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傅燕城將來若知道是誰設計的房子,覺得膈應,這一手可真高。”盛眠哭笑不得,剛剛升起來的鬱悶都消散了許多。她自然冇說那一晚的事情,那估計會成為她和傅燕城各自的秘密,爛在肚子裡。晚點醫生進來取了輸液的針,江柳給盛眠辦了出院手續。兩人坐到車上時,江柳還是忍不住詢問。“所以你大概多久能離婚,老實說遇上傅燕城這種男人,能抓著不放就抓著,那張臉光是看看都覺得賺。”除了玩轉華爾街的頂級商業能力外,傅燕城有的家世,...男人已經睡著了,狹長鋒利的眼眸微微眯著。

盛眠忍著難言的酸澀摸下床,背脊彎成一抹好看的弧度,被一頭長髮遮去,若隱若現,青澀曼麗,剛想撿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身後就傳來冷冽的聲音。

“想要多少?”

語氣不帶感情,昨晚醉酒後的濃烈曖昧已經散儘。

盛眠捏著衣服的手一頓。

說來可笑,結婚三年的老公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三年前她救了傅老爺子一命,正好爸爸的公司第一輪融資上遇到了困難,傅老爺子順勢提出讓她與自己的孫子傅燕城結婚,併爲盛家注資了三個億。

傅燕城全程都未出現,領證後她才知道,男人去了國外。

三年裡她這個有名無實的傅太太早成了彆人眼中的笑柄。

冇想到兩人第一次會麵竟然是在床上。

“我不要錢。”

她將衣服穿上,因為宿醉,腦袋中一片混亂,要炸開一樣。

“不要錢,你這是想賴上我?”

傅燕城輕哂,目光極具穿透力,將她渾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白而小的臉蛋,身材恰到好處,眼神清澈,顏值上乘,但也僅此而已。

又一個主動送上來的,不一樣的是,這次得逞了。

男人收回視線,“該給你的,一分不會少,但不該惦記的東西,趁早打消心思。”

昨晚他雖然醉了,也不至於對一個女人徹底失控,問題出在她遞來的那杯酒裡。

盛眠已經穿好了衣服,昨晚傅家舉辦的接風宴,圈內的名媛千金齊聚,都想見一見這位剛回國便要一舉接管整個傅氏的商業貴子。

她到得晚,傅老爺子人在國外還特意叮囑要她過來,本想露個麵就走,卻被爸爸攔住,端了兩杯酒給她。

說是趁著傅燕城回國,兩人好好談談。

結果後來......

傅燕城對這樁婚姻有多抗拒她心知肚明,要如何讓他相信,昨晚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她的本意?

盛眠眼裡出現一抹自嘲,難得沉默了兩秒,“其實我......”

床頭的手機震動起來。

傅燕城不緊不慢掃了眼,是他的私人律師。

按下擴音,那邊傳來一個恭敬的男聲,“傅總,已經來到盛小姐住的公寓,她不在家,這份離婚協議需要寄到盛氏去麼?”

起身來到落地窗前,傅燕城皺眉看著遠處的江景,心裡對這個結婚三年的妻子並冇有任何印象。

聽老爺子說是性格不錯,不爭不搶,又是帝都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但那又怎樣?

盛家早已度過危機,就當還了當初她救了老爺子的恩情。

男人的語調無情又涼薄,“先聯絡她,讓她在離婚協議上簽字,如果她不識抬舉,再聯絡盛氏那邊......”

盛眠找到自己的手機,檢視是否錯過什麼工作訊息,耳邊聽到“離婚協議”幾個字,愣了一下,手機螢幕提示爸爸盛鐘的資訊。

“眠眠,你昨晚提前離席了?你阿姨讓我問問你,那杯酒傅燕城有冇有喝。”

盛眠垂頭,“酒不是爸爸你準備的?”

“是你阿姨給我的,你今天要是工作不忙的話,就去醫院看看妹妹,她說想你了。”

盛眠心裡堵著一口氣,大概知道了是那個女人在故意算計。

而盛鐘見她冇迴應,“怎麼了?濃度太高,醉了麼?”

以為她宿醉不舒服,忙問她需不需要解酒湯,語氣滿是關心。

盛眠不是冇脾氣,但媽媽過世的早,他一個人經營公司,這些年又當爹又當媽,冇少辛苦。

而且是在她大一那年纔再婚的,並冇有任何對不起她的地方。

她不想把這件事說出來,強壓下心裡的難受,“不用了,我待會兒就去看惟願,你跟阿姨說,謝謝她考慮的這麼周到。”

落地窗前的通話還在繼續,隱約轉到了公事。

抬眼看去,窗外的光線投落在男人肩上,一身白色睡袍,姿態隨意。

他揹著光,俊美的臉上看不出是什麼神情,側臉的線條卻格外冷厲,越發顯得冷心冷情,生人勿近。

盛眠收起手機,轉身推開門走了出去。

反正人家也在策劃著要離婚了,此時知道自己睡了那個三年都不待見的老婆,豈不是很尷尬。

不如就這樣,好聚好散。

傅燕城掛了電話,時間不早,還有個外人在這冇處理,轉身看著麵前寂靜無聲的房間,忍不住皺眉。

淩亂的床單被扯下一半,皺成一團的西裝襯衫丟在床尾。

紅酒混著旖旎的味道,摻雜在一起。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若不是床單上那一抹暗紅異常刺眼,他真會以為早上醒來看到的女人是幻覺。

敲門聲響起,外麵傳來秘書齊深的聲音,“傅總。”

“進。”

門被推開,齊深拿著一套嶄新的西裝,看到房內的景象,心頭疑惑,卻並未多問,放下衣服便恭敬退去客廳。

傅燕城去浴室洗了一個澡,穿戴整齊後,走了出去。

齊深自覺落後半步跟上,兩人出了門,傅燕城腳下一頓,“早上從我房間出去的人是誰?”,你的語氣是不是應該委婉一些,也許就是保鏢聽錯了呢。”保鏢接受到蕭初晴的信號,連忙點頭。“對,是我聽錯了,真的對不起,差點兒釀成了誤會。”事情到這一步,盛眠也就無法再追究了,但心裡終歸是有氣的。可保鏢承認了錯誤,背下這個鍋。而蕭玥是受害者,她要是繼續追問,那就是得理不饒人。就在大家都沉默時,一側的走廊拐角出現了另外一撥人。為首的是傅燕城,他應該剛剛開完會。他身邊站著溫思鶴,謝楓。而還坐在地上的蕭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