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離婚

。給沈逢西打電話,本來也沒抱希,但他不接,這讓心死得更徹底了一些。回到家。沈逢西喝多了。整個人麵無表斜靠在沙發一角,角咬著半快要燃盡的煙,邊上還倚著個孩,兩人好像很親。孩紅著臉去解他的領帶,再到襯衫。沈逢西沒拒絕,臉上表曖昧不清。孟瓊關上門,孩聞聲回頭,看見一愣,慌裏慌張收回了手。“……孟瓊姐。”孟瓊這才認出來,這孩是臺裏新簽下來的一位實習主持,長相清純。當初把簽下來時,還是孟瓊親自把的關,說,覺...“您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孟瓊抖著把手機塞回口袋。

從悉尼回來的飛機遇到了強氣流,幾乎九死一生。

這會兒落地,站在出站口,還是覺得。

給沈逢西打電話,本來也沒抱希,但他不接,這讓心死得更徹底了一些。

回到家。

沈逢西喝多了。

整個人麵無表斜靠在沙發一角,角咬著半快要燃盡的煙,邊上還倚著個孩,兩人好像很親。

孩紅著臉去解他的領帶,再到襯衫。

沈逢西沒拒絕,臉上表曖昧不清。

孟瓊關上門,孩聞聲回頭,看見一愣,慌裏慌張收回了手。

“……孟瓊姐。”

孟瓊這才認出來,這孩是臺裏新簽下來的一位實習主持,長相清純。

當初把簽下來時,還是孟瓊親自把的關,說,覺得這姑娘很像年輕時的自己,有衝勁,也有韌勁。

“你好。”客氣點了下頭。

“今天聚會沈總喝的有點多,我擔心他胃會不舒服,就單獨留下來了。”孩指著邊上那半杯涼的蜂水,低眉順眼解釋,“您不會介意吧?”

低下腦袋,小小一個站著,很乖順。

是沈逢西會喜歡的型別。

就連孟瓊看了都捨不得說什麽重話。

“不介意。”孟瓊淡淡地回,“謝謝你。”

孩怯怯看一眼,發現果真不氣不惱,有點泄氣:“既然您回來,那我就先走了,對了,蜂水您記得讓他喝了。”

等走後,家裏再度安靜下來。

沈逢西似乎喝得沒了勁頭,眼皮半耷著,雙手抱臂,靠在沙發上一會兒吐出口慢吞吞的白霧,也不知是什麽狀態,總之吊著勁,氣較低。

兩人很安靜。

誰都沒有開口。

孟瓊挽起袖口,一言不發從地上撿起了兩人的結婚照相框。

玻璃碎了,附近都是玻璃碴。

相框裏隻剩下張褶皺的紅底登記合照,照片中二人臉都算不上好,甚至相互抵,依稀記得當時拍完這張照之後,沈逢西就自行開車走了,連個再見也沒說。

結婚三年,這是兩人唯一的合照。

不出意外,也會是最後一張。

將那張相框重新擺放在桌上,幾乎是同時,自己被人從後麵抱住。

沈逢西很沉,大半個重量都在上,雙手束在腰間。

孟瓊握著照片的手一下子收,最後一次期待:“為什麽不接電話?”

沈逢西並未察覺出的不尋常,好半晌纔回應,嗓音低低的。

“怎麽?”

平靜的語氣裏忽然多了些起伏:“今天和你打了十幾個電話,為什麽一個都不接?”

沈逢西語氣有一不耐煩:“沒聽到。”

沒聽到。

從悉尼出差回來的前半個月,就將航班和抵達時間發給了他,而現在距離原本的落地時間,已經整整延遲了十個小時。

這趟航班因突遭強氣流,所有乘機人員都差點回不來。

這件事,現在還掛在實時熱搜上,讓無數網友牽腸掛肚。

而沈逢西,的丈夫。

對此,連句關心的話都沒說。

沒有問為什麽纔回來,也沒有問怎麽了。

他隻有一句,電話沒聽到。

心俱疲讓此刻沒力氣和他再多說些什麽,孟瓊垂下眼睫,靜靜“嗯”了一聲。

隨便了。

隨便吧。

良久之後,沈逢西估計是醒酒了不,聲音裏也多了些清明,環顧家裏一圈,低聲問:“人呢?”

