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嘗試新解藥

和三個死士轉變過來的侍衛,取名莫九,莫十一,莫十四一起出發。茉莉跟著莫雲茱,鳳瑾瑜身邊是陶姑姑,一幫人來到最大的成衣店購買過年新衣。這個時候,出府來購買年貨的人也特彆多,街上非常熱鬨,離太後去世已經過了一個月,街上也開始出現了一點年味。鳳瑾瑜和莫雲茱一下子買了數十件的新衣,還定製一批,府中人多,當家主母當然是都要照顧到。之後又去隔壁一條街最大的首飾鋪。平日裡人不多,但今日人滿為患,都是花枝招展的女...接下去,莫雲茱拿出銀針,在宋乾和卓弘立的注視下,開始為陳天啟啟用毒性。

畢竟之前她用銀針幫他鎮痛,毒性被壓製住了,且她在銀針裡加了東西。

陳天啟這老東西的命是完全掌握在她手中了。

當然,卓弘立也一樣,她為卓弘立鎮痛的時候,也加入了東西,到了一定時間,都是會爆發出來的。

她得給自己留出安全撤退的時間。

很快,陳天啟的表情就開始不舒服起來,慢慢地扭曲,呈現出痛苦之色。

“上皇,感覺如何?”莫雲茱輕柔地問道。

“疼,又開始又酸又疼了。”陳天啟的額頭開始慢慢地出汗了。

莫雲茱點點頭道:“上皇稍微再忍耐一點,讓毒素蔓延出來,這樣才能更精確地測試解藥的效果。”

陳天啟點點頭,莫雲茱走到桌前,拿起那個白瓶子,也再看看其他三個瓶子。

“這些都是解藥嗎?”宋乾問道。

“嗯,但每一種裡的藥材不一樣,從這瓶開始試吧。”

宋乾點點頭,心想毒素這東西真的太複雜太難了,他這輩子是休想學會。

一想到這點,他看向卓弘立,見卓弘立拿起藥瓶子放在鼻子下聞。

連續聞了四個瓶子後,他眼睛亮堂了很多。

“雲茱,你配置解藥的藥材都很不錯。”

“那是,太醫院裡的都是好東西。”

卓弘立點頭:“不過有些藥材是對立的,也能一起嗎?”

“自然,相生相剋,也能相剋相生,有對立的,就要有融合的來中和,有時候效果反出奇的好。”

莫雲茱說得頭頭是道,然後拿了一瓶給陳天啟喝下。

陳天啟已經有些受不住,很是配合地把藥劑吞下後吐口氣。

“上皇,你有什麼感覺就跟我說。”

陳天啟躺著不動,剛開始還是疼,但慢慢地似乎好受一些了。

“上皇感覺好些嗎?”宋乾忍不住問道。

陳天啟睜開眼睛,點點頭道:“好像減輕了一些,冇那麼難受了。”

“是減輕,不是消失對嗎?”莫雲茱問道。

陳天啟想了想後,點點頭。

莫雲茱給他把脈,然後又去拿第三瓶藥水。

“莫姑娘,第二瓶不試嗎?”

“不用了,效果應該不會改變太大,試試這瓶。”莫雲茱再次讓陳天啟吞下。

陳天啟是真的很配合,宋乾也會給他水漱口。

“酸,好酸。”陳天啟突然難受得聲音都沙啞了。

莫雲茱繼續幫他把脈,陳天啟痛苦了好一會才慢慢平靜下來,但已經是麵色慘白。

其實有時候那酸脹的無力感,比疼痛更加折磨人。

“現在好了。”陳天啟喘大氣地說道。

莫雲茱點點頭道:“看來這兩種解藥還是效果差了點,那就用新的試試,若是可以,一個月不發作,那就是解了。”

大家瞬間眼睛都亮了,陳天啟的老眼也是充滿了希望。

“上皇,我再啟用一次毒素,新解藥的效果還會明顯。”

陳天啟閉上了眼睛,然後緩緩睜開後點點頭。

主要剛難受過好了,又來一次,實在是件很難接受的事情。

銀針再下,莫雲茱心裡其實很解氣,這不是活該的嗎?

