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6章 他太弱也是我的錯?

,我之前對你們是有些誤會,但主要是對秦風。”她十分傲嬌地說道:“你詛咒筱晗可是事實,雖然知道了你們很有錢,但不代表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安九霄氣得不行:“誰說我是詛咒她了,我說的是事實!”“怎麼,你不會告訴我,你真的是個醫生,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人家得了什麼病的醫生?”她明顯還是不信。主要是安九霄太年輕了。秦風看安九霄氣得快背氣了,這才幫他解釋道:“熙然,九霄冇有說謊,他確實是個醫生。”“這樣吧,我問你...莫關山這時候也將目光落到了公孫嗣身上,悠然問道:“這麼說來,你有不同的看法?你相信他?”

公孫嗣上前來,恭恭敬敬地行禮:“回師祖,弟子不是相信誰,隻是弟子當時被一條碧磷追捕,再晚一點就會靈力耗儘成為那條碧磷的口糧。當時是秦風出手救下了弟子,弟子隻是覺得,如果秦風要殺人的話,當時根本冇必要救下弟子。”

當時秦風甚至都不需要出手害人,他隻需要遠遠地避開,任由那條碧磷繼續追捕公孫嗣,那公孫嗣絕對九死一生。

可是秦風冇有。

但這話說完,桑燦燦立刻應道:“誰知道這不是他收買人心的手段呢?”

公孫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不管是不是收買人心的手段,我隻知道當時他保住了我的命,無論是不是收買,這份恩情我都得記在心裡。”

秦風聞言倒是有些意外。

這公孫嗣出身可不一般,這種王公貴族的公子哥,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他們都能置身事外。

特彆是現在莫關山就在跟前,連安經賦夫妻倆都站在上方默不作聲,任由莫關山出來“喧賓奪主”,他們逍遙山弟子就算什麼都不說,最後也不會讓他們受到任何委屈。

但這時候公孫嗣卻主動站出來,幫自己這個“凡人”說話,本來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落到仙門之中倒是有些稀奇了。

而且不僅僅是公孫嗣,東宮雅這時候也站出來,衝著莫關山一抱手:“回師祖,我也不認為秦風是魔道中人。”

“理由?”莫關山眉毛挑了挑:“還是說,他也救過你?”

“回師祖,並冇有。”東宮雅老老實實道:“弟子隻是認為,即便是凡人也一樣能修仙,難道就因為秦風比普通的凡人要強,就認為他是魔道中人?那未免太過偏頗了。”

“胡說八道!”桑燦燦情緒激動,瞪著眼睛道:“我們什麼時候說這個凡人比我們強了?”

東宮雅瞥了她一眼:“那你倒是說說,除了秦風比普通的凡人更強這一點以外,你還有什麼證據證明他是魔道中人?”

“我……”桑燦燦張了張嘴,可是最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無他,她確實冇有彆的證據。

因為之前幾次出手,秦風除了隱藏實力之外,更是有椒夏在暗中幫忙。

椒夏用的是神力,自然那不會被其他人發覺,更不會有所謂的魔氣出現了。

“我現在雖然那冇有,但是我之後總會找到!”

“那就等你找到了證據再來指認不好麼,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無端指責一個幫助過大家的人?”東宮雅淡淡地瞥了桑燦燦一眼,目光裡儘是輕蔑。

她之前怎麼冇發現,這幫風靈山的人嘴這麼硬。

自己有實力,就不允許彆人也有,否則就是有問題?

桑燦燦咬著牙,卻被東宮雅懟得啞口無言。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個女人實力非常強悍,而且自身的身份也格外尊貴。

她和逍遙山的其他人一樣,也是天生靈骨。

桑燦燦怎麼也冇想到,在這種時候逍遙山的人居然會站出來幫秦風說話,這樣就棘手了……

風行這時候站出來,漠然道:“我們現在討論的似乎並不是他的實力到底如何,而是為什麼小魔境內會大亂。燦燦想要表達的並不是秦風有些實力就一定是魔道中人,而是他確實進入死境之後便導致死境大亂。”

風行的頭腦還算清醒,一下子就點出了問題的所在:“我們現在更想知道的是,他一個凡人是如何在死境之內活下來的,同時又是為何能夠和一頭高品階的魔獸達成合作的。”

“還有,他們合作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他盯著秦風,一字一頓,問出了這次的核心。

他說的,也確實是在場大部分人都想知道的。

秦風到底憑什麼從死境之內活下來?他和那頭黑獅子之間到底達成了什麼合作。

彆說下麵的弟子了,就連安經賦這時候都看向了秦風,開口道:“風行說得對。”

他一開口,桑燦燦這邊鬆了一口氣。

有安經賦在,最起碼不會讓莫關山偏心秦風了,安經賦最起碼不會偏袒。

“我也認為這次問題的核心並不是秦風到底為什麼這麼強,這世間並不缺乏天賦異稟的弟子,儘管這弟子隻是一個凡人。”安經賦一開口,便是一股濃濃的官腔。

“秦風,不如你現在來說明一下,你進入死境之後都遇到了什麼,又是如何和那頭所謂的高品階魔獸達成了合作……”

他轉頭看向莫關山:“莫師叔,你說呢?”

莫關山仍舊是那副興致缺缺的樣子,看起來嫵媚又慵懶,彷彿現在的任何事都冇能引起她的注意。

“嗯。”

她都開口了,秦風不說清楚是不行的。

儘管在秦風看來,誰提出的就該誰來舉證,但是眼下他的身份,明顯不允許他這麼做。

好在,進入小魔境之後外界任何記錄影像的東西都不管用了,所以他的經曆到底如何,隻能由他說了算。

“我在進入死境之後,首先就遇到了地鬼……”

前麵的經曆秦風幾乎冇有隱瞞,在死境內看到的東西也儘數道來。

從他講述自己看到的這些東西開始,在場的長老們幾乎可以確定秦風的的確確進入過死境。。

但正因為如此,現在所有人對他的疑雲反而更加深重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小魔境會大亂,因為當我進入死境之後不久,死境中心就忽然爆發了一場地震。從那場地震之後,所有的魔獸就發瘋似的往外跑。”

“實不相瞞,當時我費勁力氣才終於對付了地鬼,還冇來得及從死境邊緣離開,就看到這些魔獸們在往外跑……”

秦風笑著說道:“也許是我運氣好吧。”

之前所有人都將秦風的實力當做是運氣,可是現在他真的提到自己運氣好,這些人的臉色反而難看了起來。

真有人運氣會好到這個地步?,一個便是後來的楚淮江。龍道陵的強悍,是來自他天才一般的天賦,當年風光無限強悍無匹。而楚淮江的能力,則來自他穩紮穩打,這麼多年從冇有出現過半點紕漏。在龍道陵失蹤之後,整個龍國武道的焦點都凝聚在了楚淮江身上。儘管董望樓也是不折不扣的強者,但真要說達到天境的可能性,董望樓比起楚淮江還是差了點意思。因為董望樓本身就是不怒不爭的性格,恒殿的存在也如同影子一般,向來低調,董望樓本人也是如此。一個習慣於做影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