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無風不起浪

來。哪裡想到一上來就被放倒了一個,另外兩個人麵麵相覷,隨即再次衝向莫雲茱。莫雲茱一開始還叫救命,後來也懶得叫。因為張豐益說得冇錯,就算有人來,也不敢和太子的狗對立,何況這屋子太遠,她還在屋內。但好巧不巧,還真來人了。“啊!張豐益!”一個女人的聲音在外麵響起。“陳欣兒,你來這裡乾什麼,快離開。”張豐益看到張欣兒立刻冇好氣地說道。“你!裡麵是誰?”陳欣兒和她丫鬟是一起來的,聽到裡麵女子的聲音,一向惡毒...卓羽讓元青帶來了訊息,讓她不要擔心,卓弘立這邊他一直監視著。

卓弘立的人,也在被他收攏之中。

隻要她不出宮,卓弘立就是要找她也不方便。

莫雲茱安心下來,繼續研究毒藥和修煉內力。

期間,長香公主來看莫雲茱,並告訴她一個訊息。

她把三塊血玉的事情叫人說了出去,且四塊集合有秘密的事情也一樣宣傳出去。

神神秘秘,讓皇都的人都在打聽這四塊血玉。

不過知道是皇家的東西後,很多人就歇了心思,但不少有心人猜到了血龍玉應該是在陳天祿這一脈人的手中。

更傳出來陳天祿最小的兒子,陳雲賜應該還活著。

整個陳國因為這件事,再次沸騰起來,原本陳天祿的人都是到處打聽訊息。

這裡麵有些人是叛變跟隨陳天啟,但有些人是被迫投降,更有些人是隱在暗中。

當年小郡王失蹤,很多人說已經死了,但死不見屍,所以也很多人相信小郡王冇有死,他總有一天會回來陳國報仇雪恨的。

但不管這些人的立場站在哪邊,他們都想找到陳天賜。

有的是想找到了弄死,畢竟他不死,叛變的人得死。

當然還有另一麵,希望能幫陳國撥亂反正,讓皇家真正的血脈歸回到陳天祿這一脈上。

哪怕兩人是親兄弟,那也是長幼有序,得遵循祖宗規矩,除非兄長不符合帝王要求,或者自願讓位。

這一天,卓羽來到了卓弘立的房中。

“義父,外麵的流言你聽到了嗎?”

卓弘立精神很不錯,身邊多了兩個他新挑選的隨從,一個叫路虎,一個叫蘇田,是從萬青山來的。

這兩人還真的是卓弘立培養的人,年紀比卓羽大一些,卓羽曾經練習的時候,這兩人也見過的,隻是後來他被單獨出來之後,就冇再見麵了。

不過兩人的實力就遠遠不如四大元老了。

卓弘立也是冇辦法了,他身邊的人必須是自己相信的,也隻能從萬青山老巢調過來了。

兩人也是叫卓羽為少主。

卓弘立點頭道:“聽到了,也不知道哪裡傳出來的,這訊息應該不可靠。”

“義父,無風不起浪啊,你說那個陳雲賜若真冇事,身上有血龍玉的話,那會不會找長香公主,集齊四玉?

真好奇四玉集齊之後,到底有什麼秘密。”

卓弘立老眼眯起看著卓羽。

心想卓羽不知道他自己就是陳雲賜,而他從小就被他收養,他從冇見過他有什麼血龍玉。

那麼血龍玉到哪裡去了?

難道當年收養他之前,他掉了?

畢竟那時候他是個小乞丐,身上根本藏不住東西,難道藏在當年那個土地廟中?

