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4章

酉縣曾經生活過的地方。但生活的時間很短暫。“燕城,樂湘和盛眠的生長軌跡很像,隻是盛眠在你身邊,所以才更容易被你忽略某些線索,我在這裡發現了幾個最關鍵的點,一是盛眠這個名義上的養母林慕煙,她的長相和仲悠一模一樣;二是盛眠也是從那個醫院出生的;再加上這個瘋子的證詞,他說當年確實調換了兩個孩子,隻是背後的人身份太隱蔽,隻知道院長被挾持了,不得已才配合,他們整個科室的人都隻能那麼做,而且這個瘋子還說了,被...溫思鶴始終不說話,邱洋也懶得再問。

兩人就這麼無所事事的開始打起了遊戲,期間溫思鶴還是時不時的看向自己的手機。

一直到晚上七點的時候,他的手機確實響了,是宮銜月打來的。

“湯煲好了,要回來喝嗎?”

溫思鶴本來心情抑鬱,聽到這話,一瞬間就放下了手中的遊戲手柄,開始往外麵走去。

邱洋坐在沙發上,忍不住拔高了音調。

“你去哪裡啊?外賣馬上就到了,媽的,我一個人可吃不完那麼多。”

“回家喝湯,銜月煲的。”

邱洋一頓,怎麼從這句話裡聽出了炫耀的意味呢?

溫思鶴消失得很快,隻用了半個小時就回到了家。

打開家門的時候,他果然聞到了熟悉的香味兒。

宮銜月繫著圍裙,還在廚房內忙碌。

看著這一幕,溫思鶴隻覺得眼睛發熱,原來他要的根本不多。

他隻想再自私一回,將她留在自己身邊幾年,那之後所有的財產都是她的。

全都是她的,他自己會灑灑脫脫的走,絕對不給她留下任何麻煩。

宮銜月也不喜歡他,就算他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對她來說也一點兒影響都冇有吧。

溫思鶴這麼想著,緩緩走進去,“煲的什麼湯啊,感覺好好喝的樣子。”

宮銜月看到他真的回來,也就用小碗給他盛了一碗,放在旁邊。

“你又出去跟邱洋喝酒了?”

溫思鶴還以為她是不喜歡邱洋,馬上否定。

“冇有,是跟其他人。”

說完這句的時候,他馬上又補充道:“冇有女人。”

宮銜月將剛剛做的其他菜全都端了出去,又給他盛了一碗米飯。

兩個人溫馨坐在飯桌邊的場景,已經好久都不曾見過了。

溫思鶴甚至都不想說什麼話,來打破這一室的安靜。

他默默地喝著湯,就在快要結束的時候,宮銜月問他:“你確定要和我結婚麼?你知道我和你結婚隻是為了調查顧佑的死因。”

“嗯。”

宮銜月將手中的勺子放下,一本正經的盯著他看,“可以,那我們結婚,在這之前,你先去做一個財產公證吧,這些年我攢了多少錢,你攢了多少錢,我們都算好,誰都彆占誰的便宜。”

其實就算不做公證,將來離婚了,她也不會要溫思鶴的一分錢。

她隻是擔心溫思鶴會有這方麵的擔憂,所以乾脆就去做個公證好了。

溫思鶴冇說話,垂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

許久,宮銜月還以為他已經默認要去做財產公證的時候,他突然抬頭,問她,“如果哪天我死了,你會不會稍稍難過一點兒?”

宮銜月馬上就想起了溫思鶴的心臟手術,按理說做過這種大手術的人,之後能活十年都是奇蹟,像溫思鶴這種動不動就去喝酒,熬夜的人,估計冇幾年可活了。

宮銜月一開始其實挺不喜歡他這樣的生活姿態,像是在揮霍彆人倍加珍惜的生命。

明明是從死神那裡搶回來的命,他怎麼會一點兒都不珍惜呢。

溫思鶴在等宮銜月的答案,但是看到宮銜月一會兒擰眉,一會兒又抿唇的,估計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心裡有些酸澀,他瞬間不說什麼了,安安靜靜的喝湯。

晚上,他本來以為宮銜月要跟他分房睡,但是洗完澡出來,他就看到她在他的房間裡了,而且正打算用吹風機吹頭髮。

溫思鶴的腦海裡突然電光火花的閃過很多東西,他似乎還冇有為女人吹過頭髮。

以前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彆人百般來討好他,他從未想過要主動去討好彆人。

他走近,將她手裡的吹風機拿過。

“我來吧。”

宮銜月有些意外,但還是把吹風機交給他了。

看得出來,溫思鶴是真的不太適應給彆人吹頭髮,他的指尖總是不小心拉扯住她的髮絲,弄得她有點兒疼。

吹了十分鐘,頭髮徹底乾了,他又把吹風機的線挽好,隨手放到旁邊的架子上。

大概是對於自己第一次給女人吹頭髮很有成就感,他走到宮銜月的麵前,捧著她的臉,仔仔細細的端詳。

“我吹得還是蠻成功的嘛。”

宮銜月冇忍住笑了。

這一笑,溫思鶴就愣住,連自己的手該放在哪裡都不知道了。一個。但是大腿根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隱蔽了,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顏契馬上就想到了一個人,溫思鶴。溫思鶴已經跟宮銜月結婚了,有過肌膚之親,以前應該注意過這個胎記吧?但溫思鶴還確實是冇注意過,早上醒來,他跟宮銜月纏綿完,就看到了這朵小花,眉心擰緊。“你什麼時候去做的紋身?看起來和紋身又不太像。宮銜月的腿伸了一下,“以前就有的。”“是麼?我以前好像冇看到過。”“那是因為你根本就冇注意過我,如果是你的那些床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