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通天塔!!!

身上的衣服開始冒煙了。“走!”蘇宇知道,距離還是太近了,冇有任何的猶豫,拽著胖子飛快地跑路,等感覺冇有那麼熱了,這才停了下來。“這……這是什麼?”胖子脫掉了冒煙的外套,震驚地問道。“這是天地間的一種異火,名為玄黃炎,觸之必死!”蘇宇麵色凝重地開口。方纔,他看到了提示,上麵就提到過,這是一種天地異火,威力非凡。“原來你是想要救我,我還以為你要搶我挖的東西呢!”胖子回過神來,不由露出了感激之色,“方纔...虛幻的身影屹立在天河市的上空,舉手抬足間,皆蘊含著強大的威勢。

恐怖的道韻,從其身上流淌而出,溢散天地,讓無數人震駭。

“我在通天塔中留了三份傳承,但凡是我人族之人,皆可入內。”

陡然,洪亮的聲音再次響起,“得我傳承,未來可登……通天路。”

砰!

那虛幻的身影,陡然破碎開來。

這一瞬,蘇宇不由暗罵一聲。

見鬼了。

三份傳承?

不管真的假的,接下來,我都危險了!!!

區區一個通天塔,突然之間就成了燙手山芋。

早知道,不挖了。

……

太平洋中。

一頭巨大的海獸探出了腦袋。

它的腦袋像海島那麼大。

它靜靜地望著虛幻的身影,直至虛幻的身影消失,這纔開口說道:“有人挖出了通天塔,那裡麵有三份傳承,我不好前往大夏。”

“你們去大夏,拿到傳承,回來見我。”

伴隨著其言語,九道身影陡然浮現。

有男有女。

他們都是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

但是,他們化的妝很醜,似乎是刻意在迎合一些人的審美一樣。

“你們曾是大夏的子民,但是,一個個背叛了自己的祖國,前往大美。”

巨大的海獸嘲笑道:“現在,大美正在進行南北內戰,你們也被驅逐,無家可歸,是我收留了你們。”

頓了頓,它又道:“所以,不要試圖耍什麼花樣,要不然,我就告訴大夏,你們在大美做的事情。”

九人的麵色全都變得很難看。

為了能在大美立足,他們可冇少做對不起大夏的事情。

“而且,哪怕大夏仁慈,不殺你們,我也有一萬種手段殺了你們。”海獸再次威脅。

“去吧。早日拿到傳承,回來給我,我放你們自由。”巨大的海獸潛入了大洋中,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九人麵色難看,冇有言語,身影迅速消失。

……

一片無人區中。

人跡罕至。

這裡是生命的禁區。

在藏寶圖降臨前,這裡就是普通人的生命禁區。

後來,隨著藏寶圖的降臨,這裡彷彿也發生著變化,使得現在也成為了強者的生命禁區。

可現在,在這裡的天空中竟然浮現出了一座宮殿。

彷彿天宮一樣。

一位道人,抱著一把拂塵,坐在宮殿前,遙遙地望著。

等到天河市上空的虛幻身影消失了,那道人這才一揮拂塵,說道:“來人。”

十三道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大殿前。

他們目光如劍,還都揹負仙劍,彷彿劍仙一樣,十分淩厲。

但是,在看向那抱著拂塵的道人時,他們神色一變,紛紛麵露敬畏之色。

“昔年,我曾聽聞過通天塔。現在,通天塔問世了,還留有傳承。”

道人抱著拂塵,緩緩說道:“你們走一趟天河市,想辦法帶回通天塔。”

頓了頓,道人又說道:“古往今來,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歲月。”

“那通天塔,未必就是我知道的那座通天塔。”

“不過,既然敢以‘通天’二字為名,想來應該不凡。”

“總之,帶回通天塔就行。”

“可是,天河市是蘇宇的地盤……”其中一人,目光淩厲,可眼下,卻不由有些為難。

蘇宇之名,令人驚懼。

關鍵是,蘇宇還有相匹配的實力。

不然,早死了。

“蘇宇……”道人抱著拂塵,站了起來。

緩緩地走來走去,顯然是在思考。

過了一會兒,道人歎道:“去了,以自保為主,再想辦法圖謀通天塔。”

“若是實在事不可為,便退回來吧!”

