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8章 三嬸是壞人

不想幹了嗎?“餘秘書,把那個女人給老子叫過來!”薄見琛卻沉聲喝道,一張臉如同結冰的屋簷一樣,冷得讓人心裏直發顫。那個女人?餘秘書翻了翻眼珠子,尋思片刻後也沒想明白是哪個女人,還有就是,他親愛的薄大總裁,開始對女人感興趣了嗎?他一直可是女性絕緣體。公司女性高管,除了跟她匯報工作,想跟他多說一個字,都是不可能的。所以,餘秘書想了半天也沒想到是哪個女人,於是笑嬉嬉地問道:“薄總,友情提示一下,您說的是哪...“現在的,情況,眼淚,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林柔柔又說一句,一邊擦拭臉上的眼淚一邊繼續上樓。

林暖暖也擦了擦眼淚,起身朝樓梯的方向走去。

她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又轉身了,她還是想去天長地久的房裏看看天長地久。

她真的不知道多久沒有抱過天長地久了,她每天早晨七點多就去公司了,晚上這個點迴來,她離家的時候,天長地久還在睡夢中,她晚上迴來的時候,天長地久已經睡了。

所以,她隻能每天晚上去天長地久的房裏看看她們,然後親親她們再迴房裏。

幸好家裏有王姐李姐她們,如果沒有她們幫忙帶著,她真的不知道怎麽辦纔好了。

天長地久睡得很香,聽著ta們均勻的呼吸聲,林暖暖感覺又幸福又愧疚。

其實,自從生下天長地久後,她帶ta們的時間少之又少。

但是生健康平安的時候,生活雖然清苦,但是,陪伴ta們的時間是很充足的。

雖然她也想多抽點時間陪陪天長地久,可真的是分身乏術啊。

林暖暖親孩子們的時候,怎麽都親不夠的,一遍又一遍地親吻著。

“媽咪——”

“媽咪——”

她親吻薄久久的時候,薄久久的嘴裏突然喊出媽媽兩個字。

林暖暖愣了一下,然後心裏別提多難受了。

“爹地——”

“爹地——”接著,薄久久的嘴裏又喚出爹地兩個字,林暖暖心裏更加難受了。

“對不起,寶貝們。”林暖暖壓著聲音,難過地道歉。

不是她不想陪著孩子們,而是她真的是很多事要忙啊。

尤其是薄少失蹤後,她就更沒有時間了。

李姐聽到動靜就醒了。

她趕緊睜開雙眼,看到林暖暖的時候,她立馬從床上坐起來,然後對她說:“大少奶奶,你這麽晚才迴來呀?”

“嗯。”

“大少奶奶,你餓嗎?”李姐趕緊問。

“要是餓,我現在去給你煮點宵夜。”李姐繼續道。

“不必了。”林暖暖拒絕道,這麽晚了,就算是餓,她自己找點吃的就行了。

李姐每天也很累的,白天又要忙家裏的事,晚上還得照顧天長地久,而且,李姐也五十多歲了。

所以,她不想麻煩李姐。

何況,她最近就算是肚子餓了,吃東西也是吃不下去的,吃什麽都是食之無味。

所以,她的體重最近都急劇下降,薄少沒失蹤之前,她都110斤了,現在,才85斤了。

再這麽下去,她就要瘦得跟個火柴棍一樣了。

“大少奶奶,我給你煮點麵條吧?”李姐還是堅持要給林暖暖做點吃的。

“李姐,你睡吧,真的不必了。”林暖暖趕緊這麽說。

“最近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林暖暖補充。

“不辛苦不辛苦,大少奶奶,你才最辛苦呢。”李姐趕緊這麽說。

大少奶奶的辛苦,她是看在眼裏的,尤其是大少爺失蹤之後,她就更辛苦了。

所以,她是真的很擔心大少奶奶。

“李姐,你睡吧?”

“我上樓洗澡就睡了。”扔下這句話,林暖暖就上樓睡了。

林暖暖上樓後,又去了健康平安四個小家夥的房裏。

她先去了林健健的房裏,林健健睡得很香,睡姿也很端正,林健健是四胞胎裏最懂事最省心的一個,也正是這樣,她心裏其實是最心疼林健健的。

孩子就是孩子,調皮是孩子的天性啊,可是老大卻懂事得真是讓人心疼啊。

他每天除了學習就是學習,也不知道玩的,連動畫片都不會看,就埋頭學習各種自己喜歡的知識。

想到這裏,林暖暖埋頭下去,在林健健的額頭上,重重地親了一下。

“媽咪——”

“爹地——”

被親了之後的林健健嘴裏也喚出爹地媽咪這幾個字,聽得林暖暖心裏越發心疼了。

給老大蓋了蓋被子之後,林暖暖就離開了,去了老二林康康的房裏。

這家夥睡覺總是不老實,她進去的時候,就看見他已經將被子踢到一邊去了,整個人都露在外麵,幸好房間裏有空調,恆溫在三十一度,即使踢了被子也不會感冒。

她先給林康康蓋好被子後,便在他額頭上親了親。

林康康雖然調皮,但是生存和適應能力是最強的,她反而不是很擔心這小子的。

就她準備離開的時候,林康康的嘴裏也突然發話了:“壞女人,三嬸,你個壞女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林暖暖聽了這話,心裏一緊,然後滿臉震驚地看著林康康,心想林康康為什麽突然罵二嬸是壞女人?

“爹地,媽咪,三嬸是壞人,三嬸是壞人,你們要小心哪。”林康康接著說,說完又一腳將被子踢開了。

林暖暖的心髒揪得更緊了,一臉疑惑地看著老二。

老二是四胞胎裏頭最聰慧的一個,她在夢裏都在提醒她們三嬸是壞人,一定有他的理由的。

而且,自從林夢琪出現後,老二總是懷疑林夢琪是壞女人,還總是跟她過意不去,直到現在,她時不時地針對她。

聽李姐說,昨天早晨,老二還悄悄往林夢琪的牛奶裏頭加鹽了,幸好被她看見,然後被她倒掉了。

如若不然,三少奶奶知道了,肯定不會放過林康康的。

想到這裏,林暖暖不由得歎息一聲,然後搖了搖頭。

說實話,她是拿林康康這個家夥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這小子太有主見了,他想幹的事,十頭牛都攔不住。

“爹地——”

“爹地——”

“你在哪裏?”

“你在哪裏?”

“你在哪裏呀,嗚嗚嗚——”

突然,林康康又開始哭了起來,而且還哭出了聲,一邊哭一邊嘴裏喊著爹地。

林暖暖一聽,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和薄見琛相認已經三年了,這小子從來沒有喊過薄見琛一聲爹地的,今天卻在夢裏喊出來了。

她其實心裏很清楚,這小子早就認薄見琛是他爹地了的。

這小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這性格,也不知道隨了誰了。166小說

反正不誰她就是了。�������۵ĵط����ֿ�����һ��������С���ȳ����������^���������ߵ�����С��̎���0�2�0�2�0�2�0�2���z�������0�2�0�2�0�2�0�2��Ҋ��۵ÊA�o�p�ȣ����B���˃ɲ����@����С�ӣ�˯����߀Ҫ�R�����0�2�0�2�0�2�0�2�R�������ˣ�߀����ȭ���_�ߵġ��0�2�0�2�0�2�0�2�������@С�ӛ]˯�������b�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