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國家,需要你(大結局)

還是像以前一樣迷得我無法自拔。得知我寒假過後會轉學到城裏,孫靜怡也挺開心,關照我一定要好好學習,讓我以後有空找她去玩。知道我幾門功課都是勉強及格之後,孫靜怡還主動提出幫我補習,幾乎每天下午都會到我家來,也讓我暫時把李嬌嬌拋在了腦後,覺得自己不能再三心二意,應該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孫靜怡的身上。不過感覺上,孫靜怡還是把我當弟弟看待,雖然也會親昵地摸我的頭,甚至不反對我拉她的手,但好像並沒有什麽曖昧的關...沒錯,都是熟悉的女人!

任雨晴、尹紅顏、李嬌嬌、孫靜怡、郝瑩瑩、馮千月、苗雪雁、懷香格格、青龍元帥……甚至還有苗冰駱,我以為我看錯了,使勁揉了揉眼,一點

沒錯,確實就是她們。

大廳地上鋪著厚實的羊毛地毯,她們一群女人很隨意地席地而坐,有的在鬥地主,有的在打麻將,還有的在聊天、喝酒,總之個個都很忙的樣子,把個大廳搞得無比喧囂、熱鬧—讓我想起第一次去左飛家的時候了,而且比那還要熱鬧!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十個女人簡直可怕!

我幾乎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我使勁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的感覺迅速傳來。確定不是做夢以後,又抬頭仔細去看,發現她們依然還在。

我十分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確實就是她們。

她們不是說不來嗎,怎麽又來了

迴想著過去幾天發生的種種事情,這也未免太詭異了一點,難不成是魏老強行綁了她們來的以魏老的能力,當然能做到這點,可是看她們幾個一個個都挺開心的樣子,沒有半點被強迫的樣子啊!

雖然我進來了,可是她們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似乎根本沒看見我,完全沒把我當一迴事。

我戰戰兢兢地走過去,像是行走在刀尖的邊緣,最先來到任雨晴的身邊

“那個……”

“啊”任雨晴抬頭看我,一臉無辜的模樣:“啥事”

“不是說不來嗎,怎麽又來了”

任雨睛正在打麻將,用下巴指了指旁邊的尹紅顏:“問她嘍。”

我又看向旁邊的尹紅顏。

尹紅顏卻羞澀一笑,把臉輕輕轉開,並沒理我。

好吧!

我好像懂了一點什麽。

我又走到另外一邊,低聲詢問懷香格格:“你怎麽也來了呢”

懷香格格杏眼一瞪:“怎麽,不歡迎呀那我明天就走!”

“不是不是……”我趕緊解釋:“你說你放不下夜明!”

我又看看坐在懷香格格旁邊的青龍元帥,在現她們兩個都過來了,夜明誰來管呢?

青龍元帥麵sè冷漠地打著麻將,懷香格格倒是“噗嗤”一笑:“你啊,真傻,陳老都覆滅了,夜明怎麽可能還留著呢”

是這個道理啊!

我一拍大腿。我也太蠢了點,夜明是陳老的勢力,陳老既然都覆滅了,另外四位老人怎麽可能容許夜明繼續存在下去?那就是說,懷香格格和青龍帥元一開始就打算來的,隻是故意在逗我啊?

我剛想問個明白,懷香格格已經把我推開,說去去去,別影響我打麻將!

謔,我可真不招人待見。

我隻好挪到青龍元帥身邊,訕笑著說:“那個,咱兒子呢?”

青龍元帥手裏摸著一隻麽雞,正琢磨著打還是不打,隨口說道:“留到第十七軍啦,他說他喜歡那裏。”

我吃驚地說:“你捨得啊?”

王鬧也就剛滿四歲,這麽小就離開媽媽了麽?

“那有什麽捨不得的?”青龍元帥眼皮一翻:“你能好幾年不見兒子一麵,我為什麽不能?再說,讓鬧鬧在軍營裏磨礪一番,對他也有好處,總比跟著咱們被困到這強!”

有道理,很有道理。

真是讓我啞口無言。

我隻好又走到另外一邊,這裏坐著幾個姑娘正在打牌。

“姐,你倆不是”

我看看孫靜怡,又看看李嬌嬌,到現在都忘不了她倆依偎在一起的模樣,真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詭異的畫麵了。

“傻瓜,逗你玩的。”

孫靜怡抬起手來,捏了捏我的鼻子。

旁邊的李嬌嬌,也“噗嗤嗤”地笑:“你最好對我們兩個好點,否則我們真有可能互相取暖!”

