,但無異於掩耳盜鈴。

“你不讓,就是不打自招。”葉輝勝券在握,毫不客氣地挨個開啟櫃,接著戲謔道,“哎呀,不在這裡呢。”

說著,他的目落在了窗簾上,笑嘻嘻地道:“妹妹,這大白天的,你窗簾拉得真呢。”

“我睡覺喜歡關窗簾,不行嗎?”葉欣然氣得漲紅了臉。

葉輝咯咯直笑,一邊走向窗簾,一邊自語道:“我總覺得這窗簾有些凸起,你說,後麵會不會有個一不掛的男人呢?”

談笑間,他的手就朝著窗簾過去。

葉欣然急忙抓住了他。

“你心裡有鬼?”葉輝笑容燦爛。

葉欣然臉煞白。

倒不擔心自己會到家族的罰,終究是葉家人,就算犯錯,最多被斷絕資金和權力。

然而楚凡不一樣。

他和葉家千金有染,那麼他的存在就是葉家的恥辱,葉家絕不會輕饒他。

唯有他變植人或是徹底消失,才能確保醜聞不外傳。一個普通的外賣員而已,死了都是白死。

轟隆隆!!!

危機之時,一道震耳聾的雷鳴,響徹雲霄。

璀璨的電,瞬間充斥天空,即便隔著窗簾,葉欣然都覺得刺眼。

更可怕的是這道雷鳴的威力極強,如同有著劈天斬地之勢,令大地都在震。無數人都覺得耳朵幾乎失聰,頭腦一片空白。

哐嗙!哐嗙!

超大雷聲出現的瞬間,無數玻璃裂的聲音織在一起。

小區,大片窗戶玻璃都被震碎。

葉欣然和葉輝也是被嚇得一愣。

下一秒,葉輝推開葉欣然,笑著扯開了窗簾:“讓我看看夫到底躲在了哪兒!”

葉欣然的心沉到了穀底。

然而,定睛一看,卻見窗臺上隻有一堆玻璃碎片,哪有一個人影?

“他馬的,好大雷,連玻璃都碎渣了。”葉輝則是罵罵咧咧地道,“嚇死爺了。”

葉欣然心臟狂,暗道,他、他不會是掉下去了吧……為了爭權奪勢,故意帶父親來“捉”,以此抹黑妹妹。如此看來,這次葉欣然會和男人上床,八是葉輝設計的。“真狠啊,連自己妹妹都坑,有錢人真會玩。”楚凡暗暗嘆,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窗外。外麵天氣格外沉悶,天空頗為暗。轟隆隆……時不時,還有雷聲。這雷聲似乎響了許久了,一個多小時前就作現,但起初靜不大。後來電愈發明顯,雷聲越來越響。楚凡靠在玻璃側,得格外清晰。但,打雷不下雨,極為古怪。“嗬,欣然,你是讓夫自己出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