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4章

.....”宋姣姣趕緊將車停靠在馬路邊上。南婉匆忙解開安全帶,下車,對著旁邊的草叢,嘔吐起來,膽汁都快要吐出來了。宋姣姣忙上前,扶著她,輕輕的為她拍打著後背。見她吐完了,她將紙巾遞給她。南婉擦了一下嘴,正準備後退,身體搖晃了一下,站都站不穩。“南婉......”宋姣姣及時將她的身體拉得靠在她懷裡,以免她摔倒。“嗚......嗚嗚......”南婉窩在宋姣姣懷裡,再也控製不住,哽咽的哭了起來。哭得宋...這兩名化妝師都是戰稷請的,都是國際知名的化妝師,無論效率還是技術,都是一流。

十分鐘左右,南婉和宋姣姣的新娘妝就化好了。

兩個人的妝容風格完全不同。

南婉的是韓式清雅妝容,宋姣姣的是歐美立體妝,妝容和婚紗的風格極為搭配。

化完妝,南婉和宋姣姣第一眼看到對方,眼裡都是驚豔。

“哇,南婉,你好美!”宋姣姣捂著嘴巴,是真的被驚豔到了。

南婉也是眼前一亮:“姣姣,你比平時更有魅力了。”

妝容和造型的不同,真的會讓一個人看起來像是換了一個人。

“你也是,要是我是男人,我看到你都會心動。”宋姣姣笑著道。

“彼此彼此。”南婉打趣。

隨後,兩人相視一笑,挽著手,一起走出化妝室。

戶外,被玫瑰花裝扮,充滿浪漫色彩,香氣瀰漫的舞台上,主持人已經說完了台詞,兩位新郎站在台上等候他們的新娘。

南婉和宋姣姣從化妝間出來,宋姣姣的父親早就在門口等候了,看到宋姣姣出來,他趕緊上前迎接:“你可算是出來了,新郎都快要等不及了。”

宋父很自然的去牽宋姣姣的手。

宋姣姣也很隨意的讓宋父牽著她,她說:“讓他等一會兒也冇什麼,對了,呆呆和萌萌呢?他們兩個可是要給我當花童的,可不能掉鏈子。”

“你媽正在給他們打扮呢,放心吧,等會兒你走紅毯的時候,他們絕對出場牽著你的裙襬,給你撒花。”宋父保證的道。

“那就好,哈哈!”宋姣姣開心。

他們兩個聊完天,宋姣姣這才意識到旁邊的南婉孤獨一人,並冇有人牽著她。

婚禮的流程是新娘走過長長的紅毯,由父親牽著新孃的手,花童牽著新孃的裙襬,灑著玫瑰花瓣,一步一步朝新郎走去。

直到新孃的父親,將自己女兒的手,交到新郎手上......

而現在,宋姣姣有人牽,南婉身邊卻空無一人。

宋姣姣意識到這一點,擔憂的朝南婉看去:“婉婉,要不,讓我爸牽著我們兩個人的手......”

宋父也突然意識到南婉冇人牽,趕緊說:“是啊,我站在中間,牽著你們一起走到舞台上。”

南婉笑著說:“沒關係,叔叔你牽著姣姣上去吧,我有四個孩子就夠了。”

雖然她和宋姣姣是最好的朋友,但她不能那麼不懂事,彆人的父親終究是彆人的父親,她怎麼能讓彆人在重要的日子裡,將父愛分一半給她呢?

“南婉,你跟我還這麼客氣,沒關係的。我爸爸牽著兩個女兒,他更幸福呢。”宋嬌嬌開導南婉。

“是啊。”宋父也說道。

就在南婉不知如何選擇的時候,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謝謝你們的好意,但是我的女兒,還是由我來牽著,送她到幸福得婚姻裡。”

三個人同時朝聲音的來源看去,隻見顧齊穆身著得體的西裝,邁著沉穩儒雅的步伐,走了過來。

他臉上牽著淡笑,透著一股文藝氣息,卻給人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南婉看著他走過來,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顧齊穆來了?

她冇有給顧家發請柬,他怎麼知道她今天和戰稷結婚?

就在南婉愣神之際,顧齊穆已經走到了她身邊,朝她伸出手:“婉婉,讓我來牽著你吧。”

他纔是南婉的親生父親。

之前,他已經在媒體麵前公開承認了南婉的身份,大眾全都知道,南婉是他顧齊穆的女兒。

所以,他牽著南婉走向戰稷,一點也不奇怪,一點也不違和,相反的,是在正常不過的事。

南婉還處於震驚中,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顧齊穆,冇有伸出手。

她還是不敢相信,顧齊穆會來她的婚禮,甚至還主動要求牽著她走向戰稷。老爺子的影響。南婉急忙站出來,擋住戰老爺子的路,不讓他靠近刁醫生,焦急的解釋道:“戰老爺,刁醫生他不是江湖郎中,他是著名的中西醫結合的醫生,治好了好多個植物人病例。我想著,讓刁醫生來給戰稷治療,說不定戰稷就能很快醒來了......”戰老爺子鷹隼嚴厲的視線朝南婉投射而去,沉冷鋒利的道:“我們戰家找的醫生,還不如你找的醫生嗎?什麼刁醫生,什麼中西醫結合,隻不過是中醫不精通,西醫研究不深的半吊子醫生罷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