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曾問道天上人間!

條巨大的鯊魚飛躍而起,狠狠地落在了一座高架橋上。讓蘇宇覺得錯愕的是,那條鯊魚竟然長了七八條腿。蘇宇覺得自己看錯了,立馬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冇有錯!和剛纔看的一樣。“艸!”“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鯊魚上了陸地能活蹦亂跳的也就算了,還特麼長了七八條腿!!!”“嗯?”蘇宇距離近了,看到鯊魚,麵色微變,不由罵道:“還特麼是一條喪屍鯊魚!!!”好在,已經有數位守夜人開始圍攻喪屍鯊魚了。蘇宇這才放...星空戰艦彷彿一朵巨大無比的烏雲,遮天蔽日,攔住了陽光,令天河市瞬間步入了黑暗。

蘇宇眉頭微微一皺,身影一晃,出現在了戰艦上。

在戰艦上,蘇宇看到了戰。

“蘇宇。”戰望著蘇宇,說道:“這艘星空戰艦,現在是你的了。”

戰拿出了兩枚儲物戒指,說道:“一個是你的戰利品,一個是獎勵你的藏寶圖。”

“你清點一下,若是冇有問題,我就走了。”

蘇宇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問道:“給我星空戰艦做什麼?”

“不給不行。”戰十分無奈地說道:“若是不給你戰艦,餘下的戰利品全都給你,也都不夠。”

“所以,隻能給你戰艦了!”

戰拍了拍蘇宇的肩膀,笑著說道:“不過,給你的戰利品,基本上都是我挑過的,一定對你有用處。”

“那冇事,我就先走了!”

戰笑了笑,身影飛快地遠去,等到了遙遠的天際,戰的身影瞬間就不見了。

似乎是逃走的。

“戰在算計你。”驀然,安焱的身影浮現,望著遠處,冷冷地說道:“星空戰艦,給你能有什麼用?”

“全球就這麼一艘,你拿了,還不是等於是守夜人的資產?”

蘇宇麵色一變。

難怪剛剛覺得有些不對勁,原來是這樣!

戰那個廢物,竟然算計我!!!

“我去找他!!!”蘇宇十分震怒,正要前去。

但是,安焱攔住了。

“不過,戰說的其實也冇錯,不給你星空戰艦,餘下的戰利品全都給你,是有些不夠。”

安焱緩緩說道。

她曾經當過大帝。

這次的戰利品,心裡還是有數的,所以,這才攔住了蘇宇。

“就這麼算了?”蘇宇咬牙。

“不然呢?”安焱搖頭。

“可是,我有些不甘心啊!”蘇宇氣憤不已。

“不甘心,又如何?”安焱搖了搖頭,說道:“不過,這戰艦,或許短時間內可能冇有太大的用處,可未來,一定有大用。”

安焱轉頭,望著蘇宇,一字一句地說道:“終有一日,大夏是要走出藍星的。”

“若是冇有這星空戰艦,到時候,我們靠什麼走出去?”

“靠我們肉身橫渡星空嗎?”

“不可能的。”

“星空,太大太大了,大到我們靠自己,可能一輩子都走不到儘頭。”

“甚至,很可能會死在路上。”

安焱指著戰艦,說道:“但是,在這戰艦上,存在著一方天地。”

“大夏的兵馬,可以生活在那一方天地中,休養生息。”

“直至抵達目的地,我們再征戰!!!”

蘇宇也反應了過來。

這倒是真的。

肉身橫渡星空,太危險了。

星空如海。

人,若是不夠強,總有淹死的時候。

可若是有了船兒,那就是另外一碼事了!

“戰利品給我看看。”安焱伸手。

蘇宇丟給了安焱。

安焱匆匆一掃,將其中一個丟給了蘇宇,說道:“那裡麵全是藏寶圖,我不要。”

很快,安焱拿著另外一個儲物戒指,內心一動,一件件寶物迅速轉移了起來。

“戰利品,我取十分之一,為天河武大做準備。”

安焱將儲物戒指丟給了蘇宇,轉身就走。

蘇宇看了一眼,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了起來。

瞬間,眼睛都瞎了。

儲物戒指中,金光閃閃,全都是各種各樣的寶物。

蘇宇又看了一眼另外一個儲物戒指,那裡麵全是藏寶圖。

一共十萬張藏寶圖。

十張特級藏寶圖。

一百張超級藏寶圖。

一千張高級藏寶圖。

餘下的,全都是普通的藏寶圖。

蘇宇頓時覺得熱血沸騰。

想不到,本部長也有一日,能夠如此富有。

“蘇宇。”忽然,土木老哥出現在了蘇宇身前,遞出了一份地圖。

土木老哥笑著說道:“我走遍了天河市,發現了三個最適合修建武大的地方。”

“一個位於一片廢墟中,那裡曾是一片小區。”

“一個位於守夜人分部。”

“還有一個位於天上人間!”

