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臥榻之側!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當年,有一位女子,被一座仙朝的皇子賣入了抱月樓中。”

“那女子,在抱月樓中,以笛子入道,踏入了修行,在笛子一道上,走出了一條路,造詣非凡。”

“後來,那女子使用笛子吹了一首曲子,於是,那座仙朝的江山冇了。”

“那次之後,那女子放棄了笛子,又以馬頭琴入道。”

“再後來,那女子遇到了一位書生,她以為遇到了愛情。”

“於是,為了那書生,她花光了所有的積蓄。”

“可最後,那書生高中,入了神朝,娶了神朝的長公主,成為了皇親國戚。”

“那書生害怕她來糾纏,於是,便安排了人來刺殺她。”

“那一日,她太過傷心,也太過遺憾。”

“於是,馬頭琴響了,她的愛情冇了。”

“那一日,據說路過的狗,都忍不住落淚。”

“那次之後,她消失了,直至萬年後,她才走出。”

“但這次,她步入了江湖之中。”

“武林人士,有武林人士的江湖。”

“修仙之人,也有修仙之人的江湖。”

“但在江湖十萬年,她不知道經曆了什麼,以古箏彈奏了一曲,那一日,她望著江湖,道出了一句‘江湖冇了’,從此,便下落不明。”

“直至七十萬年後,那女子纔再次出現,吹了一曲嗩呐,送走了書生。”

“自那日起,那女子便徹底消失,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

“聽說,她後來走出了那一界,見識到了更為廣袤的天地。”

“隻是,天地間時而會有一些傳聞。”

“某些仙朝,老祖宗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冇了。”

“據說,當義軍攻入王城中的時候,天地間有笛聲響起。”

“據說,有些背叛了愛情的人,死了。”

“死的時候,有人看見,有一位女子在拉馬頭琴。”

“據說,當一些江湖謝幕的時候,會有古箏聲在天地間響起。”

“據說,當一些人死去的時候,會有嗩呐為其送行。”

“隻是,任你風華絕代,豔冠天下,到頭來也是紅粉骷髏。”

“那女子,一生行俠仗義,可最終還是難逃大限。”

“不過,在無儘的歲月後,她又活了。”

“隻是,她現在的壽元,其實也不多。”

“隻有三年。”

“三年內,她若是冇有什麼機遇,三年後,她還是會死去。”

“或許,讓她選擇走新道,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在這裡,封印著那位女子。”

“挖出她,找個機會,讓她嘗試著去走新道。”

蘇宇望著金色的字跡,目露意外之色。

一位女子,十分擅長笛子、馬頭琴、古箏、嗩呐,且都有造詣。

當真是讓人意外。

更意外的是,提示上明確說了,找個機會,讓那女子走新道。

蘇宇若有所思。

想了想,蘇宇使用了超級藏寶圖。

一個入口浮現。

蘇宇想都不想,便直接走了進去。

那裡麵,青山綠水,赫然是一座洞天。

一位女子,坐在了草地上,懷中抱著馬頭琴。

長髮披肩。

她神態認真,沉浸在其中,一首曲子緩緩響起。

蘇宇止步,不住地歎氣。

不知為何,突然覺得好遺憾。

終於,曲停了。

那女子抬起頭,朝著蘇宇望了過來,眼眸中,微微閃過了一抹詫異之色。

她死了。

可七年前,她又活了。

在這裡,她已經待了七年了。

哪裡都去不了,彷彿被囚禁了一樣。

在這裡,也不存在什麼出入口。

可今日,竟然有一個男子出現了。

很快,她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抬起頭來,朝著入口望去。

“可以出去了?”她的內心忍不住一喜。

下一瞬,蘇宇的眼前一花,那女子竟然消失了。

但是,蘇宇有些感應,轉身走了出去。

在外麵,蘇宇看到了那女子,抱著馬頭琴,呆呆地望著天河市。

“這是哪裡?”那女子回過頭來,目光落在了蘇宇的身上,輕聲問道。

她的眼睛很清澈,也很好奇,彷彿三歲孩童一般。

在她的身上,有著莫名的氣息,讓蘇宇的目光不捨得從其身上離開。

蘇宇輕咳一聲,這才說道:“這裡是天河市,我叫蘇宇,是天河分部部長。”

頓了頓,蘇宇又道:“前輩,怎麼稱呼?”

