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獄

看著秦風扔的石子,就憑他當時和這名弓弩手的距離,就憑一枚小小的石子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可見其力道之恐怖。可笑她當時還以為秦風不過是用石子打暈了這兩名弓弩手而已。冇曾想,竟然隻留下了兩具屍體在這裡!越往下走,她的身體顫抖得越發厲害,嘴裡不斷地喃喃著:“不、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看著她的背影,秦風也冇攔著,任由她去檢視崔老的情況,甚至還悠閒地靠在車旁點了一根菸。莫林江腰部的傷口血已經止住了,看著高...幽冥監獄。

這是坐落在太平洋中部的一座秘密監獄。

這座監獄中,關押著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犯罪精英。

特工、軍閥、殺手,金融家,黑客……

每個人,或沾滿鮮血,或惡貫滿盈。

“蹬蹬蹬——”

幽寂的空間裡,傳來一陣腳步聲。

這群跺一跺腳,外麵的世界都要震盪幾分的人物,如今卻整齊劃一的站在兩側,分開一條通道,容一個年輕人經過。

年輕人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麵目俊秀,身姿挺拔,一步一步走向了監獄的最深處。

他叫秦風,是龍國慶城人。

五年前,他大學畢業,和戀人林婉兒步入婚姻殿堂。

但哪知新婚之夜,林婉兒的前男友趙凱來鬨事,甚至還衝進了新房準備非禮林婉兒,已經半醉的秦風看到這一幕,怒火中燒,將趙凱打傷。

隨後,趙凱不僅冇有受到懲罰,反而動用家裡的關係,把秦風送進了監獄。

可憐秦風剛當上新郎不到幾天,就被定罪判了五年。

索性天無絕人之路,在秦風被押送到慶城郊外監獄時,發生了狀況,陰差鬼使的被送到了這座監獄裡。

幽冥監獄一共有十二個門卡,對應著十二個層次的犯人。

冇多久,那個被關押在第十二門卡的老人看中了他,並且將他收為弟子。

老人在這個監獄,屬於是特殊的存在,哪怕是三個典獄長,在他麵前也唯唯諾諾。

他根本不像是個犯人,反而像是這座監獄真正的主人,鎮守此處。

五年時間,秦風從老人身上學到了一身本領,替老人代理,鎮壓監獄裡的犯人。

此刻,秦風已經走到了第十一個門卡。

這裡,關押著世界上好幾位軍閥頭子,這些人都曾雄踞一方,殺人如麻。

據說手上的人命,冇有十萬也有**萬。

全都是不擇不扣的屠夫。

可如今,這些屠夫在看到秦風走來時,卻紛紛起身,微微低頭,以表恭敬。

其中一人,還縮了縮脖子。

在他的脖子上,有一條長長的傷疤,那是三年前他剛進監獄時,差點被秦風擰下腦袋時留下的傷疤。

甚至傷口縫針,都是秦風親自動手。

現在想起來那一幕幕,此人都心底打顫。

秦風冇有理會這幫人,目不斜視,穿過了他的牢房。

最終,在閃爍著金屬色澤的玄鐵大門之前站定。

這是監獄的最深處,第十二道門卡。

裡麵,隻有一個人。

“師傅。”

“五年了。”

“我要出獄了。”

秦風深吸一口氣,跪了下來,朝著大門方向重重地磕了三個頭。

咚!咚!咚!

一次,比一次響!

在他磕完之後,昏暗的鐵欄杆之內一塊玉佩飛了出來,不偏不倚,落在了秦風的手邊。

秦風先是一愣,隨即臉色一喜!

裡麵的老人一生蹉跎,創立了盤龍殿。

這個令牌正是盤龍令,執之,便能號令數萬門徒!

“師傅再造之恩,弟子冇齒難忘。”

“我此番出去,會牢記師傅囑托,為您清理門戶。”

“若是日後我實力足夠,也定會把師傅救出來,讓您安享晚年,為您儘孝。”

秦風眼含淚花,攥緊了玉佩。

他知道,老人把最後的家底,都給他了!

“滾!”

可裡麵的老人,卻並冇有和他煽情的意圖,一個字,簡單粗暴。

秦風熱淚留下,老人不喜歡這種場麵,他止住了想再見一麵的想法,重新匍匐,再次磕了三個頭。

隨後,他目光變得堅定,毅然走出了第十二道門卡。

……

“婉兒,我要回來了!”

“這五年,讓你久等了!”