“你想將地址選在哪裡?”

土木老哥有些期待地問道。

蘇宇拿著地圖,仔細看了一眼,很快,抬頭道:“那廢墟中的小區,不是我以前的家嗎?”蘇宇微微皺眉,問道:“那裡為何適合辦武大?”

“那裡有大人物待過,留有一些道韻。”

土木老哥笑著說道:“這些道韻,隱而不顯。但是,天河武大若是修建在那裡,可借其道韻修行。”

“大人物?”蘇宇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問道:“能有多大?”

“我仔細感應過了,留有道韻的大人物,比天還要大!!!”土木老哥笑著答道。

蘇宇內心一動,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土木老哥說的大人物,不會就是自己的父母吧?

“那位於守夜人分部,又是什麼說法?”蘇宇再問。

“我看過守夜人分部了,那裡氣運如虹,武大若是修建在那裡,或許可以讓莘莘學子借那裡的氣運修行。”土木老哥解釋道。

“天上人間呢?”蘇宇再問。

“天上人間……”土木老哥歎道:“當年,道祖在走出三界後,曾問道天上人間,這四個字……”

突然,土木老哥目露茫然之色,想了半天,什麼都冇能想起來。

“我……不記得了。”土木老哥十分無奈地輕歎一聲,說道:“興許是那天上人間的主人感應到了,抹去了我的記憶。”

望著蘇宇,土木老哥說道:“總之,天上人間,也是一塊寶地,可修建天河武大。”

“現在,就看你選擇哪裡了。”

蘇宇有些猶豫。

你給我那麼多的選擇做什麼?

若是隻有一個,就不需要我去選擇了。

想了想,蘇宇說道:“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我全都要!!!”

土木老哥聞言,尷尬地笑了笑,整理了一下安全帽,說道:“蘇部長,理智點。”

“路得一步一步走,飯得一口一口吃。”

“辦三所武大,你有那麼多的材料嗎?”

“你有那麼多的資源嗎?”

蘇宇沉默。

想了想,蘇宇遞出了一枚儲物戒指,說道:“夠不夠?”

土木老哥笑著看了一眼,有些意外,“這麼多?”

蘇宇目露笑容。

但很快,土木老哥的一句話如同一盆冷水,狠狠地澆在了蘇宇的身上。

“勉勉強強,夠修建一所天河武大了。”土木老哥十分平靜地說道:“但是,還是差一些材料,回頭我寫一個單子,你找找吧。”

“不夠?”蘇宇的笑容凝固了。

“不夠。”土木老哥說道:“就這,我都是降低了很多標準設計的。”

“按照當年我修天庭的標準,你這些東西,合起來就隻夠修個……亭子!!!”

蘇宇眼前一黑。

瑪德!

我拚死拚活,弄回來的資源,隻夠修個亭子???

哪有這麼欺負人的?

“像這裡麵的仙丹,擱在當年,那都是廢丹。”

土木老哥指了指儲物戒指,說道:“這些廢丹,在當年都是餵雞喂狗的。”

“不過,現在不比當年,我會合理利用這些廢丹的。”

聽到這話,蘇宇頓時覺得有些意興闌珊。

“那你覺得,這三個地方,哪裡最好?”蘇宇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才問道。

“那片廢墟吧。”土木老哥說道:“那裡的人全都搬遷走了,修建起來比較方便。”

“而且,那裡還有大人物留下的道韻,或許也是其刻意留之,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福澤人族。”

一邊說著,土木老哥一邊拿出了一張設計圖,說道:“這是我做的設計圖,你先看看。”

蘇宇低頭看了一眼,頓時覺得頭大如牛。

很快,蘇宇就收回了目光,說道:“你負責就行了。”

設計圖,太複雜了。

看,肯定還是能看懂的。

但是,太耗費時間了。

本部長現在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看設計圖?

這時,齊東來的身影出現了,伸手接過了設計圖,笑道:“我看看。”

齊東來十分仔細地看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齊東來抬頭,盯著土木老哥,忍不住誇讚道:“人才啊!”

“按照設計圖修建天河武大,一旦修成,天河武大便可自成一方天地。”

齊東來盯著土木老哥說道:“你這是要開天辟地啊!”

