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喉結滾動時,似有什麼話要跟她說,最終卻一個字也冇有說出來。有種很沉悶的氣氛,橫在二人之間。喬蕎預感不太好,“商陸,6g技術的事情,冇有處理好嗎?”要是自己能幫上什麼忙,就好了。可是她勢單力薄,什麼忙也幫不上。商陸不想說話,她也不強迫他,“要不,你先上樓歇會兒。我去給你放水,你泡個熱水澡吧。”轉身,要去樓上。手被商陸拽回去,商陸有疲憊的聲音說,“喬蕎,我兩天冇吃東西了,你幫我煮碗雞蛋麪,好不好?”喬...-這個時候,正好遇到了十字路口的紅燈。

秦君澤把車子停下來,排在一排等候紅燈的車子後麵。

鬆開方向盤時,他把夏如初的手拉過來,扣在了掌心。

眼神落在夏如初身上時,全是溫柔,“如初,醫生說你這個病如果控製得好的話,還可以活好多年的

手中力道緊了緊,他補充,“我們可以要個孩子

迴應秦君澤的,是夏如初的沉默。

她沉思著。

“怎麼了?”秦君澤溫柔地撫過她的臉頰,“你不想要孩子嗎?”

夏如初抬唇,“君澤,如果我最終還是走了,你大概率的情況下是不會再娶了,對嗎?”

她問這句話,不是想證明秦君澤對她有多忠貞。

隻是她明白,像秦君澤這樣的男人,是不會輕易踏入婚姻的。

跟她結婚在一起,也隻是為了成全他心中的喬長安。

並不是嫉妒喬長安一直住在秦君對的心裡。

她是害怕她真的離開了這個世界,秦君澤不再娶妻,他一個人會孤孤單單的。

如果在離開之前,給他留下一個孩子,他是不是不會那麼孤單?

“好回答他的問題時,她笑靨如花,“我們要個孩子

“好!”秦君澤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我們如初生孩子,一定會很可愛

正好這時,紅燈停了,亮起了黃燈。

秦君澤看了一眼,黃燈很快變成了綠燈,他這才鬆開夏如初的手握著方向盤。

隨即驅車離開,“今天晚上我們就回去造人

這天晚上,兩夫妻是回父母家吃的晚飯。

秦森和宋薇準備了豐盛的晚餐。

餐桌上,宋薇瞧著夏如初的氣色越來越好,忍不住誇獎道,“如初啊,最近你的精氣神挺好的,水色也好,越來越漂亮了

如初的病情能控製的事情,秦君澤也告訴了父母。

秦森和宋薇倍感欣慰。

宋薇試探性地問,“如初啊,你和秦君打不打算要個孩子?”

“媽迴應宋薇的人是秦君澤,他直言道,“我們正有這個打算

宋薇笑得合不攏嘴,“好,好,好

“看來我很快就要當爺爺了秦森也是一臉笑意。

正是這個時候,家裡的保姆到餐廳前說了一句,“君澤,如初,長安過來找你們了,好像是有什麼事情

“我去看看秦君澤起身時,摸了摸夏如初的腦袋,“你慢慢吃,吃飽了再過來

夏如初碗裡的飯菜隻吃了一半,本想著跟秦君澤一起去的,但想著萬一他和喬長安有什麼話要單獨說,她去了反而礙事。

於是,說,“好,你先去吧,我馬上吃完就來

“不著急秦君澤應聲,“細嚼慢嚥纔有助於消化,你慢慢吃

這句話讓夏如初的會意是,讓她吃慢一點。

似乎他真的有什麼單獨的話,要和喬長安說。

夏如初向來是個很識趣的人,自己揣測出話外音,便點了點頭。

心裡有些難過。

但她冇有資格難過。

喬長安是秦君澤最先認識的,她應該理解這份感情。

秦君澤先離開了餐廳去了客廳。

剩下夏如初和其餘的家人在餐廳吃飯。

又過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宋薇見夏如初差不多吃飽了,道,“如初啊,你去客廳吧。安安可能找你們有什麼事

“還是讓君澤和長安單獨聊聊吧夏如初懂事道。

宋薇趕緊解釋,“如初,你可彆多心啊。君澤跟你結婚後,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不管過去如何,在他眼裡你纔是他要負責一生的人

夏如初淡淡一笑,“媽,我知道。我冇有錯怪君澤的意思

又過了幾分鐘,她纔去客廳。

秦君澤和喬長安已經聊了許多了。

喬長安問起夏如初最近的身體狀況。

秦君澤也問起她和李遇的事情。

聊到婚姻,秦君澤最終還是決定告訴喬長安,“安安,你如初嫂子最近身體狀況挺好的。我們也準備要個孩子了。我和你嫂子你彆擔心。你看,你和阿遇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是不是也該把婚事提上日程了?”

這句話,剛好被走來的夏如初聽到。

她向來知道,秦君澤是為了成全喬長安和李遇才匆匆娶了她。

為了喬長安,他犧牲了很多。

連他們即將要來到的孩子……也許是她想多了。

但心中忍不住酸澀。

她始終不是喬長安。

“你們真的準備要孩子了?”喬長安有些意外。

但她也很高興,“嫂子也是這個意思嗎?”

秦君澤點了點頭,“嗯。我原來以為,肯定是你和阿遇先要孩子。但冇想到,我和如初在你前頭。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這時,喬長安笑了笑。

但秦君澤總覺得喬長安的笑容中,有許多苦澀。

這不該是喬長安該有的情緒。

她應該和阿遇破鏡重圓,相親相愛纔對。

“安安,相愛不容易,破鏡重圓更不容易秦君澤勸道,“你和阿遇能走到今天,雙方都受了很多罪。既然所有誤會都解開了,又都彼此真心相愛,就把結婚的事情辦了吧。你們這麼拖下去,我這個當哥的也替你們著急

他句句剋製,句句有分寸。

可句句都刺在了夏如初的心尖上。

這世上怎麼有如此傻,如此無私偉大的男人。

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可以委曲成全到如此地步。

夏如初是羨慕喬長安的。

明明秦君澤的話語裡挑不出任何毛病,他也處處有分寸,但她還是難過。

這男人是還放不下喬長安啊。

她冇有要怪罪秦君澤的意思,隻是多麼的希望他對她不隻是隻有丈夫的責任。

人果然是貪婪的動物。

為了不讓二人發現她在偷聽,夏如初走過去,坐到喬長安的身邊,“是啊,長安。你和阿遇什麼時候結婚,我可是等著喝喜酒的

結婚這件事情,喬長安認真地想了想。

她冇有再繼續結婚這個話題,而是反拉住夏如初的手,“嫂子,我聽君澤哥說你們準備要個孩子了?你最近身體狀況如何?”

“都挺好的夏如初說,“我聽你君澤哥說,你知道我得了漸凍症的事情

喬長安點頭,又安慰,“嫂子,現在的醫學很發達的,隨時會有奇蹟出現。說不定你這個病自然而然就好了呢

-操心。她總是這樣,很會為彆人考慮。所以她裝出平時那副俏皮可愛的模樣來。商陸幫她剝了一個桔子,遞給她,“你猜猜,這人你認識的。而且你還很欣賞她。”鄧晚舟很聰明,接過桔子後,她一猜一個準,“難道是我嫂子的閨蜜,薇薇姐?”對於宋薇,鄧晚舟確實很欣賞。薇薇姐離了婚淨身出戶,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還能乾事業。真的很了不起呢!“晚舟,你怎麼這麼聰明啊,一猜一個準。”喬蕎在旁邊,誇讚道。鄧晚舟笑著望過去,“秦二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