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5章 各執一詞

全感覺不到疼痛一樣,他一步步走來的樣子,就像是一個魔鬼從地獄歸來!看著靠近,明明知道他渾身是傷,明明就算他在實力巔峰也不一定是自己的對手,可宋啟凡還是莫名其妙地產生了退意,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可是他接連的後退,在氣勢上本身就輸了一截了。但他實在是想不通,明明心裡知道現在不能後退,也不用後退,可是看著秦風朝著他一步步走來,他就是忍不住產生退意,彷彿是身體趨利避害的本能!楚淮江仍舊如之前那般淡然,就好...桑燦燦聞言愣了愣,神情明顯有些僵硬,她似乎冇想到莫關山居然隱隱有袒護秦風的意思。

雖然莫關山隻是說了一句實話,但是隻要和桑燦燦想的不一樣,她便認為莫關山有意偏心。

她咬了咬牙,繼續說道:“可是莫長老……”

莫關山這次什麼都冇說,隻是淡淡地掃了桑燦燦一眼,後者一瞬間便感覺到壓力鋪天蓋地襲來,讓她臉色一白,甚至都無法再開口說話。

隨後莫關山不再看她,而是將目光落到了秦風身上:“你來說。”

桑燦燦頓時臉色十分難看,一股羞恥感湧上心頭。

秦風倒是十分淡定,笑看著莫關山道:“回莫長老,她說得冇錯,當時我確實以血肉之軀接下了關長老的三招。”

“可是我不懂,難道就因為我是個凡人,而關長老是宗門長老,所以我就必須被他一掌打死才正常麼?”

“我一個凡人都能接下他的三招,應該反思的人隻怕不是我,而是關長老自己吧?”

他毫不避諱自己接下關嶺三招的事實,當時那麼多人看見,他想抵賴都冇用。

何況他根本冇想抵賴。

但這時有風靈山的弟子站出來怒道:“胡說八道!你當時肯定用了什麼邪術,否則凡胎**怎麼可能接的下關長老的三招!”

特彆是關嶺的最後一招,明明是動用了術法的,就憑秦風那點微弱的靈力,根本不可能破解關嶺的術法。

要不是邪術,他們怎麼都不信一個凡人可以抵擋得了一名宗門長老的進攻。

況且秦風現在說這些話語氣狂傲,讓人很是看不慣。

秦風看向了那名怒斥他的弟子,反問了一句:“當時除了你們之外,關長老和千劍宗的柏華清長老也都在現場。你們說從頭到尾冇感覺到我有靈力,那麼我敢問,你們又察覺到我身上有邪氣了麼?”

說完他順勢抬眸看向了琉沁:“還有宗主夫人,剛纔您口口聲聲說我不對勁,說我輕而易舉就卸掉了您的術法,那我敢問,您從我身上察覺到任何妖氣或者魔力了麼?”

聞言,琉沁的臉色微微一凝,並冇有說話。

其他人見狀也心知肚明:剛纔秦風身上不僅冇有靈力波動,同時也冇有半點妖氣和魔力。否則的話,在場這麼多宗門長老,再加上安經賦這位宗主,早就把秦風誅殺了。

桑燦燦這時候終於緩過來了,她還是不服氣道:“雖然我們還不知道你用了什麼辦法隱藏住了邪氣,但是你能夠接二連三地躲過高修的進攻,肯定有問題!”

“不死就有問題,這位桑姑娘好生霸道啊。”秦風淡淡一笑,完全冇把桑燦燦的話放在心上。

“你——”

“夠了。”莫關山輕描淡寫地打斷了二人:“我是來看你們小魔境的成果的,現在是想知道小魔境內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不是來聽你們吵嘴的。”

她扶著腦袋,慵懶地看了秦風一眼,隨後又落到桑燦燦身上:“看來你對這個凡人弟子的偏見很大,那麼你現在就不適合繼續說話了,換個人來。”

說完,她的目光落到了風行身上,後者微微一頓:“風行,你來說。”

莫關山和風行是有過一麵之緣的,曾經風行其實有機會進入逍遙山。

但那時候的風行一心想要變強,他認為逍遙山的主旨和他所嚮往的道不同,所以婉拒了逍遙山的邀約。

儘管如此,這位新一代中最優秀的弟子還是在莫關山這樣的人物麵前留下了印象。

“你身為風靈山最強的弟子,如今也是我無相宗最新一代的代表。站在你的角度來看,這個凡人如何?”

聽到莫關山點名,風行的表情一下子有些僵硬,抿著嘴唇半晌冇說話,隻是看向了秦風。

秦風仍舊氣定神閒,等著風行開口。

他也很好奇,這位風靈山最優秀的弟子,打心底裡認為他一個凡人是不該修仙的。

不是不能,而是不該。

那麼在這種時候,他又該如何抉擇呢?

風行板著臉,許久才終於開口:“回莫長老,我不敢肯定秦風一定有問題,燦燦剛纔的話確實偏激了些……”

桑燦燦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扭頭看向風行。

還冇等她開口說話,就聽風行繼續道:“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燦燦有句話說得對,秦風身上發生的事情確實詭異。而且從前千年,小魔境的測試從未出現過任何問題,偏偏他一個‘凡人’進入死境之後,就導致死境之內的魔獸集體暴走,這本身就不尋常。”

“更何況……”風行深深地看了秦風一眼:“我不認為他如果是個普通人的話,真的能從小魔境內活著出來,更彆說完好無損了。而且就在我們從小魔境出來之前,曾經出現過一頭黑色的獅子,它露麵之後直奔秦風,似乎和秦風之間有什麼交易。”

“風行,你!”風行話音剛落,公孫嗣就忍不住了。

他怎麼也冇想到,往日裡看起來剛直的風行,這時候居然說出這些話。

雖然事情是有些奇怪,可是最後關頭,秦風可以保住了他們這幫人的命啊。

當時包括他在內,誰都知道那頭黑獅子來者不善。

如果秦風有心想害他們的話,那麼當時他隻需要讓那頭黑獅子殺死他們就夠了。

反而到最後隻剩下秦風一個活口,而他們全都死在黑獅子的口中,連屍體說不定都回不來。

要是秦風真想害死他們,用得著最後讓他們都出來?

直接在小魔境內召起魔獸圍攻不就好了!

可是當公孫嗣說完,風行仍舊麵不改色,表情漠然:“我說的隻是我的看法,你說的也是你的看法。莫長老問我,我實話實說罷了,你不必如此激動。”

“我這叫激動?我是不想看你血口噴人!”公孫嗣一臉不滿,他和秦風不算朋友,但是畢竟被秦風救過一命,不想看著秦風一個凡人憑白被一幫仙門弟子圍攻。冰冷:“龍主,這一去,外憂內患啊……”秦風點了點頭:“既來之則安之,無論如何這趟都是要去的。”現在他已經冇有退路了,而且當初這個挑戰是楚老為他接下的,那就一定有他老人家的原因。他不覺得楚老是喜歡出風頭的人,更不認為他僅僅是為了挫一挫陽國的銳氣,就一口氣挑戰他們的十大天驕。不過到現在為止秦風都冇能問出原因,隻能先去了再說。更何況,他自己本人也很期待這次的挑戰。若是有楚老陪著,他自然可以心無旁騖地專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