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壓瀾王身上

傷口,鬆口氣。“嗯,他們埋一下屍體,下麵味道太重了。”卓羽說道,“這些人放回村莊,還是先留在這裡?”“去找沈全的人過來給他們講一下再放吧,免得說我們騙他們的。”莫雲茱想了一下後說道。卓羽道:“好,那你去吧,我先和他們聊聊。”說著看了曾河一眼。莫雲茱見他一把大刀插在石頭上,一夫當關地坐在洞口,嘴角勾了一下後轉身就走。她剛走,莫十四提著半死不活的趙成五出來了。“我還以為這傢夥逃走了。”莫十四看到曾河,...“啪!”

莫雲茱覺得腦袋暈眩,臉上火辣辣的疼……

“莫雲茱,你個賤人,居然揹著本宮做出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來!”

“啪!”

莫雲茱臉上又是一痛,腦子跟著劇痛起來。

她忍不住慘叫一聲,隨即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腦中。

“莫雲茱,你,你怎麼敢!本宮饒不了你!”男子繼續怒吼。

莫雲茱眉心緊蹙,倏地睜開了眼睛。

此刻她被一個身穿淡黃色錦袍的高大男子拽住手臂,像小雞一樣提拎著,且剛纔還被他連著扇了好幾個嘴巴子,嘴裡都有了血腥味。

男子憤怒的臉極度扭曲,雙眼冒火般盯著她,一副恨不得把她撕裂的表情。

“莫雲茱,你少給本宮裝可憐,今日你居然敢對五皇弟做出這種齷蹉的事來,本宮和你的婚約再無可能!”

男子猛地推開莫雲茱,莫雲茱整個人摔在後方的床鋪上,而後麵有人立刻發出一聲悶哼。

莫雲茱很是迷糊地轉頭,看到了一張極度蒼白的男人臉。

但意外的是男人五官很俊俏,她都有點被驚豔到。

眉目溫潤,容貌如畫,氣韻高貴,如芝蘭玉樹,光風霽月,又似謫仙下凡,不染塵埃。

隻是男子看著很是孱弱,身形消瘦,肌膚白得冇有一絲血色,給人一種弱不禁風之感。

但嘴唇卻意外的是一種極為不正常的深紫色,讓整張臉平添了一絲妖魅。

一雙如夜空星辰的眸子裡流光浮動,正看著她,但表情嫌棄,冷漠中帶著厭惡,好像被她碰到是很臟的。

“瀾王?”莫雲茱脫口而出。

此刻,現代特種兵隨行軍醫的莫雲茱已經穿越到了青雲國,變成了大將軍府的嫡係大小姐,且同名同姓。

今年十七歲,和眼前的太子殿下君澴河早有婚約,再過三個月滿十八歲就要嫁入太子府,成為青雲國尊貴的太子妃了。

“走開,咳咳咳。”床上瀾王君霍瀾聲音很輕很陰沉,隨即咳嗽起來,臉色一陣白一陣青的,好像要喘不過氣來了。

莫雲茱回神,看到身上的外裙不見了,被扔在床邊地上,她摸下頭髮,亂七八糟,她摸摸鼻子站了起來。

內心冷笑,已經明白怎麼回事了。

原主是將軍府的大小姐,從小受儘萬千寵愛,日子過得是無憂無慮。

喜歡舞刀弄槍,性格大咧咧,雖然有些驕縱野蠻,但心地善良,很直爽,對人也冇有防備之心。

今日是太子府舉辦的宴會,為瀾王君霍瀾回京而設。

君霍瀾是青雲國五皇子,十歲那年,新皇登基,要鞏固朝政,所以挑中他,賜封瀾王去陳國做十年質子。

一個月前,十年滿期,加上陳國新帝上位,君霍瀾就被放了回來。

但回國路上卻遭遇了幾波刺殺,受了重傷,好不容易傷勢好些,太子殿下第一時間要為他辦接風宴,邀請的都是皇親國戚和朝官的子女們,說是讓瀾王多認識本國的青年才俊們。

席間,莫雲茱記得原主因為要成為太子妃而高興,所有人都來恭喜她,讓她喝了不少酒。

但原主酒量其實很好,去如廁的時候,卻頭暈得厲害,她已經感覺不對勁。

是她的親妹妹莫懷卿讓她先去休息,她在迷迷糊糊中就被帶入了一個房間,後麵什麼都不知道了。

莫雲茱看著此刻房門口已經聚滿了人,一張張臉上的表情都是極為震驚的。

地上還跪著一個哭泣的丫鬟。

是莫雲茱的貼身奴婢芍藥,今日也是她一直侍候原主的。

“莫雲茱,你水性楊花,下賤無恥,見五皇弟俊俏,身體羸弱,你居然敢對他……,你還有什麼話說?”太子繼續憤怒道。

“殿下息怒,小心身子……”有人立刻安慰太子。

芍藥哭著急道:“太子殿下,大小姐不是這樣的人,她,她是喝多了,走錯了房間,不是太子見到的那樣。”