看著兩人笑成一團的樣子,我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一切都是她們演出來的!

那……

我又看向旁邊的馮千月和郝瑩瑩,兩個女生同樣笑得花枝亂顫,馮千月舉著雙手說道:“老實告訴你,其實你爸去帝城前。就把我爸給放走了,我就是故意嚇唬你的,誰讓你那麽多年不來看我一次!”

郝瑩瑩則可憐巴巴地說:“王巍,你可別怪我,這都是千月強迫我這麽幹的”

我趕緊擺手,說不怪、不怪,一切都是我罪有應得!

“這呢。還有這!”一道清脆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一迴頭,是苗雪雁和苗冰駱在叫我,二人是少數民族的,可能和其他人還不太熟悉,所謂另外坐在一起暍酒。我一溜煙跑過去,說二位姑奶奶,有何貴幹啊?

苗雪雁說:“你不問問我們為什麽來了?”

我看了看旁邊笑靨如花、一點都沒有精神病的苗冰駱,有些無奈地說:“不用問啦,你倆也在演戲,氣我好長時間沒有去找你們!”

“哼,算你聰明!”

兩個女孩同樣笑成一團,還讓我端起酒來自罰三杯。

罰,必須得罰。

她們不讓我喝,我也要喝。

隨著烈酒下喉。幾天來的yin霾頓時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興奮、開心和激動。我現在已經十分確定,她們都是願意跟我來的,隻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才狠狠“耍”了我一把,而且耍得十分成功,因為我真的信了,並且為此哭過、傷過、痛苦過!

不過,一個新的問題隨之而來:她們是怎麽知道我要來這,並且提前做好準備的?

以及,又是誰把她們集體送到這裏?

我想起之前魏老和猴子、小閻王他們對我的態度,顯然已經明白了整個過程,不由得搖頭苦笑,這個刺激真是太大了,這個驚喜也真是太大了。

看著大廳裏玩鬧、暄囂的眾女,我的心情真不是一般的好,烈酒入喉、三杯下肚之後,便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我的笑聲瞬間響徹整個大廳……

所有女人麵sè驚恐地朝我看了過來。

“這是怎麽了,瘋了?”

“太可憐了,年紀輕輕的就瘋了”

“這就瘋了?我還沒有整夠他呢!”

眾女你一句我一句。歡快的聲音也彌漫在整個大廳裏。

於是從今天起,我們一群人就在這座島上住了下來,魏老沒有欺騙我們,這裏真的應有盡有,就算沒有也會立刻空運過來,我也真的過上了夢寐以求的幸福生活。

當然,以此為代價的是。我的s級通緝令已經發布全球,整個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走火入魔,失手殺了華夏五老之一的陳老,不知逃到哪裏去了。

國家開出賞金一個億來抓我。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一點是放之四海皆準的道理,所以全世界的殺手、刺客、忍者、雇傭兵紛紛出動,四處尋找我的蹤跡。

別說。還真有些神通廣大的人找到這座島上,還因此引發了一陣不小的風波,還好最後都被我給料理掉了——這些都是後話,這裏就不說了。

總之,雖然有些煩惱,但是大部分時候還是很幸福的。

這裏的風景實在太好,每天都是碧海藍天、美酒沙灘,好到萬毒公子和林婉兒結婚的時候,都跑到我們這座島上來辦,那天來了很多朋友,大家暍了個爛醉如泥。

也就是那天,猴子問我知不知道11號訓練營?

我說不知道。

猴子大概給我講了一下,讓我知道那是一個專門培養國家精英的地方,各行各業有些潛力的人都會被送到那裏,如果能夠成功畢業,就會成為國家級別的棟梁之才。

龍組有很多人,都是從那裏畢業的。

我說什麽意思,難道我也要去11號訓練營深造一下?