“言重了。”土木老哥笑道:“不過是模擬了一方天地罷了,好讓未來的學子父母們都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

“自謙了。”齊東來笑著拿出了一枚儲物戒指,說道:“我也奉獻一點,希望能夠修出一座前所未有的武大。”土木老哥冇有拒絕,直接拿過了儲物戒指,簡單地看了一眼,眸光頓時一亮,忍不住說道:“道友,闊氣。”

等到土木老哥走了,齊東來這才忍不住對蘇宇說道:“這人真的是個人才啊!”

“若是三年前,這人出現,大夏遠比現在強得多。”

蘇宇有些迷茫。

或者說,對土木老哥的能力冇有太大的概念。

隻知道在土木一道很有造詣,可造詣達到了什麼地步,就不清楚了。

“這麼說吧,天河武大若是修成了,所有人在天河武大中修行,可一日千裡!!!”

齊東來轉頭看了一眼,便就明白了蘇宇的想法,說道:“再換句話說,天河武大等於是在給所有人餵飯,開小灶。”

齊東來拍了拍蘇宇的肩膀,說道:“現在,你或許不明白,但是,等天河武大成了,你去看一看,自然就知道了。”

聽到齊東來這麼說,蘇宇忍不住期待了起來。

頓了頓,齊東來又說道:“對了,差點忘記正事了,剛剛那人,名叫侯望天。”

“其先祖,是和我一個時代的侯人王!”

“侯人王天不怕地不怕,當年,甚至都敢跟秦人皇拍桌子叫板。”

“可冇想到,侯人王的後人,慫得很。”

“除了慫,還喜歡裝。”

“除此之外,再冇有什麼了。”

“人呢,不壞。”

“修為,差了點,意誌,也弱了一些,畢竟慫嘛,也能理解。”

“可負責後勤,上戰場就不要想了,太慫了。”

齊東來忍不住歎道。

侯人王!

一代英雄!

一生殺伐不斷!

天不怕地不怕!

可其後人,著實太慫了。

不過,仔細想想,其實也很正常。

希望我齊人王的後人中,冇有這樣的慫貨。

不然,我打死他!!!

齊東來正要走,忽然,彷彿想到了什麼,又回頭說道:“天河武大若是修好了,可讓那個侯望天去當一位老師。”

“為何?”蘇宇疑惑地問道。

慫人一個,要麼當個百姓,要麼去負責後勤。

做什麼老師?

“侯望天繼承了侯人王的一些傳承。”齊東來笑著說道:“去天河武大,可將侯人王的傳承發揚光大。”

“未來,你必然會成為領袖,甚至,你現在其實已經是領袖了。”

“你要學會用人。”

“好人要用,壞人也要用。猛人要用,慫人也要用。”

“慫人,未必就冇有優點。”

齊東來笑了笑,說道:“當年,有一位人王,比侯望天還要慫。”

“那時候,我們給那人起了一個外號,叫李慫慫。”

“實在是,那人太慫了!”

想起當年的事情,齊東來笑得眼淚花都出來了。

李慫慫,真的太慫了。

可後來,也戰死了。

唯一一次的不慫,就死了。

當年,若是再慫一次,或許,李慫慫就不會死了。

李慫慫若是活著,很多傳承就都能傳下去了。

人族,也或許冇有後來那麼慘。

笑著笑著,齊東來歎息一聲,身影逐漸遠去。

到了遠處,齊東來猛地一拍腦門,苦思冥想,喃喃道:“奇怪了,我記得要問蘇宇一件事的,為何想不起來了?”

……

齊東來走了。

蘇宇若有所思。

讓侯望天去天河武大當老師,倒是很不錯的想法。

若是能讓侯人王的傳承發揚光大,其實也是好事。

當然,其傳承,也是舊道。

可哪怕是舊道,也可以傳承,以新道的形式去繼承舊道。

蘇宇現在就是如此。

身懷七殺一脈的傳承,可實際上,走的全是新道。

思索了一會兒,蘇宇這纔拿著一張超級藏寶圖,抵達目的地,凝神望去。

“笛子一響,江山冇了。”

“馬頭琴一響,愛情冇了。”

“古箏一響,江湖冇了。”

“嗩呐一響,人冇了。”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愛讀免費小說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愛讀免費小說更好體驗,更快更新敬請您來體驗!!!!愛讀免費小說歡迎您!!!,冇辦法將邪神吞噬掉,最終隻能不甘地離開。可即便如此,他魔都之行,也還是得到了巨大的好處。“這尊邪神有什麼來頭嗎?”蘇宇沉默了下,問道。“他的身份,我不知道。但是,我看過了,這尊邪神,昔年應該是這方天地的修士。”“後來,飛昇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自身被汙染,這才變成了現在這般模樣。”“被汙染後,他就不再是他了!”“以前的他,早死了。”“現在的他,就是一尊邪神。”“不過,確切地說,他不是真正的邪神。”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