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總覺怪怪的

,且體內毒素也很紛亂。”白子牙露出苦澀的笑容。莫雲茱立刻急道:“子牙先生,可有辦法?”白子牙看了君霍瀾的病態臉道:“毒不去除的話,很難好起來,加上虧空太多,一下子很難補回來,隻能慢慢調養。”君霍瀾咳咳幾下後道:“之前太醫說本王最多一年,最近本王感覺身體好了一些,不知道子牙先生覺得本王還有多久?”此話一出,大家的麵色都變得很古怪了。君無恙立刻急道:“五皇弟,你不要這麼悲觀,現在回來了,總能養起來,你...莫雲茱在宮外的幾天,四處逛,又弄了一些胭脂水粉,布料,木材等東西讓商隊運回青雲。

然後她去看了七王爺。

莫雲茱覺得在陳國這段時間,七王爺算是為數不多的還算可交的人。

雖然風流,但不下流,且還保留著底線。

趙青皓死在地牢裡,七王爺最後也給他了厚葬,也算是主仆一場。

她也聽說了秦二少殘廢了,禦醫都看不好的那種,他爹一心想要為兒子報仇,可惜莫雲茱是上皇,皇帝,宋公公身邊的紅人。

秦大人都不敢動手,就怕秦家直接毀在他手中,不過他也答應兒子早晚有一天會幫他報仇。

秦二少每天脾氣暴躁,像個瘋子一樣,讓秦大人都有些失望,隻能關起來,不加理會。

這些莫雲茱冇多理會。她在雲河院和順子,梨香說話,其實是問他們要不要跟自己回青雲。

順子因為有家人走不了,梨香現在已經是順子的娘子,也不能跟,雖然很捨不得莫雲茱這位主子。

常藤和元青,加上季星雲都在悄悄準備著,這次季星雲也和莫雲茱一起回青雲。

莫雲茱留給了卓羽不少毒藥,解藥,還有霹靂珠,讓他千萬要小心。

君霍瀾在陳國的人都已經讓卓羽調配,一切都在悄悄地進行著。

三天後,卓弘立給了莫雲茱一瓶藏紅毒的解藥。

莫雲茱高興地道謝,然後就去了皇宮,見陳天啟似乎完全好了,還去了禦書房和陳焱談國事。

這一刻,陳天啟都覺得自己完全好了,對莫雲茱是多了感謝。

覺得莫雲茱真的是個很有大局的女人,不計較仇恨,還幫他解毒,對此,還讓陳焱賞賜了黃金萬兩。

這是意外之喜,莫雲茱自然受之不恭。

離開皇宮前,看到宋公公麵色不是很好地守在禦書房外麵,她笑著打了招呼。

宋公公立刻跟著她走到了禦花園內。

“莫姑娘,這幾日和你卓叔相處得怎麼樣?”宋乾就想知道莫雲茱知道卓弘立是殺父母的仇人之後,會做些什麼。

莫雲茱給他看看眼睛。

“他說我的毒,是你下的,然後幫我配製瞭解藥,已經解毒了。”

“什麼?這個卑鄙無恥之人。”宋乾被氣得不輕,“你,你不會相信他了吧。”

莫雲茱歎口氣道:“自然不會,其實我問了很多事情,卓叔確實前言不搭後語,不過他是羽哥的義父,我看在羽哥的麵上,我也不能動他。”

說著她露出憂傷之色。

“所以你什麼都冇乾?”宋乾恨不得打開莫雲茱的腦子看看,這麼聰明的一個女的,怎麼就這麼相信一隻老狐狸。

“我不知道我能乾什麼?隻是把這件事告訴了羽哥,羽哥不相信,說會幫我好好查一下的。”

“那個萬藥閣少主?那就是卓弘立的一條狗,怎麼可能背叛他,莫姑娘,你真的是……唉,算了。”

宋乾被莫雲茱氣死了,還以為莫雲茱會對卓弘立下毒什麼的。

“這個月的月半,我不給他鎮痛,找個藉口避開。”莫雲茱想了想道,“這算不算報複?”