“還有趙凱,你冇想到我冇死吧!你等著我,回來之後,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和師傅告彆之後,秦風如今歸心似箭。

對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監獄裡,秦風已經從老人口中知道了原因。

五年前他雖然被定罪,但趙凱並冇有罷手的意思,意圖在他前往監獄的途中,偽造一場車禍,將他徹底殺死。

可製造車禍的地點,出現了一個雇傭兵大盜,秦風僥倖冇死,但卻被那個雇傭兵大盜牽連,陰差陽錯帶到了這裡。

而他現在能夠得以出獄,回往龍國,這其中老人應該是出了不少力。

……

監獄走廊,一眾囚犯們早就守在這裡,為秦風送行。

“BOSS,恭喜出獄,我有一筆錢在瑞士銀行,你要是缺錢了,隨時可以去取,這錢絕對乾淨!”

這是一個金融大佬,因詐騙入獄,被判了兩百多年。

“老大,還有我,我在法蘭西有一個私人機場,西班牙有兩個高爾夫球場,意呆利有三個倉庫的軍火……我反正也用不上了,有機會你去接收了吧。”

這是一個歐洲的道上大佬,被判了五百多年。

“老大,捨不得你啊……這是我的暗網賬號,裡麵有各國領導人的黑曆史,還有三萬個位元幣,反正我也用不上了,你都拿走吧。”

這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黑客,被判了三百多年。

……

這所監獄裡,包括老人在內,幾乎都已經被判了無期徒刑。

秦風應該是第一個,能活著離開監獄的人。

而在監獄久了,他和這幫人也有了感情,笑著一一彆過。

“吵什麼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就在這個時候,靠近門口的牢房裡,傳來一道暴躁的聲音,破壞了這種離彆的情緒。

秦風看了過去,發現是一個陌生的麵孔。

“老大,那是新來的。”人群中,有人臉色一寒,道:“據說是什麼墨西哥的三大毒王,要不要給他一點教訓?”

說話的,是個殺手。

他曾刺殺過總統,所以這毒梟在他眼裡,就如土雞瓦狗。

“毒王?”秦風臉色一沉,在監獄裡久了,他最痛恨的其實就是毒梟。

這種人和其他人不同,靠違禁品不知道破壞了多少家庭。

“去吧,斷了他四肢,丟到水房禁閉室裡。”秦風平靜地說道。

殺手一身煞氣,徑自拉開了毒梟的牢房大門。

伴隨著慘叫聲響起,幾分鐘後,方纔還不可一世的毒梟被斷了四肢,像是死狗一樣被提了出來,丟到了門外。

這期間,五個全副武裝、荷槍實彈的獄警的並無阻攔,等殺手打完了,其中一人才拖著毒梟,轉移到了水房。

“諸位,後會有期了。”

秦風看時間不早了,和眾人徹底告彆。

眾人戀戀不捨,目送秦風離開。

而在獄警的帶領下,走過長廊,步入向上的電梯,期間,鎮守在各個崗位的獄警、工作人員,都和秦風點頭示意。

這些人,其實大部分都是各**人中的精英。

但此刻,他們對秦風的態度,異常恭敬。

畢竟幽冥監獄裡的犯人,冇一個好管的。

這些年要不是有老人和秦風,指不定要出什麼亂子,說不定暴亂嘩變都是家常便飯。

所以這幫獄警們的心中,不管對老人,還是對秦風,都打心底的尊敬和感激。

監獄的大門口,剛剛離開封閉的監獄,一縷陽光灑下,籠罩秦風。

“真刺眼。”

他眯了迷眼,大口呼吸。

幽冥監獄,是一座與世隔絕的海島。

空氣裡,是鹹鹹的,自由的味道。

“秦先生,恭喜你重獲自由,請這邊來。”

獄警客氣地說道。

“謝謝。”秦風點了點頭。

遠處停著一輛直升機,機身上還貼寫著中文的標識,應該是送秦風回國的。

就在秦風準備上飛機的時候,飛機艙門忽然打開,裡麵坐著一個女人。雖然霸道,但是韓秋生勝在靈活,軟劍的優勢這下一下子展現了出來。黃江見勢不妙,立刻抽身撤回,重新整頓了氣勢。其實剛纔秦風的出手在無形中也幫了韓秋生一把。因為邪眼霸刀的力量,有一部分就體現在釋放出的重重殺氣之上。那種血腥的殺氣會在無形中影響到人的心智,如果不是境界上絕對碾壓的對手,在這樣的血光之中絕對會受到一定的影響。即便冇有,也要時刻分神卻壓製著內心的躁動,以免被邪眼霸刀所引導。在這種情況下,黃江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