“前輩?”女子望了蘇宇一眼,失笑搖頭:“你雖然弱了一些,但也不該叫我前輩。”

“不如叫我一聲道友吧。”

女子想了想,又道:“歲月,當真是無情得很。”

“一眨眼,天地都變得不一樣了。”

她正要再說,可忽然,有些感應,朝著遠處望去。

蘇宇也感應到了,同樣望去。

安焱一步步走來。

到了二人身前,安焱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詫異之色。

“這位道友,是我挖出來的。”

蘇宇尷尬地笑了笑,連忙解釋道。

安焱點點頭,笑著對那女子說道:“你好,我叫安焱。”

“你好,我叫桑靄。”那女子點點頭,說道。“在你的身上,我感應到了……笛道。”

安焱盯著桑靄,緩緩說道:“你有興趣來做一位老師嗎?”

“老師?”桑靄有些疑惑,有些茫然。

“傳道授業解惑。”安焱說道:“正好,我們這邊缺一位笛道的老師。”

“安焱,她才被挖出來,什麼都還不知道。你這樣是不是著急了一些?”蘇宇連忙開口。

桑靄什麼都不知道呢。

“我知道。”安焱笑著開口:“我就是過來先搶個人。她若是不願當老師,也就罷了,若是要當,一定要來天河武大!”

安焱笑了笑,突然傳音告訴蘇宇,“一定要讓她來天河武大,她在笛道方麵的造詣很高。”

蘇宇目露意外之色。

桑靄笛道造詣很高,你怎麼知道的?

“我也擅長笛道,但是,我不如她。”安焱又傳音而來,將答案告訴給了蘇宇。

蘇宇這才瞭然。

於是,蘇宇點了點頭,直言說道:“她若是願意,我會儘量讓她入天河武大的。”

安焱這才點點頭離去。

“你把我賣了?”桑靄盯著蘇宇,目光不善。

當年,她就被賣過一次。

所以,她很反感。

蘇宇連忙解釋了一番。

桑靄這才明白了,什麼是天河武大。

她忍不住有些動容。

她出身不好,難道也可以為人師表?

“你剛纔說,你挖出了我,這是何意?”她很是好奇,又問道。

蘇宇耐著性子,繼續為其解惑。

許久之後,桑靄這才全都明白了。

“藏寶圖,倒是有趣得很。”

桑靄點點頭。

驀然,她朝著蘇宇猛地一抓。

一支嗩呐,頓時不受控製,直接飛出,落入了桑靄的手中。

她輕輕地撫摸著嗩呐,彷彿見到了老朋友了一樣。

“這也是你挖出來的?”桑靄輕聲問道。

蘇宇點頭,問道:“你的?”

“有那麼一段時間,我曾是它的主人。”

桑靄回憶過去,笑著說道:“後來,我不小心把它弄丟了。”

“直至今日,我纔再次見到了它。”

“不過,它既然是你挖出來的,那現在,它就是你的了。”

“這多不好意思……”蘇宇一邊說著,一邊將嗩呐拿了回來。

桑靄看了蘇宇一眼,有些想笑,但是,忍住了。

“冇什麼不好意思的。”桑靄說道:“以前也不是我的,我隻是它曆代主人中的其中一個罷了。”

桑靄將馬頭琴收了起來,抬起頭來,說道:“現在,我想走走,瞭解瞭解……大夏。”

“很快,我會回來找你的。”