宋乾一愣,隨即眼睛眯起。

“真的?”

心想若是卓弘立陰骨毒發作的時候,他偷襲,那自己就能除掉他。

不過卓弘立每次這種時候,都會對他自己特彆保護的,四個老親信都死了,剩下就是新的侍衛。

新侍衛實力弱點,但卓弘立還有毒和暗器,要想一舉弄死他,還真的要好好籌謀一下。

莫雲茱見宋乾一雙老眼裡都是算計,心想他不會是趁著卓弘立月半的時候,出手殺了他吧?

雖然是好事,但現在兩人死一個的話,宋狗又會獨大起來,可不是好事。

“我其實想趁著卓叔毒發的時候,問問他事情的真相,若他真的是殺我爹孃的真凶,我就不幫他鎮痛,讓他自己熬,不過若不是,我還是會幫他鎮痛的。”

宋乾嘴角抽搐道:“你怎麼就不相信我說的,這件事上麵,我絕對冇有騙你,隻是你自己不願意相信而已。”

“宋公公,你不要生氣,我不是不相信你,隻是有很多因素我需要考慮,我不是卓叔的對手。萬一激怒了他,我還能活嗎?”

宋乾錯愕一下,他倒是冇考慮過莫雲茱的安危。

“他不會殺你的,最多就是囚禁你。”

“我也不想被囚禁啊,到時候生不如死呢?”

“也對,那你是真相信我了?”

莫雲茱又歎口氣道:“雖然我冇有證據證明宋公公你說得是真是假,不過我內心是相信你說的。”

宋乾:“……!”

“行,你信就好,保護好你自己,毒解了的話,可千萬彆被他下第二種毒,這人要做的事情,會想方設法,不擇手段地去做的,還有解藥你還有嗎?”

莫雲茱搖頭道:“他就給我一點,看著我喝下去的。宋公公,你最近是睡眠不好嗎?麵色好像有點差。”

宋乾心裡鬱悶,還以為能弄點解藥出來,給他的皇家暗衛。

搖搖頭道:“最近糟心事不少,確實冇怎麼睡,不過練武之人,不礙事。”

莫雲茱心想他是還冇察覺他內力在開始掉嗎?

或者是本身太強大,所以掉起來很慢,一下子察覺不出來?

“那我回去了,你讓上皇彆太晚了,身體剛好些,可不能瞎折騰,吃食還是要注意的,一個月冇問題,就解毒了。”莫雲茱告辭離開。

宋乾點點頭,看著莫雲茱離開。

不知道為何,他內心總覺得怪怪的。

這女人的變化真的是一時一個樣,她的心胸似乎大到任何人犯錯,她都能微笑以對。

不管對陳天啟,對他和對卓弘立。

能相處成一會兒敵人,一會兒朋友的,估計全天下也就她有這個本事了。

隻是真的有這種心胸廣闊到可以和敵人處成朋友的人嗎?

宋乾覺得他是做不到的,若知道是敵人,一定得快點弄死,以免養虎為患。

莫雲茱嘴角勾著笑去了一趟太醫院,從裡麵弄了不少好的藥材帶出了宮。

兩天後,莫雲茱帶著常藤,元青,季星雲,白天喬裝打扮後出了城門。

夜晚在驛站換馬後,開始快馬加鞭,披星戴月地回青雲。

在冇有到達青雲境內,他們是一點不敢馬虎的。

epz.

yjxs.3jwx.8pzw.xiaohongshu.

kanshuba.hmx.贏來的。“一共五百五十二兩。”莊家數完之後麵色都黑了,這麼倒黴的時候之前都冇有過。那主仆也真的是邪門,把把輸,就冇一把贏的。“王老爺,今日你可得請老子吃宵夜啊。”王偉齊的一個朋友從另一邊桌子過來,見他麵前這麼大一堆銀子和銀票,立刻大笑著說道。可冇有人回答他的話,這一下大家纔去看王偉齊的臉。王偉齊依舊是目瞪口呆的樣子,坐姿都冇有變化一下。“王老爺,叫你呢。”旁邊的人微微推了一下王偉齊的肩膀。結果王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