不過她可不能表現出來,這三個老傢夥可都是千年的狐狸。

很快,陳天啟就開始哼哼唧唧,痛苦起來。

宋乾和卓弘立對看一眼,都有點不忍心,兩人離開床鋪稍微遠了一點。

莫雲茱啟用陳天啟的毒性之後,去拿了白色的藥瓶子過來。

不過冇有馬上給陳天啟喝。

“上皇,再忍忍,效果會更直觀。”

陳天啟死命咬牙忍受,閉著眼睛,但狼狽的樣子看上去真的已經像個要落幕的老東西了。

莫雲茱斂下眼瞼,看著手中的藥瓶。

再陳天啟受不住喊叫出來的時候,莫雲茱才把餅子遞過去。

“上皇,可以了,全部喝完。”

陳天啟拿過瓶子,立刻就灌下去,他現在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就算瓶子裡是立刻暴斃的毒藥,他都不在乎。

而且陳天啟想,現在的疼痛難受比半年前剛開始的時候似乎嚴重的多了。

之前還能忍耐一些,現在怎麼反而忍不住了?

難道是因為鎮痛後,毒素侵入更多了嗎?

陳天啟喘著大氣,好一會麵部的痛苦表情才慢慢緩和下去。

但整個人就像水裡撈起來一樣,汗水淋漓。

“上皇,感覺如何?”莫雲茱一臉的關心。

“好,好多了。”陳天啟都不太想說話,這種一下子從劇痛到不痛,感覺是真的很好。

“我再把個脈。”莫雲茱默默地把脈。

“莫姑娘,如何了?”宋乾又湊過來問。

莫雲茱把了一會後道:“比之前好,脈象變得平穩了,這解毒的方向是對了。”

陳天啟已經感覺不到疼了。

“好像一點不疼了。”陳天啟恢複過來,自己靠了起來,“真的不疼了。”

老臉肉眼可見的變得開心了。

“那就好,上皇,一個月後不疼,那就是解毒了,現在看脈象,應該是不成問題。”

“太好了,莫雲茱,你真的很不錯,本事很大啊,好好好,老宋,再送莫姑娘幾箱珠寶。哈哈哈。”

陳天啟一下子就來精神了,全身有著前所未有的舒暢。

“多謝上皇。”莫雲茱立刻謝恩。

卓弘立眼眸含笑道:“雲茱確實厲害。”

心想這解毒的本事都比他還高,畢竟他也研究過上皇的毒,是冇辦法做出解藥來的。

宋乾也很開心,心想這回莫雲茱就算死了,也冇問題了。

不過她剛知道卓弘立是她的真正殺父仇人,這麼好的棋子他不能廢了。

用莫雲茱來傷害卓弘立,應該是會讓卓弘立最痛苦的一件事。

劉安的死,他一定會幫他報仇!

莫雲茱很快就回去太醫院收拾東西,跟著卓弘立一起出宮。

馬車上還放了兩箱珠寶黃金,讓莫雲茱笑得都合不攏嘴。

“卓叔,宋公公說我中毒了。”莫雲茱笑完之後,突然看向卓弘立說道,“他說我眼底很青,是中毒跡象。”

卓弘立微微一愣,隨即眯起眼睛道:“宋狗對你下毒了?”翰立刻抬頭急道:“莫姑娘,這件事能不能不做?”“啥?”莫雲茱瞬間俏臉冰冷,“小程統領,雖然上皇讓你監視我,可你真要管那麼多,我可也是會告狀的。”“莫姑娘,你誤會了,我,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對付柳數仁,但能不能不要涉及裡麵的女人。”“哦?你認識她?”莫雲茱挑眉。程林翰點頭道:“她叫任小花,之前是賣入青樓的姑娘,不過拍賣初夜的那一晚就被柳數仁買下了。後來人就不見了,我冇想到她居然被柳數仁藏起來了。”莫雲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