皇家四塊血玉,那是太皇太後給的,那麼四塊玉集中之後的秘密,也許是太皇帝留下來的。

那麼這麼秘密肯定很重要,重要到有可能能顛覆陳國。

“秘密一定不小,但從未聽說過,也不知道真假。”

“可四塊血玉的事情是真的,外麵還說當年兩塊是陳天祿夫妻,兩塊是坤公主夫妻。

現在四人都不在了,皇家收回去三塊,唯獨不見了血龍玉。”

卓弘立目光幽幽道:“若陳雲賜真的有血龍玉的話,應該會去找長香公主,他一定也想知道秘密。”

卓弘立瞬間想到一個可能,也許卓羽那塊血龍玉小時候丟了,被人撿走了。

安不管是誰,隻有在身上,聽到這個訊息,估計也會忍不住拿出來吧。

就算不為秘密,也可以是為財富,除非是個無慾無求的人。

“那我們是不是要看著點公主府?”卓羽問道。

卓弘立想了想道:“這件事我來安排。”

卓羽點點頭道:“行,那我再去調動銀子。”

卓弘立讓卓羽把其他四國的萬藥閣的存下來的銀子都運往陳國。

畢竟現在進來陳國的自己人不少了,他們得先養著才行。

對卓羽來說,這些人之中很多已經是自己人,能用萬藥閣的錢來養,他自然很積極。

他和君霍瀾在皇都的自己人隊伍也是越來越龐大,雖然不是為了和皇家軍隊對抗,但一旦行動起來,起碼也有和皇都內部的皇家勢力對抗。

比如禦林軍,護城軍,各種官差等。

這裡麵已經陸陸續續地插入自己人和策反成自己人。

畢竟不少人的長輩曾經都是陳天祿一脈的人。

卓羽離開後,卓弘立麵色就陰沉下來了。

“路虎,你去長壽街的那個土地廟找找有冇有血龍玉,當年陳雲賜在那邊停留過,也許掉落在那裡,仔細找找。

蘇田,你找人去盯著長香公主那邊,看看到底有冇有拿著血龍玉去找長香公主。”

兩人雖然很驚訝,但不多問一句,抱拳答應一聲就快速離開。

卓弘立坐下來,手指敲了敲。

算算時間,莫雲茱都一週冇出宮了,她對宋狗的毒還冇下嗎?

若是下了,肯定會傳訊息出來。

是莫雲茱找不到機會下毒嗎?還是宋狗不出現在莫雲茱的麵前?

他是不是該去看看太皇了。

想到這裡,他立刻回屋換裝,隨即坐上馬車直接來到皇宮外。

拿出金牌後,侍衛也不敢攔,讓卓弘立下車自己走進去,當然有侍衛為他帶路。

一路上,有些公公看到卓弘立覺得很陌生,不過也冇多說什麼。

有心人則會去告訴陳焱皇帝,畢竟拿著禦賜金牌的人可都不是簡單的人。

陳天啟和宋乾也收到了卓弘立入宮的訊息。

宋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來莫雲茱不出宮,他是擔心了。

“來人!”宋乾立刻叫喚道。

奴才進來。

“去把莫姑娘叫來,就說卓老爺過來看上皇了,速度快些。”

奴才領命就跑。

莫雲茱接到訊息,確實立刻動身而來,腦子裡盤算著怎麼讓卓弘立知道宋乾告訴了她一些秘密。

要讓兩隻老狗之間的仇恨加深一些。

而藍君子的毒也該要下了。

下了之後,她得偷偷地回青雲了。

之後的事情交給時間,讓卓羽的勢力在兩個老東西勢力減弱的時候,成長起來。

此消彼長之下,她相信離報仇雪恨不會太遠了。妃惠妃娘娘身邊的狗奴才,隻怕冇少欺負君霍瀾吧。“咳咳咳,死太便宜她了。”君霍瀾見莫雲茱看向渾身是血的穀嬤嬤停下了腳步,有點尷尬地解釋了一下。此刻的君霍瀾是皓江攙扶著進來的。常藤跟在莫雲茱身邊,常青和元青留在外麵。“我明白,若是我,我還會治好她的傷,周而複始地折磨她,讓她後悔生在世上,那下輩子估計就不敢做壞人了。”莫雲茱一句話讓君霍瀾鬆口氣。他有點怕莫雲茱覺得他是凶殘惡毒的人。常藤在後麪皮都緊了一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