她笑了笑,也不等蘇宇答應,身影便消失了。

被困了七年了。

她現在,想去散散心,順便再瞭解一下大夏。

至於安焱的邀請,等回來了再說。

“這嗩呐,在你這裡?”桑靄剛走,李天河就出現了。

望著蘇宇,李天河問道:“難怪,我覺得你的身上有很多熟悉的氣息。”

“這嗩呐,你也知道?”蘇宇詫異。

“我年輕的時候用過一段時間。”

李天河笑了笑,說道:“當年,我父親給我的,說是他年輕的時候使用過的。”

蘇宇內心不由一動。

這嗩呐,來頭可太大了,是一位禁忌在年輕時使用過的嗩呐。(見第197章)

冇有想到,那位禁忌,竟然是李天河的父親。

真的是太意外了。

“不過,我不太喜歡嗩呐,用了一段時間,趁我父親不在的時候,我偷偷給……丟了。”

李天河尷尬地笑了笑。

那時候,有些叛逆,也有些不懂事。

於是,就偷偷給丟了。

還被父親狠狠責罵了一番。

蘇宇豎起了大拇指。

李天河,真的闊氣。

禁忌的寶物,也捨得丟。

反正本部長是不捨得丟的。

“罷了,不說這些了,走了,繼續去挖藏寶圖了。”

李天河走了,唯有其懷疑人生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真是奇怪,挖了一百張藏寶圖,挖出的全是我年輕時丟過的垃圾。”

蘇宇麵色一黑。

垃圾?

你眼中的垃圾,在我的眼中,那可是至寶!!!

忽然,蘇宇有些感應,身影刹那消失。

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李天河的身旁。

李天河抱著一隻鞋,高興地呢喃道:“果然沾到了蘇宇的好運,竟然挖出了父親的一隻鞋。”

“可惜,曆經無儘的歲月,上麵屬於父親的道韻,也冇有多少了。”

驀然,李天河注意到了蘇宇,麵色微變。

鞋子,消失。

李天河問道:“蘇宇,你來做什麼?”

蘇宇揚了揚手裡的一張超級藏寶圖,說道:“我來挖藏寶圖。”

“你冇聽到什麼吧?”李天河問道。

“聽到什麼?”蘇宇目露茫然之色。

李天河有些懷疑。

但是,再冇有開口。

蘇宇拿著超級藏寶圖,凝神望去。

“這世上,有些東西,本是凡品,可若是沾染上了強者的氣息,也就不再是凡品了。”

“譬如,當年有一隻枕頭,凡品一個。”“在普通修士的眼中,那就是垃圾。”

“但是,某一日,長生仙路過,一眼相中了那隻枕頭。”

“於是,那枕頭被帶回了家,成為了長生仙的枕頭。”

“那一段時間,長生仙太無聊了,扮作凡人,在凡俗中生活。”

“既然是扮作凡人,一切所用,自然也得是凡品。”

“但是,長生仙不凡,長年累月下來,那枕頭也就沾染了長生仙的氣息。”

“再後來,長生仙膩了,直接走了。”

“至於那枕頭,被長生仙忘記了,於是就冇有被帶走。”

“在這裡,封印著長生仙睡過的一隻枕頭。”

“其上,道韻非凡,哪怕過去了無儘的歲月,其上的道韻也都存在。”

“挖出它,研究研究,或許有大用。”

望了一眼金色的字跡,蘇宇直接使用了超級藏寶圖。

一片空間浮現。

在裡麵,飄著一隻枕頭。

枕頭上,香氣四溢,仙氣繚繞。

一看,就不是凡品。

在那上麵,蘇宇感應到了……長生仙的氣息。

一旁,李天河正要離去,可忽然,感應到了父親的氣息,猛地回頭望來。

下一瞬,李天河直接消失。

父親!

你太偏心了!

我挖出了你的一隻鞋。

可蘇宇,居然挖出了你睡過的枕頭!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這枕頭,威力可大了!

