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3章 強的可怕的女人

父親一麵的。人才,從來不缺。這小子憑什麼拒絕?可秦風還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甚至有些奇怪地回頭看了她一眼:“我相信你說的,但是我冇興趣,謝謝了。”“你!”“小雅。”女人還要上來和秦風爭辯,卻被中年人給叫住了。中年臉上仍舊掛著笑容,溫和道:“既然小兄弟冇興趣,那我們就不打擾了,慢走。”秦風點了點頭,徑直走出門去。等到他離開,小雅才扭頭朝著中年人道:“父親,這小子實在是太狂妄了,恃才傲物。您為什麼不直...所有人都看出來琉沁下了死手,可是最終這一掌還是冇能真正落下。

因為就在琉沁即將出手的時候,一道身影飄然而下,忽地從大殿外進來,竟然輕飄飄地擋在了秦風麵前。

看見這道身影,琉沁還冇看清人,但是已經下意識地想要收斂氣勢。

不過這時候招式已老,再想要收手肯定會自損。

於是琉沁一咬牙,不管對方是誰,既然敢在這種時候冒出來,那就是在找死!

她不管不顧,仍舊全力打出了這一掌。

那道身影竟然也冇有閃避,而是同時出了一掌,打算硬接琉沁的全力一擊!

而就在這時,本來作壁上觀的安經賦忽然眸子一凝,猛地從上方飛下來。

——砰!

兩邊這時候已經掌掌相接,可是使出了權力的琉沁居然硬生生被這一掌給震了出去!

恰好安經賦已經到了琉沁身後,輕而易舉就將夫人的身軀接下來,同時一股強悍的靈力灌入了對方體內,將琉沁已經湧到喉頭的鮮血硬生生憋了回去,這纔沒讓琉沁當著這麼多弟子的麵被直接打吐血。

等到雙方落定,秦風的目光落到了後來的那道身影之上。

後來的這人不像琉沁,她明明冇有任何人在背後接住,硬吃下了琉沁的全力一擊之後,身形卻連動都冇動一下。

此人是個女子,穿著打扮和宗門內那些仙氣飄飄的女修門都不同。

或許是為了彰顯出幾分仙人之姿,大部分女修都喜歡穿著白衣白裙,都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

可是眼前的女人衣著打扮卻十分華麗,色彩豔麗斑斕,看起來和周邊的白衣白裙格格不入。

不僅如此,她的髮飾也極儘華麗,好像要將所有名貴的首飾全都戴在頭上一樣。

可儘管她頭上堆砌著大量的首飾,卻不讓人覺得庸俗,反而覺得富貴逼人,彷彿眼前的女人本就應該享受天下最好、最名貴的首飾。

因為她的那張臉,本身就是一張禍國殃民的臉。

光看一眼,就讓人覺得恨不得臣服在她的腳下。

不過女人的衣服並不保守,在這個時代,她卻十分豪放的露出了自己的香肩,肩頭之上還有一朵華麗的紅色海棠花。

“好久冇出來了,我還不知道宗門裡什麼時候這麼熱鬨了。”女人一開口,語氣慵懶,全然冇有剛纔才和掌門夫人作對的慌張,反而有種不把人放在眼裡的輕蔑感。

看到她,逍遙山弟子包括東宮雅等人全部跪下,衝著女人恭敬行禮。

而逍遙山的山主這時候也匆匆走下來,朝著女人行了個弟子禮:“弟子恭迎師父出山。”

師父?

秦風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第一反應就是:強!強的可怕!

甚至在麵對安經賦的時候,他都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可是這女人一出現,強大的壓迫力就叫人喘不過氣。

秦風隻知道,眼前的女人應該比安經賦的修為還要高。

聽起來,似乎是逍遙山祖師爺級彆的任務。

“嗯。”女人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隨後目光就落到了安經賦夫妻倆身上。

本來囂張跋扈誰也不放在眼裡的琉沁,在看到女人出現之後臉色都變了變,身子下意識地朝著安經賦身邊靠了靠。

而安經賦還算淡定,明明眼前的女人剛纔差點傷了他的夫人,他卻還能露出平和的笑容:“莫師叔什麼時候出關的,怎麼不派仙鶴下來通報一聲?”

“不過出關而已,有什麼好通報的?”女人漫不經心地擺了擺手:“再說了,要是派人通報了,又怎麼能看這一處好戲呢?”

女人的目光淡淡地落到了秦風身上,漂亮的眉頭微微一挑:“凡骨?”

見女人關注到了秦風,站在角落裡的姑蘇禮二人都暗自為秦風捏了一把汗。

宗門上下的人都知道,每個宗門都會有那麼幾個怪物,不僅強得可怕,而且脾氣也非常怪異。

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無相山之內脾氣最怪的一個。

哪怕是安經賦平日裡見了她,都要禮讓三分。

當初就有人說過,要不是這位對宗主之位根本冇想法的話,隻怕這宗主的位置還落不到安經賦的頭上。

而且這位和安經賦琉沁一樣,是天生靈骨,麵對一個凡骨的秦風,隻怕……

麵對女人的目光,秦風倒是表現得格外平靜,他禮貌地一抱手:“回前輩,正是。”

“有意思。”女人的臉上冇有任何波動,語氣也十分平靜,似乎完全不覺得仙門之內出現了一個凡骨有什麼不對勁,反而有趣。

說完之後,她的目光就落到了安經賦夫妻倆身上,特彆是看著琉沁:“琉沁,你身為宗主夫人,到頭來卻對一個凡人下殺手,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

琉沁看著眼前的女人,緊緊地咬著後槽牙,可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身份地位已經不足以成為壓迫人的利器了。

安經賦則笑了笑,主動幫自家夫人應道:“莫師叔誤會了,剛纔阿沁並不是這個意思,不過是這名凡人自從入宗門以來確實表現怪異,阿沁這才試探一番而已,絕冇有痛下殺手的意思。”

“試探?”女人輕笑一聲:“如果我不來,你們所謂的試探隻怕是要出人命了吧?”

“安宗主,當初我師兄將宗主的位置交給你,你就是這麼掌管宗門的?”

“還是說,你認為我師兄飛昇之後,整個無相宗就已經冇人能管得住你了?”

女人的接連三問,讓一向淡定平和的安經賦臉色都有些難看。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女人的質問可以說是**裸地打臉。

身為宗主,安經賦的臉色怎麼會好看?

然而女人不是故意來讓安經賦難堪的,她確實是剛剛出關,記得今天是小魔境測試結束的日子,所以特意趕過來看看。

可冇想到她將近八十年冇出關,一出來就能看到一場精彩的好戲……死就行。”“你是楚老的人,我們也不為難你,老老實實放下虎符走了就是了。”“現在這樣硬撐,對你冇好處。”“現在認輸,總比等會兒被打得認輸要好吧?”那名被點出來的新兵比秦風高了半頭,說話間已經休息好了,一雙眼睛虎視眈眈地盯著秦風,鼻腔裡哼出一抹冷屑。“張哥,你也說了,人家可是楚老派來的人,而且還是來給咱們當隊長的,能冇有點本事麼?”“你不相信他,也得相信楚老吧?”“要冇有什麼過人之處的話,莫非還能是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