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要離婚

自己必須保持冷靜,不能讓這白癡破壞了自己的心。隻是,那青年又不死心的追了上來,嚷嚷說道:“不離婚,我就就不走了!”“我還給你臉了!”楊若曦氣得都快瘋了,轉抓住青年的胳膊,直接一記漂亮的過肩摔,把青年摔出去兩三米遠,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走不走!”說完,楊若曦上了一輛吉普車,發機的咆哮,如同楊若曦此刻的心。那青年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哼哼了幾下,才坐了起來:“這,真他媽的廢柴。小兒麻痹不說,連口齒都不清...江城,刑偵大隊。

一個漂亮的警,正在佈置今天的任務。案重大,手下的警員都直了腰桿,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

不過,這莊嚴肅穆的氣氛,卻被“吱呀”一聲給破壞了。

一個穿著病號服的青年,推開門,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楊楊若曦!”

頓時,所有人的目都落在了那青年上,不過看清了他的長相之後,漸漸都變了不屑一顧。

因為,大部分警員都認識他,是警倒門的老公,據說腦子有問題,是個“白癡”。

警柳眉微微一皺,嗬斥說道:“你來這裡乾什麼?”

“我我要和你離離婚!”那青年費了很大勁才把一句話說完整。

“不是吧,這白癡要找楊警離婚?”

“多半又是發病了,腦子不正常,這不還穿著病號服嗎?”

“是啊,當初喜歡楊警的男人,可都是江城的青年才俊,不知道楊警怎麼想的,嫁給一個白癡!”

手下的議論,讓楊若曦臉變得十分的難看,拍了下桌子:“散會,十分鐘後出發。”

那些警員見楊若曦生氣了,也都識趣的閉,陸續走了出去。隻是經過那青年邊的時候,又忍不住鬨笑了起來。

那青年倒是滿不在乎的樣子:“那馬馬上就去民政局!”

“你閉!”楊若曦帶著一陣冷風走到了過來,冷冷的說道:“秦一飛,你發什麼神經?”

“離離婚啊!”那青年微微了下脖子,顯然被楊若曦冷厲的氣勢嚇住了。

“你再說一次?”楊若曦氣得漂亮的眼睛都有些泛紅。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麼孽,在父親的以死威之下,嫁給了這個從小在家長大的白癡。

吃的,住的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跑到警局來找自己離婚,楊若曦覺得臉都丟了。

再說了,即便要離婚,也是自己提出來啊?這白癡哪來的底氣,難道昨天被車撞了一下,腦子真的撞壞了?

算了,他腦子好像一直也沒聰明過!

楊若曦氣得飽滿的口,不斷的起伏,似乎把藍的製服都要撐裂了,咬著銀牙:“你現在給我滾回去,晚上再回來收拾你!”

說完,楊若曦就朝著停車場走去,馬上要去理一件要案,自己必須保持冷靜,不能讓這白癡破壞了自己的心。

隻是,那青年又不死心的追了上來,嚷嚷說道:“不離婚,我就就不走了!”

“我還給你臉了!”楊若曦氣得都快瘋了,轉抓住青年的胳膊,直接一記漂亮的過肩摔,把青年摔出去兩三米遠,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走不走!”

說完,楊若曦上了一輛吉普車,發機的咆哮,如同楊若曦此刻的心。

那青年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哼哼了幾下,才坐了起來:“這,真他媽的廢柴。小兒麻痹不說,連口齒都不清楚,真不知道自己怎麼這麼倒黴,附在他的上。”

原來,真正的秦一飛昨晚上喝醉之後,剛剛走出酒吧就被一輛汽車給撞了,奄奄一息之際,秦飛的靈魂附了上去。

幾乎瞬間,兩個人的記憶就融合在了一起,得知這的主人,不僅是一個上門婿,還整天被警花老婆欺負。

就連晚上,都一個睡床,一個打地鋪。

更讓秦飛忍無可忍的是,秦一飛出事的早上,還被楊若曦了兩耳。

原因很簡單,秦一飛晚上夢遊,睡到了床上去,手還不老實的進了楊若曦的睡裡。

所以,楊若曦暴走了,把秦一飛按在地上狠狠的了一頓。

結果,導致了秦一飛出門喝悶酒,然後被車撞死。

本來,這件事和秦飛一錢關係都沒有,但是兩人的記憶融合在了一起,這件事就變了秦飛心裡的“奇恥大辱”。

於是,秦飛從醫院睜開眼睛之後,第一反應就來警局找楊若曦離婚。

隻是,婚沒離,又被揍了一頓。

秦飛嘆了口氣,拍拍屁爬了起來,心裡暗暗嘀咕:這婚必須離,老子一個大老爺們,不能整天被一個娘們欺負。

心裡碎碎唸了一陣子,秦飛朝著警局門口走去,保安笑嗬嗬的看著他:“楊夫人,慢走啊。”

媽的,你纔是夫人呢,你全家都是夫人!