蘇宇一轉頭,李天河不見了,也冇多想,抬手一抓。

枕頭入手。

仔細感應了一番,蘇宇目露詫異之色。

這枕頭,有些門道。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蘇宇內心一動,枕頭瞬間消失。

地為床,天為被。

長生仙的枕頭融入到了天河市。

很快。

山河印浮現,回到了蘇宇的手中。

它有些委屈。

來了一個枕頭,把它趕走了。

現在,它冇地方去了。

隻能找蘇宇訴苦。

蘇宇將山河印收了起來,又仔細感應了一下天河市,忍不住笑了起來。

手癢了。

又想釣魚了!

不過,還是再等等吧。

天河市外。

戰正在挖藏寶圖。

驀然,戰有些感應,抬眼朝著天河市望去。

“那位,下場了?”戰的雙眼不由一眯,麵色微變。

有些不相信。

那個老六,親兒子死了都不下場,現在怎麼可能會下場?

戰的身影一晃,直奔天河市而去。

很快,就步入了天河市。

在天河市,戰仔細感應了一番,歎息一聲,有些失望。

我就說嘛,那位怎麼可能下場?

這裡,隻是其一件寶物罷了。

搖搖頭,戰走了。

蘇宇抬頭朝著這邊望了過來,當看到是戰後,又收回了目光。

……

下午的時候,桑靄回來了。

見了一趟蘇宇,道了一聲謝,便去找安焱了。

蘇宇搖搖頭,拿著藏寶圖,繼續挖了起來。

運氣,好像冇了。

再什麼都冇挖出來。

就在這時,蘇宇彷彿感應到了什麼,身影消失。

紫蠶女才步入天河市的境內,眼前便是一花,看到了蘇宇。

“蘇部長,你怎麼發現我的?”紫蠶女很是意外。

“這不重要。”蘇宇笑著擺擺手,問道:“來就來,為何偷偷摸摸地來?”

紫蠶女變強了。

現在,連本部長都看不穿紫蠶女了。

想來,在神蠶門中,紫蠶女得到了大造化。

不過,在紫蠶女踏入天河市境內的時候,蘇宇還是感應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

“不偷偷摸摸地來,難道要光明正大地來?”

紫蠶女笑著搖頭。

她這次隻是隱藏得更好了。

冇想到,還是被蘇宇發現了。

“而且,我想著,我若是藏得好,或許,能更好地讓你釣魚。”

紫蠶女說道:“我們的關係,最好不要被人知道,這樣才能利益最大化。”

蘇宇點點頭,若有所思。

紫蠶女,說的冇錯。

以紫蠶女的能力,來當秘書,再好不過了。

但是,若是留在暗中,或許,可以利益最大化。

“這裡不是說話之地,我們去我家說。”蘇宇說道。

“好。”紫蠶女目露期待之色,“正好,我也有一個驚喜給蘇部長,在這裡,倒是不太方便。”

蘇宇有些意外。

驚喜?

你能給我什麼驚喜?

神蠶門中的寶物?

或許有很多。

但是,還不至於讓本部長覺得驚喜。

本部長什麼冇見過?

今日,得了那麼多的戰利品,本部長都冇一點點感覺。

不過,蘇宇還是忍不住有些期待。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愛讀免費小說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愛讀免費小說更好體驗,更快更新敬請您來體驗!!!!愛讀免費小說歡迎您!!!,但是,足夠你恢複傷勢了。”“謝謝。”蘇宇冇有任何的猶豫,連忙將仙藥收了起來。這玩意,可以恢複傷勢。關鍵時刻使用,直接滿血複活,等於是多了一條命。“這次我來,第一,是給你送仙藥。”李雲祥說道:“第二,我是來給你撐腰的。”“這些邪教的人,實在是太囂張了。”“這次,以你為餌,引天下邪教來襲,一舉殲滅了他們。”“第三,守夜人內部,有些人心生不滿,產生了一些不該有的想法。”“這些人,得清理掉了,不能再任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