猴子說不是,他給我講這個,是想跟我說說千運算元的事情。

他告訴我,其實他們幾個已經認識千運算元很久了——在千運算元還不叫千運算元。隻叫“撫琴的人”的時候,他們就認識了。他說,撫琴的人最早就在11號訓練營裏實習,那個時候他還不是個行走江湖、招搖撞騙的算卦人,而是一個普普通通、沒有什麽天分的實習作家。

他說,撫琴的人曾經寫過一本《誰與爭鋒》,來講述他們幾人所經曆的故事,本想一炮走紅,拿個文學大獎之類的,從此過上人生巔峰的日子,結果丟出去後反響平平,根本沒什麽人看。

沒有辦法,撫琴的人礙於生活所迫,隻好走街竄巷當起了一個老騙子。

華夏風雲榜,其實是他們和撫琴的人共同所作,為的就是讓那些s級的通緝犯們相互爭名奪利,以至於暴露目標,甚至自相殘殺。

以後來的效果去看,還挺不錯。

猴子給我講這件事,是因為撫琴的人的作家夢還沒破滅,希望我把我的故事講給他聽,讓他再寫一本出來,沒準這次能紅,從此人生巔峰。

我是覺得,撫琴的人想太多了。

我的故事絕對精彩紛呈,但從他的筆下寫出來估計味如皭蠟,不被人罵就算了,還想大紅大紫。簡直癡人說夢。

他就適合一輩子做個老**絲。

但猴子幵了口,我肯定不能不給麵子,而且千運算元也沒少幫我,我也就發發善心幫他一次。

當天晚上,我便按照猴子給我的一個qq號:453006775,加了“撫琴的人”qq好友,我一看這家夥的簽名是“算卦五元,不準吃翔”,就知道是那老騙子準沒錯了。

——島上當然有網,這是魏老一幵始就承諾我的,隻是沒人能夠定到我的位置而已。

我看撫琴的人正好線上,就發過去一個笑臉,說老騙子,幹啥呢?

撫琴的人果然大怒:你誰啊,請尊重我!

我說我是王巍。

撫琴的人這才笑臉相迎,說是王巍啊,等你老半天了,那咱們就開始吧

那天晚上,我和撫琴的人連麥語音,將我的故事從頭到尾給他講了一遍,從我最早的初中開始說起,一直說到被困在這座島上,說了整整一夜,期間講到動情處,還哭了好幾次,才終於講完了。

撫琴的人同樣無比激動,說相信這個故事一定會大火的,他走上人生巔峰的日子不遠了。

我說你做夢吧,你寫出來也沒人會信,別人頂多當個娛樂。

掛麥以後,又有人找我,一看竟是魏老。

魏老問我在幹嘛呢

我一看這老東西就煩,我和猴子他們可不一樣,猴子等人很尊重他,我卻很反感他。就是因為他。我才被困在這裏。

我說我準備睡了,你有啥事?

魏老:別逗,這剛天亮,怎麽就睡?

我說別廢話,有屁快放。

魏老:你記不記得,陳老稱帝之前,曾經給人打過一個電話,像是匯報工作似的?

確實有這麽個事,是劉鑫口述的,劉鑫說陳老找到龍脈以後,不知給誰打過一個電話,我說記得,怎麽?

魏老說:查出來了,是美帝一個叫做“戰斧”的組織滲入到了咱們國家。陳老隻是被他們腐蝕的人之一而已,還有許多軍區大將、官場要員也是他們的人,如不采取積極措施,整個華夏便將毀於一旦。

我說然後呢?

魏老:因為你對外的名義是s級的通緝犯,行動最為便利,也容易讓別人相信你。

經過我們討論,大家一致認為由你去美帝最為合適。希望你不要辜負大家的期望,爭取早日做掉“戰斧”這個組織!

我:你說什麽,訊號不好沒有聽清。

魏老:這是網路聊天!

我:哦,訊號不好沒有看清。

魏老:別幵玩笑,我是認真的,國家需要你!

我:訊號太差了,根本看不清楚,不說了啊再見。

說完以後,我便下了qq,起身走向屋外。

藍天白雲、碧海銀灘,溫暖的陽光下麵,一大群白花花的女人穿著各sè泳裝,正在沙灘上麵開心地奔跑著,如同鋃鈴一般的歡快聲音不時傳來..

撫琴的人說:謝謝大家一年半的陪伴,新書在年後開!�Ԓ�Ŵ����^�����0�2�0�2�0�2�0�2�mȻһҹ���^ȥ�ˣ�����һ�c�����X������ʼ�Kȫ��؞ע�������֙C���֙Cһ푣��ұ���������������Ѹ�ٽ����Ԓ��ԃ������������ˣ��0�2�0�2�0�2�0�2�Ԓ�Y�I�������Z����Щ���y���f������Ρ����˾��f�ˣ���׌�㵽ʡ���Y�������0�2�0�2�0�2�0�2 ���@�ӵ�Ԓ�����D�r����...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