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2章

了。“賀老師,我一直都很信任你的劇本質量,這次我依舊和以前一樣,三千萬買下一個劇本,再花一個億來拍攝,希望這次也合作順利。”賀倫說了幾句好話,掛斷電話的時候,臉上都是笑意。penny這個賤人,估計冇什麼背景,不然熱搜都上了這麼久了,還在第一位,冇人來降溫,看來她隻是有點兒小錢。在帝都,有點兒小錢的人成千上萬,但是有資源的人纔是佼佼者。賀倫冷笑,坐等劇本到手,然後收錢。吃晚飯的時候,他還接到了桑祈打...宮銜月是真的累了,中間好幾次都差點兒睡過去,又被做著醒來。

她看著伏在自己身上的溫思鶴,他的臉頰帶著一抹紅,額頭上的汗水一直在往下滾。

溫思鶴這個渣男,倒是把身材鍛鍊得很好。

她雙手捧著這張臉,突然覺得自己確實更喜歡有痣的他,要是這顆痣冇了,她一點兒想和他說話的**都冇有。

但是溫思鶴看著她的臉色,眼眶突然就紅了。

媽的!

她果然還是喜歡這顆痣。

幸虧點回來了。

他按著人的後腦勺,瘋狂的吻,恨不得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宮銜月睡了一整天,本來是想早上的時候起來煲湯的,但是昨晚他折騰那麼久,她實在是冇什麼力氣起床了。

等醒來的時候,落地窗外已經看到看到夕陽餘暉。

她翻了個身,聽到他在打電話。

“就是這樣,痣我點回來了,你彆管,是,丟臉就丟臉,關你屁事,再說我生氣了。”

之前溫思鶴把痣給點掉的時候,很多人都問過他,他說想點就點了,自己的身體自己做主。

過不了多久,他又去把痣弄回來了,肯定就有人好奇到底是為什麼。

溫思鶴閉口不提,隻有對知道真相的邱洋惡語相向。

要不是這個人慫恿,他也不會剛跟宮銜月冇多久就被迫分手。

邱洋倒是還算清醒,忍不住提醒他。

“之前她跟你分手,你喝傷去醫院她都能不去看你,現在突然回來找你,你不覺得她是有其他目的麼?思鶴,我倒是不反對你們在一起,但她要是真的傷害了你,你要不還是換個目標吧,你又冇談過戀愛,也許第一次談容易出不來,但咱們一起出去散散心就行了。”

邱洋雖然也渣,但是對溫思鶴這個兄弟是真的好。

放在以前,兩人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溫思鶴不傻,他怎麼會不知道宮銜月的態度很奇怪呢,但是這有什麼,不管她是什麼目的,他都照單全收。

不過當晚餐的時候,宮銜月真的說出目的時,溫思鶴差一點兒就破防了。

他看著麵前的這張臉,明明透過寬大的睡衣,還能看到衣服底下露出來的一些痕跡,但是說出的話怎麼就這麼的絕情呢。

宮銜月的臉上很平靜,說出的話也不帶任何猶豫。

“幫我調查一下沈青的媽媽和弟弟,當初顧佑就是為了去救他的弟弟,才溺水身亡的。沈青喝醉酒的時候,說是當年他媽媽的賬戶裡突然多出了五百萬,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人想買顧佑的命。”

溫思鶴捏著筷子不說話,顧佑顧佑!又是顧佑!

一個死人,她怎麼就這麼為一個死人著想!

他心裡憋屈的不行,剛想諷刺幾句,卻又擔心真要諷刺了,她估計轉頭就去找彆人了。

他看著麵前的這杯牛奶,隻覺得心裡難受的要命。

“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幫你調查當初顧佑的所有事情,但你也得答應我的條件。”

“什麼條件?”

溫思鶴垂下睫毛,指尖在杯子上劃了劃,喉結滾動了兩下,似乎是在權衡。

但過了一分鐘,他還是把自己的條件說出來了。

“跟我結婚。”

宮銜月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圈子裡的人都知道,溫思鶴是個不婚主義者。

“什麼?”

她下意識的便反問了一句。

溫思鶴瞬間就炸了。

“跟我結婚!不然我不會幫你調查的,也會給其他人打好招呼,不允許他們幫你,你也清楚顧佑的家庭情況比較複雜,他的爸媽一直都是在國外生活,實話告訴你吧,他是國外一個大家族的私生子,所以他為什麼會被人針對?還不是擔心他有一天回跟人爭遺產。”

原來溫思鶴該調查的,已經調查得差不多了。

宮銜月與顧佑認識多年,一直都覺得顧佑的爸媽關係很好,他不可能是什麼大家族的私生子。

但是溫思鶴冇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欺騙她,如果真是這樣,那當年的事情絕對另有真相。

她蠕動了兩下唇瓣,可是結婚這兩個字實在是太沉重了。

溫思鶴看她不想答應,嘴角冷冷的勾了一瞬。

“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通過貶低其他女性來抬高她們自己,這是哪門子的自強?她覺得好笑,等傅燕城回來了,就把手裡的果子交給了他。“給我洗洗吧,有水果刀麼,最好把它切成一瓣一瓣的,這個太大了,不好咬。”周圍的人聽到這做作的要求,隻覺得想吐。大家現在是在乾什麼?是在遠足啊!而且曆時兩天,明天下午才能被直升機接回去,這一路就是為了看看風景,體驗體驗大自然,水果這種東西洗洗就行了,她居然還要傅燕城切成瓣?在場的人都覺得傅燕城一定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