“蘇宇,有些邪門。”

“我們現在還惹不起。”

麵對蘇宇,道人有些敬畏,不得不選擇退讓一步。

若非是通天塔問世,道人甚至都不願派人前往天河市。

太危險了。

去了,或許就回不來了。

可倘若這通天塔,真的是傳聞中的那座,那麼,哪怕可能回不來,也得走一趟。

不然,心不甘,念頭不通達。

“還有,此去莫要製造殺戮,不要違反了守夜人製定下的規矩。”

道人再三叮囑道:“不然,留下了把柄,以蘇宇的性子,遲早會殺上門來。”

頓了頓,道人又叮囑道:“此去,以你們的實力,想要硬搶,可能性不大。”

“所以,你們要想辦法智取,若是能讓他們鷸蚌相爭,我們漁翁得利,那是再好不過的了。”說到底,道人還是太過忌憚蘇宇了。

蘇宇自身的修為不強,可一張張底牌,層出不窮,讓人驚懼。

至今為止,多少強者,全都栽在了蘇宇手中。

想想,就覺得不寒而栗。

所以,才說蘇宇邪門。

“是。”

十三人抱拳。

“去吧,注意安全。”道人揚了揚拂塵。

眨眼間,十三人化作劍光,消失在了大殿前。

道人抱著拂塵,怔怔地望著天河市的方向。

過了一會兒,道人轉頭,對著大殿內說道:“他們去,我有些不放心,不如師姐也走上一趟?”

“師弟,你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蘇宇?”

伴隨著聲音,一位女子走了出來。

女子十分年輕,似乎隻有十八歲,但是,卻是道人的師姐。

女子身著一套緊身的黑衣,身材展露無遺。

“蘇宇,氣運非凡,不是我們現在可以招惹的。”女子恨鐵不成鋼,但又似乎無可奈何,她說道:“我們加入守夜人,或許,纔是我們的活路所在。”

“師姐,你不懂。”道人搖頭,“大變將至,到時候,或許就是我們的機會。”

“現在加入守夜人,反倒是我們的絕路。”

女子聞言,搖搖頭,不再去勸,其身影迅速遠去。

“師弟,我會儘量保住他們的性命。但他們能否活下來,全看……天意。”

她的聲音遙遙傳來。

道人點點頭。

大殿消失。

無人區,還是那個無人區,是生命的禁區。

哪怕強者,也都不敢輕易踏入。

……

天山山脈,綿延不絕。

方圓數百裡內,荒無人煙。

唯有皚皚白雪,覆蓋山脈之巔,在成為生命禁區的同時,也成為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眼下,皚皚白雪中,一位老人走出,遙遙地望著天河市。

在其肩膀上,立著一隻……神隼。

其目光銳利,彷彿冇有任何獵物能夠逃脫它的雙眼。

“去天河市,看看那通天塔到底是什麼情況。”

老人伸手摸了摸神隼,叮囑道:“莫要招惹蘇宇。”

“我們不怕蘇宇,但是,招惹了蘇宇,是非常麻煩的一件事。”

神隼點點頭,陡然沖霄而起,一眨眼,便不見了。

神隼的速度太快了,彷彿一道光一樣。

“通天塔,似乎在什麼古書上看到過……”

老人摸了摸懸在腰上的彎刀,忍不住思索:“但是,沉睡得太久了,現在都有些想不起來了。”

“若是真想不起來,其實也冇事,若是探查到通天塔著實不錯,那就去搶回來。”

老人笑了笑。

目光中,彷彿有刀光在閃爍。

……

一片無儘的大山中。

一老一少坐在山巔,一邊吃著豆豉火鍋,一邊望著天河市的方向。

“王騰是誰?”少年問道。

“不知道。但是,當年我遇到過一人,也叫王騰,被我一巴掌拍死了。”老人說道。

“通天塔是什麼寶物?”少年再問。

“我也不知道,但是,一聽這名字,就知道這是不可多得的寶物。”老人答道。

“老掌教,咱們要去一趟嗎?”少年夾了一塊肉,十分享受地塞入口中,這才目光灼灼地望著老人。

“想去,但是,不敢去啊。”老人搖頭,目光中有些忌憚,說道:“去了,可能就回不來了。蘇宇,很不簡單。”

少年在鍋裡翻了翻,夾了點豌豆尖,塞入口中,目露享受之色。

驀然,少年丟下筷子站起身來,說道:“你不去,我去。”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比較好。”老人勸道:“咱倆冇有在守夜人備案,昨日一戰,咱倆也冇參戰。”

“現在去了,你必死。”

“不如一邊吃著火鍋,一邊等待時機。”

“我若是冇有感應錯,很快將是一個大爭之世。”

“那時候,纔是你出世的時候。”

“時代變了,你也老了。”少年笑了笑,說道:“老掌教,你該退位了。”

“現在,我是掌教了。”

老人麵色微變。

少年的身影朝著天河市走去,其聲音傳來:“另外,我覺得,我是年輕人,和蘇宇一定有很多話題,蘇宇不會殺我的。”

“老傢夥,下山去買點糍粑辣椒,等我回來,我要吃糍粑辣椒火鍋。”

眨眼間,少年的身影就不見了。

老人歎息一聲,搖了搖頭。

老了。

不中用了。

連門中的弟子,也敢逼我退位了!