他問的是剛剛那個孩。

“走了。”

“你轟的?”

“如果你需要,我幫你把回來。”孟瓊隻是這樣說。

沈逢西鼻息間縈繞著還未揮散的酒味,薄快要住的耳垂:“怎麽這個語氣,吃醋了?”

氣息很近,有些發燙。

下輕蹭著最敏的耳垂,很。

“沒有。”

孟瓊別開了臉。

的躲避似乎讓沈逢西不悅,住的下:“躲什麽?”

不想和他再多說,剛要轉頭離開,男人的手直接扣上了的後腦勺,將翻在沙發上。

沙發陷下去一大片,他的吻也頃刻下來。

來的毫無征兆,作魯,吻得都開始發麻,有些天旋地轉。

他渾夾帶著煙酒氣和征服,孟瓊隻覺自己渾越來越,上的白針織衫被他開,一陣冷意,出膩白的皮,帶著淡淡的沐浴香氣。

周都是燥熱黏膩的空氣,兩人的在一起。

沈逢西埋在耳垂的敏又吻了兩下,手覆在的小腹,啞聲:“可以嗎?”

“我今天很累。”

孟瓊輕閉著眼,十分抵他的:“況且佑佑也要放學了,我已經很久沒見他了,很想他。”

和沈逢西有個兒子,三歲。

小名佑佑。

“那我呢?你想嗎?”

孟瓊沒回話。

得不到回應,沈逢西半晌沒,依舊保持著這個姿勢緩了好一會兒,纔再開口:“現在幾點?”

“五點三十一。”

距離佑佑下早教課,隻剩下不到半個小時。

“知道了。”

沈逢西酒勁消散大半,終於肯放過,慢條斯理去解自己上的襯衫釦子。

邊解邊朝浴室走去,聲音啞著:“等我十分鍾。”

五點三十九分。

沈逢西衝完澡走出來,換了閑適的半高領黑,額間的黑發還滲著水,被他一把捋上去,隻出很銳的廓和棱角。

客廳已經被孟瓊打掃得一塵不染,剩下玄關堆著兩個黑垃圾袋。

“收拾好就走吧。”

孟瓊說完就打頭走在前麵。

沈逢西正準備出門時,視線忽然掃到客廳桌子上好像多了點東西,便隨意問了一:“桌上放的是什麽?”

“離婚協議書。”

語氣很自然,自然得差點讓人沒緩過勁來。

沈逢西停下腳步,轉頭正對上平靜的視線,語氣著,聽不出喜怒:“什麽意思?”

孟瓊沒說話,剛要去推開門,卻被男人一手抵住,擋在麵前。

“說話。”他問,“什麽意思?”

孟瓊低頭看了眼手錶,也沒想和他吵架,隻說:“如果再這麽糾纏下去,我不確定以我的車技,能夠在十五分鍾之趕到早教中心。”

沈逢西盯著的臉片刻,才收回了手。

孟瓊單手拎起那兩個垃圾袋,推開門走出去。

後的男人沉默了半晌,低聲道:“如果我說不離呢?”

孟瓊腳步沒停,寒風將頭發吹得淩,抬頭看向北城這十二月風雪天,手凍得有些僵,視線也有些彌散。

麵無表,聲音很輕。

“我隻要佑佑。”

不貪圖沈家任何的財產,也不想要沈太太這個名號,什麽都不想再希冀。終於肯放過,慢條斯理去解自己上的襯衫釦子。邊解邊朝浴室走去,聲音啞著:“等我十分鍾。”五點三十九分。沈逢西衝完澡走出來,換了閑適的半高領黑,額間的黑發還滲著水,被他一把捋上去,隻出很銳的廓和棱角。客廳已經被孟瓊打掃得一塵不染,剩下玄關堆著兩個黑垃圾袋。“收拾好就走吧。”孟瓊說完就打頭走在前麵。沈逢西正準備出門時,視線忽然掃到客廳桌子上好像多了點東西,便隨意問了一:“桌上放的是什麽?”“離婚協議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