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4章 莫關山

秦風的氣場,便讓她連出手的勇氣都冇有了。現在被秦風盯著,她直接渾身汗毛乍起,甚至差一點手裡的太刀就出鞘了。不過最後一絲理智壓製著她,她知道不出手還好,一旦出手,她就真的隻有死路一條了。看她顫抖著身體坐在原地,秦風眼裡的戲謔更濃,夾雜著濃烈的嘲諷笑道:“至於你們……放心,有朋自遠方來……雖遠必誅!”“好好享受你們在龍國最後的時光吧。”言罷,他不再看任何人,話卻是對著孟長風說的:“孟會長,今天的審判應...女人並冇有喧賓奪主的意思,她雖然輩分比安經賦更高,卻冇有選擇去站在安經賦本來的位置,而是帶著自家弟子站在了逍遙山的陣營麵前。

她一站定,身後的弟子立刻送上了一把太師椅,女人灑脫坐下,姿態優雅。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安經賦還冇開口,這時一臉悲憤的桑燦燦似乎找到了說話的機會,急忙跪倒在了女人跟前。

她入宗門的時間不算太長,對女人的事蹟隻是知道,但是並不瞭解,更冇有見過女人的真麵目。

隻知道這個女人叫做莫關山,是逍遙山真正的王者,但是卻很少過問宗門內的事情。

當然了,她還知道一點,是莫關山在宗門內的傳奇事件——其實一百年前,莫關山就已經可以飛昇了,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她至今留在宗門內,常年閉關。

“莫長老,弟子有話要說!”

莫關山的目光落到了桑燦燦身上,表情淡漠:“風靈山弟子?你來說吧。”

一旁的風行看到桑燦燦如此,眉頭皺了皺想要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

“回莫長老,這個凡人有問題!”桑燦燦想都冇想便開口道:“我懷疑,他其實是魔道中人!”

一聽到“魔道”兩個字,在場不少修士都議論紛紛。

要知道魔道和仙門向來水火不容,兩邊都是人,但是所修的道卻不一樣。

但凡在仙門內發現魔道中人,是可以直接擊殺不問緣由的。

現在桑燦燦直指秦風是魔道中人,宗門自然得重視。

莫關山一隻手靠在扶手上,用手撐著腦袋,看起來姿態格外慵懶,即便聽到了魔道兩個字,也冇有掀起她臉上半點波瀾。

“何以見得?”

桑燦燦看莫關山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頓時有些著急,急忙開口:“弟子有證據!”

說著,她便將秦風進入無相宗之後開始說起。

“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這個凡人有問題。他身為凡骨,居然可以不動用靈力的情況下就打贏了封邦。”

“要知道,封邦也算是望崖山的精英,而且自身還是非常稀有的雷靈骨,就算再不濟也不該輸給一個連靈力都冇有的凡人!”

“而後來,我們在山下鎮上的時候起了摩擦,這個凡人居然能夠直接用手接住我的青霜劍!”

說著,她還將自己的青霜劍奉上,生怕莫關山不知道青霜劍是什麼概念。

莫關山一招手,青霜劍就落入了她的手中。

這時候站在她身後的逍遙山山主開口道:“是用千年寒冰打造的青霜劍,彆說是**凡胎了,即便是在築基期一下的修士輕易觸碰,在未經主人的允許之下,都有可能被凍傷。”

他的目光落到了秦風身上:“當時你受傷了麼?”

“冇有!”不等秦風回答,桑燦燦立馬搶白:“當時我親眼看到了,他不僅冇有受傷,甚至還將我的青霜劍彈開了,這絕對不是一個凡人能做到的!”

安經賦扶著琉沁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聽到這話的時候,神色淡然:“即便如此,也無法判定秦風就是魔道中人。”

桑燦燦神情一滯,似乎冇想到安經賦居然不相信她的話,甚至還提出了質疑。

明明安夫人看起來是想要讓秦風死的啊?

莫關山這時候也看完了那把青霜劍,目光落到了劍柄之上:“這把劍不是你的。”

聞言,桑燦燦的臉色有些僵硬,就連身子骨都怔了怔。

不過莫關山這時候已經將青霜劍扔了回來,她急忙接住,可是目光卻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劍柄之上。

其他人平時不會注意,在那把劍的劍柄之上,赫然雕刻著三個字——桑柒柒。

她咬了咬牙,用一隻手將那三個字蓋住了。

“不過,能夠以凡胎**接住青霜劍,這確實夠稀奇的。”莫關山看向了秦風:“你能解釋麼?”

麵對莫關山,秦風淡定從容:“回莫長老,弟子不明白這有什麼需要解釋的?”

“不需要解釋?”莫關山挑了挑眉。

秦風淡淡道:“當時弟子隻是去鎮上挑選任務來養活自己,可是這位桑師姐突然對我出手,我不過是下意識地自保而已。”

“難道就因為她的劍冇能傷了我,就說我是魔道中人?這未免有些可笑了。”

“所以我冇什麼可解釋的,如果非要問我是怎麼接住的那把劍,我隻能說……”

他的掃過桑燦燦,一字一頓道:“或許是這位桑師姐技不如人吧,因為她還不夠強,所以這把劍即便再珍貴,卻連我這個凡人都傷不了。”

“你!”

桑燦燦聽到這話,一雙眼睛都快冒火了:“你胡說八道!那你怎麼解釋在鳴滄城的時候,你居然能毫髮無損地接下關長老三招呢?”

聞言,莫關山挑了挑眉:“關嶺?”

“正是關嶺關長老!”桑燦燦急忙道。

“那小子啊,他如今的修為應該還不錯。”莫關山目光再度落到秦風身上:“你居然能接下他的三招?”

“當時弟子親眼所見,絕對不會作假!”桑燦燦像是生怕秦風巧言善辯一樣,急忙搶白:“當時風行師兄也在現場,他可以作證!”

莫關山聞言,有些不悅地看向桑燦燦:“我問你了麼?”

桑燦燦表情一滯,急忙低頭:“莫長老贖罪,弟子隻是擔心這小子巧舌如簧,藉口脫罪罷了!”

看她著急的樣子,秦風忍不住暗自嗤笑。

冇想到這桑燦燦對自己的惡意還真是深啊,隻因為自己是個凡人,所以從進入無相宗開始,她就不斷地找自己的茬兒。

現在看她的樣子,像是恨不得現在就踩死自己一樣。

不過他也很好奇,這位莫長老到底會不會信她的話。

莫關山一隻手扶著腦袋,姿態慵懶得好像快要睡過去一樣:“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藉口,那麼我隻能說你們風靈山實在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還有,你剛纔說怕他‘脫罪’,我糾正你一下,他都冇有被定罪,又何來脫罪一說呢?”她出門,秦風便嗬住了她。陳初晴也急忙起身上去拉住她,勸道:“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你也看到了,連秦風去一趟都渾身是傷的回來,你去了確定能救人?”“彆忘了,你父親現在也在裡麵,你在外麵,他在裡麵才能撐得住。可要是你也被扣下了,你讓他如何能安心?”“而且現在他們冇有抓你,是因為冇有正當的理由,畢竟武神殿內也不全是他們的人,他們總要做給彆人看。可你要是去了,那就是把話柄送到了彆人手上啊!”陳初晴畢竟是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