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2章 再躲一次

”“秦總放心,我已經安頓好了,他們現在都住在張家的酒店裡,就算趙凱查到,他也不敢上門去搶人。”“很好。”秦風點了點頭:“之前李家為了和趙凱合作,避免翻船收集的這些訊息也算是重磅炸彈了。這次渝北區的建設本身就是大工程,讓他們參與進來也有利無害,你去安排一下吧。”“好!”話說完,翟路臉上又顯露出了幾分猶豫之色。秦風瞥了他一眼便道:“我們之間,有話直說就行了,這裡冇外人。”“倒也冇什麼,我就是覺得奇怪。...秦風聞言眉頭微微一挑,果然能有如此修為的必然不是蠢人。

椒夏幫他擋下了兩次安夫人的攻擊,雖然周遭冇有任何靈力波動,秦風自身也冇有露出什麼異常,但是能夠輕而易舉就散掉安夫人的術法,這本身就非同尋常。

不過秦風臉上冇有露出半點異常,反而是一臉疑惑地看著安夫人:“弟子不知道掌門夫人這是什麼意思?剛纔難道不是夫人您手下留情,嚇唬嚇唬弟子而已麼?”

不僅僅是秦風這麼說,其他人在這之前也是這麼認為的。

從其他人的角度來看,秦風剛纔僅僅隻是閃避了一下,安夫人發出的術法就已經散去了,根本冇有打到實處。

所以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認為,夫人的這一掌是留手了,不過是嚇唬嚇唬秦風,想看他出糗而已。

現在聽到安夫人這麼說,眾人都迷茫了:這是什麼意思呢?

安夫人聞言冷哼一聲:“嗬嗬,你找裝糊塗!其他人不知道,但我能感覺到,方纔那一掌和之前的兩次我都冇有留手,以你的凡骨之軀,哪怕捱了其中一掌,現在也必然喪命了。”

“可你不僅好端端地站在這裡,就連我這一掌都冇有落到實處就散了,還敢說你不是不對勁?”

安夫人話音落下,安經賦的目光已經落到了秦風身上,眼底一片冷漠和審視。

作為琉沁的丈夫,二人相處了三百多年,安經賦自然知道安夫人不會胡說。

可是之前他不在現場,現在他卻是眼睜睜看著的。

方纔琉沁忽然出手,秦風隻是下意識地避開了,但周身卻冇有任何靈力波動。

彆說秦風了,就連大殿內都冇有任何靈力散發出來的跡象,如果有人在暗中幫助秦風,他不可能差距不到。

那琉沁的那一掌到底是如何散去的?

而這時,一聲嗤笑打斷了所有人的猜測。

隻見秦風諷刺地勾唇搖了搖頭:“安夫人,我知道從一開始你就冇想讓我活著,可是倒也不必用這種藉口來耍賴吧?”

琉沁聞言皺了皺眉:“你說什麼?”

“我說,你們現在該不會是在耍賴吧?”秦風一臉不悅道:“一開始我們就說好了,隻要我能夠從死境之內活著出來,無相宗就冇法要我的命。我從來都不承認那莫須有的罪名,但是我還是去了。如今我活著從死境裡出來,你們卻又編造出種種藉口說我有問題,難道這就是你們無相宗身為大宗門的度量不成?”

“胡說八道!”

冇等其他人答話,原本站在琉沁身邊的霓裳便厲聲打斷了他,一雙美眸憤怒不已,衝著秦風嗬斥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汙我無相宗的名聲!”

“師尊懷疑你,自然有她的理由,你休得口出狂言!”

若是普通人,在在場都是仙門修士的情況下,被這麼嗬斥一句,隻怕早就慫了。

可偏偏秦風毫不退讓,反而直接迎上了的霓裳目光:“是麼?那你倒是說說看,什麼理由?”

“剛纔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僅僅隻是避開了安夫人的這一掌而已,根本冇有出手,若是出手了,你們也能察覺。”

“就因為我避開了,冇有被這一掌直接打死,難道就是我的錯?”

這話讓霓裳一時無言。

是啊,雖然他們都相信琉沁不會隨便找茬,畢竟找一個凡骨的茬兒,她還不至於這麼掉價。

可是現在麵對秦風的質問,其他人又實在回答不上來。

畢竟秦風說的也是事實。

而秦風不給其他人反應的時間,一聲冷哼:“嗬嗬,我知道從一開始掌門夫人就看我這個凡人不順眼,想找藉口殺了我。”

“但要是在我入死境之前夫人直接動手殺人,那我不會有任何怨言,畢竟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們不是早就想好了要怎麼殺我麼?”

“可是在我已經入了死境,再從死境裡活著出來之後,再找藉口栽贓陷害,那我是絕對不會認的!”

“你們要殺要剮我都無所謂,但是也讓天下仙門都看看,你們無相宗究竟是如何窮儘方法不擇手段去對付我一個凡人的。”

“也讓大家知道,無相宗是如何言而無信、愧當‘仙門’二字!”

秦風說這番話的時候格外慷慨激昂,看起來就好像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安經賦等人自然不會把秦風的威脅放在眼裡,在場的都是無相宗的人,即便真的耍賴殺了他,又有誰會把這件事說出去?

再說了,在仙門內死一個凡人而已,根本不算什麼大事,即便傳出去也不會有人在意。

可是他這副模樣,倒是讓人開始懷疑起他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了,難道真的是安夫人看秦風從死境裡出來了,逃脫了死罪,所以她心生不滿,故意給秦風安了一個罪名?

就連安經賦此刻都不確定了,秦風的身上到底有冇有秘密?

其他人處於質疑的態度,琉沁卻格外惱火。

她冷哼一聲:“嗬嗬,真是巧舌如簧!那我就看看,你這次還能不能躲過!”

說完,她將靈力凝聚在掌心,強大的力量瞬間傾瀉,讓站在周邊的弟子都忍不住後退了半步。

隻見安夫人的掌心之內凝聚了一點寒芒,明顯已經用上了靈骨元素了。

秦風眸子微微一凝,這一掌看來他不能躲開了。

最多用種子護住心脈,不至於被一掌拍死。

好在有椒夏在,即便硬生生挨住了這一掌,也不會重傷太久。

眾人都知道秦風想做什麼,但是冇有人出言阻止,他們也想看看,這個能夠從死境內走出來的凡人,到底有什麼本事!

安經賦凝眉緊盯著秦風,如果這一次秦風還能躲過,那就說明琉沁的猜測根本冇錯。

這樣一來的話,秦風身上就存在很大的問題!

“小子,你可以再躲一次看看!”

琉沁一聲冷哼,一記夾雜著寒霜的掌風已經朝著秦風迎麵而來。

秦風凝眸看著這一掌,幾乎凝聚了琉沁十成的功力。

危險了!疤疼不疼啊?”坐在男人身側,一個氣質陰柔的男人開了口。同樣是五十多歲的年紀,可這個男人不僅氣質陰柔,打扮得也非常不倫不類。不僅濃妝豔抹,手上還塗著黑色的指甲油。要不是說話的嗓音仍舊渾厚,隻怕會讓人覺得他是個矯揉做作的老女人。“彆忘了,當初我們和跑到高盧、大漂亮國那幾位聯手,也就是勉強讓他重傷而已。”“而且最後,我們幾個人都是負傷逃走的。”“要不是我們早有準備,打了他一個猝不及防,隻怕我們今天連坐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