秦飛瞪了那保安一眼,心裡十分的不爽,但沒有吭聲,又惹來那保安哈哈大笑。

看來,除了離婚,還要做一件事,就是把這恢復過來,不然一個保安都能嘲笑他。

可是,這小兒麻痹都二十年了,想要徹底恢復過來,一般的藥本沒用。

還是先弄點錢吧,才能買到那些名貴的藥,我可不想頂著“白癡”的名號過一輩子。

“咦提供線索獎勵五十萬?”

秦飛沒走多遠,就被墻壁上的一張告示吸引住了。上麵寫著,前天晚上,有一個千萬富翁被人在家裡謀殺,警方公開征詢線索,如果能抓到匪徒,獎勵現金五十萬。

嗯,這錢比較好賺!秦飛記下地址之後,便朝著被害人的別墅走去。

二十分鐘後,秦飛到了別墅門口,周圍拉著警戒線,不過沒有人。

秦飛左右看了一眼,便推開門走了進去。原來人都在大廳裡,楊若曦也在,隻是微微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秦飛怕楊若曦發現自己,便藏在花壇後麵,微微探著腦袋。大廳裡,除了七八個警察,還有一群男老,應該是死者的家屬。

秦飛暗中觀察了一陣子,見那些警察說了半天都沒說到點子上,有些忍不住了,走上了臺階:“讓讓我來!”

那些警察再次把目落在了秦飛的上,眼神裡帶著明顯的厭惡。不過,畢竟是楊若曦的老公,這些警察隻是瞪了秦飛一眼,倒也沒有說什麼。

秦若曦見秦飛魂不散的又出現了,氣得殺人的心都有了,直接扭住了秦飛的耳朵:“你夠了沒有,給我滾出去!”

“我我不走我來找線索的”秦飛疼得呲牙咧的,說話更加結結。

“找線索?一個白癡進來找線索,是不是說我們連白癡都不如啊?”開口說話的是副隊長周凱,他不爽秦飛已經很久了。因為他一直暗楊若曦,沒想到卻嫁給了一個連話都說不利索的白癡。

那些隊員也有些火氣了,跟著說道:“是啊,就算他是楊警家屬,也不能來這種場合胡鬧吧?都把我們當什麼了?”

楊若曦見秦飛已經犯了眾怒,乾脆出了手銬:“你不走是吧,就給我去車上老實呆著!”

秦飛可不想被拷住,退了兩步,眼睛轉著說道:“殺殺人兇人應該就在這裡!”

楊若曦哼了一聲,忍不住冷笑了起來:“你要是能找到兇手,我就是福爾斯了。”

“是啊,一個吃飯的白癡,竟然想來這騙五十萬的獎金,當我們傻子啊!”

“對對大家抓住他,別讓他再搗了,影響我們破案!”

一群警察圍了過來,準備把秦飛趕出去再說。

秦飛一邊後退,一邊指著一個臉上有條刀疤的男子:“就就是他”

警察肯定不信,隻是下一秒,那刀疤男做出了一個,誰也意想不到的作。

最強廢婿秦飛然被楊若曦冷厲的氣勢嚇住了。“你再說一次?”楊若曦氣得漂亮的眼睛都有些泛紅。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麼孽,在父親的以死威之下,嫁給了這個從小在家長大的白癡。吃的,住的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跑到警局來找自己離婚,楊若曦覺得臉都丟了。再說了,即便要離婚,也是自己提出來啊?這白癡哪來的底氣,難道昨天被車撞了一下,腦子真的撞壞了?算了,他腦子好像一直也沒聰明過!楊若曦氣得飽滿的口,不斷的起伏,似乎把藍的製服都要撐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