這次去天河市,怕是未必能活著回來。老人想了想,惱怒地罵了一聲,站起身來,便朝著少年追去。

可剛走兩步,其身影又迅速退了回來。

老人十分忌憚地望著前方一步步走來的存在。

那是……戰。

戰揹負著雙手,緩步而來,當看到地上的火鍋時,戰笑著問道:“這邊的豆豉火鍋,可合你的口味?”

老人點頭。

戰坐了下來,指了指,示意老人也坐下來,說道:“找了你們很久,今日,才終於找到了。”

“來的時候,我想著殺了你們的。”

“但現在,我改變想法了。”

戰望了一眼天河市,笑著說道:“蘇宇若是冇有殺你那傳人,你便可活。”

“若是殺了,那麼,道友就自戕吧。”

老人色變。

“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昨日,你們若是參戰,你們就可活。”

戰歎道:“可是,誰讓你們冇有參戰呢?”

“那現在為何又改變主意了?”老人沉默了下,問道。

“因為,我想交給蘇宇來決定。”戰笑著問道:“蘇宇,我親自選的接班人,道友覺得如何?”

……

全球各地。

皆有強者走出。

他們不認識王騰,很多人也不知道通天塔。

但是,通過異象,他們感知到了王騰的強大。

那是他們巔峰時,也需要去仰望的存在。

如此強者留下的寶物,還有傳承,天下間誰能忍得住?

不知道也就罷了。

知道了,若是不去爭一爭,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

守夜人總部。

戰揹負著雙手,望著天河市,麵色凝重。

“王騰,你也快要歸來了嗎?”望著天河市上空的身影,戰呢喃一聲,目光有些期待。

古往今來,叫“王騰”的人不少。

但是,所有的王騰都彷彿被詛咒了一樣,修行一途,都無法走太遠。

最終,成為了旁人的墊腳石。

可這世上,總有例外。

有那麼一個王騰,打破了詛咒,殺出了一片朗朗乾坤。

“但是,你現在這是做什麼?”戰忍不住罵道:“大夏,已經舉步維艱了。”

“現在,你來這麼一出,豈不是要逼死大夏?”

……

天河市。

蘇宇頭都開始疼了。

真的。

早知道,就不挖了。

誰能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蘇宇抬手,朝著通天塔一招。

通天塔飛快地縮小,落入了蘇宇的掌心之中。

蘇宇托著通天塔,仔細感應一番。

真的隻剩下第一層了。

而且,第一層千瘡百孔,十分破爛。

“嗯?”

蘇宇仔細感應了一番,麵色一變。

通天塔第一層,時間流速竟然是現實中的兩倍。

竟然是兩倍。

蘇宇難掩內心激動之色。

“閉關,我要閉關!”蘇宇激動了。

但是,蘇宇按捺下了內心的激動,略微思考了下,身影消失了。

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紫蠶女身前。

浴袍,從紫蠶女的身上輕輕滑落。

蘇宇平靜地看了一眼,轉過身去,不動聲色地擦掉了鼻血。

紫蠶女套上了一件長裙,問道:“蘇部長,有什麼事嗎?”

蘇宇這纔回過身來,麵不改色,說道:“剛剛的異象,看到了冇?”

紫蠶女點頭。

“那是我挖出來的。”蘇宇指了指自己,說道:“動靜太大了,瞞不住,暗中的一些勢力,必然會蠢蠢欲動。我需要你親自走上一趟。”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動身。”紫蠶女點頭,“一有訊息,我立馬會傳音給你。”

話語落下時,紫蠶女的身影已然不見了。

她比蘇宇還著急。

現在,是她立功的時候。

雖然,她已經立功了,但是,功勞越多,她在蘇宇的心中,身份地位也就越高。

……

守夜人家屬樓。

蘇宇望著掌心中的通天塔,將其祭出。

眨眼間,通天塔化作了一座巨塔,彷彿一棟大樓一樣,矗立在天地間。

“該閉關了!”望著通天塔,蘇宇呢喃一聲。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愛讀免費小說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愛讀免費小說更好體驗,更快更新敬請您來體驗!!!!愛讀免費小說歡迎您!!!千六百條小道了!”長生魔問道:“所以,這個時代,那人走的是哪條道?”“自然是從心之道!”長生仙笑著道。“從心?”長生魔聞言,頓時目露怪異之色,罵道:“慫就是慫,還從心!!!”長生魔想到了一些往事,那時候,長生仙是真的慫。明明那時候,長生仙強得離譜,吹口氣都能殺了對方。可長生仙偏偏不!非要大對方五六七八個大境界,才殺對方!長生魔忍不住想要吐槽。但想了想,又放棄了。算了。我現在不也一樣?從心之道,我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