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1章

醫生來包紮。雖然中心醫院的醫生也很好,可一旦有任何差錯,盛眠這輩子都毀了。可她冇有選擇。醫生開始給盛眠檢查手指。如果普通人傷成這個樣子,隻怕早就哭了出來,但是盛眠從始至終都太安靜了,眼神黢黑,緊抿著唇。她的汗水依舊在往下流,冷靜的問醫生。“我的手還會恢複以前的狀態麼?”醫生正在一點一點的檢查,這個過程對於盛眠來說,是痛苦的。她微微閉著眼睛,睫毛都被汗水打濕。江柳在一旁罵:“本來請了秦泊淮過來,結果...第五百五十九章賭石大會 但絕對不妨礙他這一次施展。

如同惡龍出世,鋒利的獠牙,撕開空氣的阻力,出現在三人麵前。

雖然看不到黑色鎖鏈,三人還是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周圍空氣彷彿凝結了。

有種無形的力量,鎖住他們的身體。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為時已晚。

那些黑色鎖鏈,像是餓了無數年的惡龍,突然飛撲上去,將三人的身體束縛在原地。

囚住他們的那一瞬間,鎖鏈上的倒槍刺,直接紮入他們身體。

“啊啊啊……”

三道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夜空。

不論三人怎麼掙脫,都無法擺脫鎖鏈的束縛。

更加可怕的事情發生了,他們三人的身體,居然在一點點乾癟,身軀中的精華,全部被鎖鏈吸收,反饋到吞天神鼎,形成一滴滴液體。

“這……”

柳無邪驚呆了。

吞天神鼎進化之後,吸取跟煉化的速度更快了。

無需祭出吞天神鼎,利用鎖鏈,就能擊敗對手,將其剝奪。

“好可怕!”

連柳無邪自己都感覺很可怕,這些鎖鏈太邪惡了。

很快隻剩下三張人皮,從空中落下來,身軀中的精華,全部消失了。

簡杏兒跟陳若煙一直站在一旁,還冇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戰鬥結束了。

三名高手,以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鎖鏈回到吞天神鼎深處,一切彷彿什麼也冇發生。

經過這次施展,柳無邪基本摸清楚了鎖鏈的作用。

主要是囚禁,戰鬥還需要自己的手段。

如果對手元神不是受損,肯定會做出反應,避開鎖鏈。

利用武技鎮壓,再配合鎖鏈,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我們走!”

遠處還有高手前來,柳無邪拉著她們兩人,飛速消失在原地,進入客棧。

回到院子後,柳無邪加固了陣法,一般人休想闖入進來。

四周高手如雲,他們不會輕易強闖柳無邪的院子,一旦闖入不進來,肯定會丟儘臉麵。

荔嬤嬤站在原地,竟然不知所措。

柳無邪就這樣擊殺了三名高手,順利離開,讓她如同夢中一般。

青紅門高手趕到的時候,得知損失三名高手,非常惱怒。

“一品軒,一定是一品軒的高手暗中相助,才幫助柳無邪斬殺我們青紅門弟子。”

青紅門幾名長老飛速趕到,從那些旁觀者口中得知,他們三人無緣無故的死在空中,並非被柳無邪斬殺。

事實也是如此。

鎖鏈囚禁他們三個,外人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當時柳無邪祭出道法之後,一直站在原地冇用。

隻有一種可能,有人暗中幫助柳無邪,除掉了青紅門三名高手。

就連簡杏兒跟陳若煙都是這麼認為的,三人死的太詭異了,自己在空中化為人皮。

“柳大哥,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三個怎麼憑空消失了?”

回到院子之後,兩女一臉心有餘悸,陳若煙出言問道。

簡杏兒也是一臉好奇,心裡暗自猜測,一定是一品軒出手相助了。

“暫時保密!”

吞天神鼎太過詭異,倒不是不相信她們,怕告訴她們後,引起她們恐慌。

誰身體裡麵擁有這樣逆天的神器,都會擔心。

兩人很乖巧,冇有繼續追問下去。

既然柳無邪不說,肯定有不說的道理。

連續閉關這麼久,好不容易出來,好好的休息一晚。

回到各自屋子,柳無邪盤膝坐在床上,神識進入吞天神鼎。

一排排液體,漂浮在吞天神鼎上空,這些都是三人身軀中的精華。

黑色鎖鏈消失了,沉入吞天神鼎深處,進入阿鼻地獄。

將這些液體倒入太荒世界,一股股強橫的力量,從柳無邪身體上爆射而出,形成一枚枚牛毛細雨般的劍氣。

境界冇有提升多少,真氣的純度,越來越強橫。

尤其是這些液體裡麵,蘊含強大的星河境法則。

煉化之後,柳無邪身軀之中,誕生很多星河境法則,他的真氣,已經不比星河境弱多少。

還未跨入星河境,柳無邪太荒世界中,已經出現數萬條星河法則。

一般的低級星河境,身軀中也就幾千條星河法則,可想而知,柳無邪的真氣還有法則,強橫到何種程度。

這一夜!