莫雲茱微微挑眉,走錯房間?看來自己丫鬟有點意思啊。

“太子殿下,我大姐絕對不是這樣的人,這裡麵肯定有誤會,還望殿下明察。”

莫懷卿也替莫雲茱求情,但表情又有點迷惑,倒是讓莫雲茱有點看不懂。

“誤會?本宮親眼所見,她趁著五弟不勝酒力睡著了,無恥地爬上他的床,還差點傷到他……”

太子氣得都說不下去了,眼睛裡赤紅一片,“莫雲茱,你對得起本宮!本宮現在就回宮稟報父皇,取消和你的婚約!還有,你爹也要給本宮一個交代!”

太子說完,甩袖轉身就要走了。

“慢著!”莫雲茱立刻喝道。

她從地上撿起她的外裙,在大家麵前很淡定地披上,隨即抬頭看向這些人,心裡是越發好笑,這種伎倆白癡都看得出問題了。

“你還有什麼話說?還嫌本宮不夠丟臉嗎?”君澴河氣呼呼道。

“太子,我是被人下毒陷害的,你信嗎?”說著轉頭看向五王爺君霍瀾道,“瀾王,我有冇有碰你,你可知道?”

君霍瀾蒼白的臉上有些尷尬,隨即咳嗽道:“本王睡得很沉,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本王應該也是被陷害的。”

“應該?”莫雲茱挑眉,隨即嗤笑了一聲,一雙大眼睛冷銳地看著君霍瀾,讓君霍瀾蹙起了眉,內心有點怪異感。

莫雲茱轉身看向抓姦的所有人道,“整件事情瀾王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這還不明顯嗎?”

“莫雲茱,你彆嘴硬了,大家都看到你壓著瀾王,你狡辯都冇用。瀾王剛來的時候,你就說瀾王長得好看!肯定喝醉酒見色起意!”

刑部侍郎之女陳欣兒跳出來立刻冷嘲熱諷,她是莫懷卿的閨中好友。

“你們一定要汙衊我,我莫雲茱認了,太子殿下你要退婚,我也同意。但是!我要證明我是被人陷害的,而不是我勾引瀾王!免得你們一張張嘴出去胡說八道!”

“陷害?真好笑!莫大小姐,是你壓的瀾王,還有誰幫你扶上去不成?”大理寺少卿張豐益笑了出來。

“嗬嗬,虧你還是大理寺少卿,丟人!我當時已經中毒,昏迷不醒,所以是被人扶上去,要不然你們看到的就不是我穿著褲子壓瀾王,而是我正在強上瀾王纔對!”

張豐益被氣得麵色漲紅,拳頭握起。

“咳咳咳……”床上的君霍瀾直接咳起來,這女人是什麼虎狼之詞?

“噗嗤!”很多人都被震驚得三觀都重新整理了。

大將軍之女,果然是一介武夫,蠻橫粗俗啊。

“我若是清醒,我也不會被太子打成這樣!”莫雲茱摸摸自己腫痛的臉,擦掉嘴角的血跡,目光冷冽地看向太子。

原主應該是羞憤之下,又被打,所以暈厥過去,纔有了她現代莫雲茱的穿越而來。

“你們聽著!被陷害和主動勾引是兩碼事,是原則性問題,今日必須弄清楚!我也是受害者!當然,這麼說,你們也許不相信,來人,給我拿一副銀針!”莫雲茱緊接中氣十足地喊道。

“要銀針乾什麼?”

“拿來就是!”莫雲茱冷笑。

很快,有侍衛就拿來了銀針。

“你們看仔細了,我是中毒被陷害的,雖然做不了太子妃,但我也不想背這個水性楊花、勾引瀾王的鍋!你們出去可以說我被人陷害,失了清譽,不配做太子妃,但若說我勾引瀾王,說我爹孃冇教好,我絕不輕饒!”

說話間,大家看著她把銀針慢慢地刺入了她的太陽穴中……

....

..w..

....陽聰都要為莫雲茱抱不平了。瀾王這傢夥有莫雲茱這樣的優秀王妃,居然還要收女人?他可是知道瀾王這條命都是莫雲茱救回來的,不然最多就半年好活。這是過河拆橋了?讓莫大小姐如此難堪?莫雲茱看到歐陽聰一臉憤怒的樣子微笑道:“皇上賜的,不得不收。”“瞎扯!若瀾王真不願意收,還找不到藉口不成?莫大小姐,你是準瀾王妃,這還冇入府呢!他就……”莫雲茱笑著打斷他道:“歐陽大少,多謝你給我打抱不平,不過皇上賜美人的時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