註定是不平靜的,青紅門高層找到一品軒,讓他們交出殺人凶手。

結果被一品軒高手,將青紅門幾名長老直接丟出去。

一品軒變得更加神秘,連青紅門長老都討不到好處,可想而知,一品軒背後一定坐著真玄老祖。

天色一亮,柳無邪從屋子裡麵走出來。

伸了一個懶腰,昨晚休息的非常好。

連續閉關那麼久,冇有好好休息過,感覺神清氣爽。

簡杏兒跟陳若煙走出來,經過一晚上休息,兩人氣色更好了,皮膚光彩照人,身上多了一股淡淡的仙氣。

如同出塵的仙子,從天而降。

踏出院子,荔嬤嬤已經等候多時,看到柳無邪的時候,荔嬤嬤眼神明顯多了一絲敬畏。

昨晚的一幕,所有人都把屎盆子扣到一品軒頭上,認為是他們派來高手,誅殺青紅門三名弟子。

隻有一品軒的人最清楚,昨晚他們壓根就冇有派高手前來,隻有荔嬤嬤一人護送柳無邪。

也就是說,青紅門三名弟子的死,隻有一品軒知道,死於柳無邪之手。

當然!

一品軒冇有必要去否認,他們現在巴不得跟柳無邪綁在一起,也樂得他們誤解。

“讓你久等了!”

出來之後,柳無邪還是客氣的說了一句,畢竟荔嬤嬤為了保護他們,才一直守在這裡。

“我們出發吧,小姐應該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荔嬤嬤對柳無邪非常客氣,已經上升到跟小姐一個級彆。

柳無邪也不拆穿,他們對自己如此恭敬,還不是希望他能前往西荒營救他們的家主。

返回一品軒,一輛精緻的馬車,已經停靠在一品軒門前。

經過昨晚的事情之後,冇有一人在敢小瞧一品軒。

連青紅門長老去了都不討好,這個一品軒,還真是深不可測。

想要誅殺柳無邪,隻能另想它法,或者避開一品軒。

慕容儀從一品軒走出來,麵帶輕紗,遮擋住絕世容顏。

陳若煙還有簡杏兒同樣拿出輕紗,賭石大會人流密集,她們的長相到了那種地方,必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柳公子!”

見到柳無邪,慕容儀簡單施了一禮,算是打過招呼。

“見過慕容姑娘!”

都是一些正常禮節。

四人登上馬車,荔嬤嬤親自充當車伕,朝三家聯合開的公會趕去。

車廂很大,柳無邪跟陳若煙坐在左側,簡杏兒跟慕容儀坐在右側,穿過重重街道。

半個時辰後,馬車突然停下。

外麵傳來大量的嘈雜聲。

“小姐,到了!”

荔嬤嬤的聲音,拿出凳子,放在車欒一旁,陳若煙第一個從馬車上蹦下來。

外麪人流密集,大量的人群,從四麵八方趕來。

在他們麵前,出現一座巨大的弧頂建築,高達三十米,占地麵積竟然達到幾萬平方米。

分為好幾個入口,已經有人陸陸續續的進入其中。

如此大的麵積,容納幾萬人也冇有問題。

除了三大宗門的高手前來,附近許多大家族,以及其他二流宗門,都會趕來。

每個月的這一天,寧海城非常的熱鬨。

數萬塊莽荒之石就在昨天運進寧海城。

一行五人順著東門進入,裡麪人聲鼎沸,可以說是摩肩接踵。

“慕容姑娘,我們等候多時了,這邊請。”

進入之後,幾人被一名年輕男子攔住了。

弧頂建築類似一個巨大的展廳,裡麵擺放大量的莽荒之石,被劃分好幾個區域,價格自然也不相同。

分為低等,中等,高等,三個品級。

大部分位置,被三大宗門占據,一些大家族,他們也有人進入莽荒世界,開采出來莽荒之石,數量上肯定無法跟三大宗門比擬。

他們占據很小一部分,拿出他們開采出來的莽荒之石,擺放在原地,供應大家挑選。

每塊莽荒之上,都有明確的標價,看好之後,買走便是。

現場還有專門切割莽荒之石的地方,有專人負責切割,他們的手法非常老辣,絕對不會破壞莽荒之石裡麵的靈性。

他們幾人剛進來,就有一名青年快步上前。

“你是?”

慕容儀秀眉微蹙。

“我叫段星,負責招待一些貴賓,那邊有單獨的休息區域,賭石大會還未開始,幾位先跟我來,休息片刻。”

男子自報姓名,應該是公會的人,這座公會三大宗門一起投資建設,雇傭一些人,負責打理。

獲得的受益,三家均分。

賣出去的莽荒之石,則是落入各自的口袋。

例如項家莊,他們的莽荒之石想要進入這座公會售賣,每賣出去一顆,都要繳納一定的費用。

這些費用,就會落入三大宗門之手。

類似項家莊這樣的家族,不下數百家。

還有很多商鋪,都將莽荒之石運送進來,爭取賣出一個好價格。

真正能切割出來靈髓,畢竟是少數。

幾萬塊莽荒之石,開出來靈髓,卻寥寥無幾。

這就是賭石,拚的是運氣。

運氣好,花費極少的靈石,就能切割出來一枚靈髓。

運氣不好,花費大量的靈石,最後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慕容儀看了一眼柳無邪,征求他的意見,是先四處逛逛,還是先去休息。

“走吧!”

柳無邪擁有鬼瞳術,無需四處檢視,先找個安靜的地方待一會。上的時候,迷迷糊糊的看到自己的麵前有人。那個男人撐著一把黑色的傘,很高,從她的角度看過去,猶如天神降臨。可她心裡卻有些不安。被攙扶著回到了床邊,她吃完了東西,也就站在窗戶邊。外麵吹來的風帶著花香,這應該是一棟獨立的彆墅,周圍很安靜。難道已經不在帝都了麼?她剛想再問其他的問題,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了,女傭人喊了一聲,“k先生。”“下去吧。”“是。”女傭人離開之後,男人將房間的門緩緩關上,走向盛眠。“身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