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的目光貌似一直都在監視著她,江阮冷笑一聲,置之不理,她相信那個人總有一天會浮出水麵的。楚玉拉著徐婉婉一邊走一邊說道:“基地昨日耗費了大量的彈藥,我在想接下來基地肯定要去大量收集彈藥和槍。”經過楚玉這麽一說,江阮也頓然醒悟。她們之前從沙城警察局庫房裏拿走的子彈不過幾十發,就連槍也隻有一把,這些子彈,隻夠用來最關鍵的時刻對付三階或以下的喪屍。根本殺不死大量的喪屍,這樣一來這些槍和子彈隻不過是個簡單的擺...薛免他們被喪屍們推著走了上來,他們一看到江阮就開始咆哮,“你們快走,不要理會我們,他就是個瘋子。”

“快走啊!”胡朗都開口說著,焦急地看著江阮眾人。

蕭晉遠直接將冰牆撤了,將一個人抓過來擋在他的麵前,“你們倒是打啊,水球,土遁?”

“哈哈哈……我最喜歡看你們自相殘殺的樣子了,動手啊!”好大的口氣,蕭晉遠嘴角裂出一個陰森的笑容,他的眸子微紅,暴露出了紅血絲。

此刻的模樣,倒真的跟瘋子無異。

江阮一個閃身衝了上去,蕭晉遠還不急回過神來了,被江阮一腳踹翻在地。

小手一揮,那所謂喪屍立即倒地,落入了地下城,方宇見狀,快步衝了上來,將薛免幾人救下。

江阮與蕭晉遠開始對打,不過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蕭晉遠的能力又有增長。

手中的唐刀,即刻出現在手中,江阮一個出其不意,卻被蕭晉遠躲了過去。

他直視江阮的眼睛,笑道:“你們上當了。”

江阮微愣,冷漠地看著他。

“你下來你們華城將會被炮彈夷為平地,就算是你打死我又能怎麽樣,你們華城基地完了!”蕭晉遠像個變態一樣,即使被江阮憤怒地看著,也能夠無恥地笑著。

江阮看著他的臉,越來越厭惡,“你不是說我有空間嗎,今天我就帶你去看看,所謂的空間吧。”

說罷,江阮一個俯衝上前,直接拉住了蕭晉遠的衣領,兩人對戰了將近十分鍾。

蕭晉遠想要掙脫江阮的手,卻無能為力,就在他爆發出自身的冰係屬性之際,江阮的嘴角勾勒出了一個滲人的笑容。

隨即,一道白光出現在了天空之上,下首,千萬喪屍到達目的地,樂樂從遠方跟著過來了,見到天空的白光,心裏一個咯噔。

“江阮!”方宇想要上前,卻被白光震地摔倒在地。

眾人還未回過神來,就開著白光誌宏,閃現了一抹紅色,隨即便在空中消失殆盡。

下麵的人,無疑不呆愣地看著這一切,光芒消失,他們的麵前再一次的空無一人。

楚玉眼淚頓時落了下來,哽咽地上前,“江阮!江阮……”

地麵上,唯有江桑,他悲傷了好一會兒,但轉念一想,老姐可以去到另一個時空,說不定她將蕭晉遠帶過去了。

他是相信江阮的,看著悲傷的眾人,江桑出聲安慰,“你們別擔心,老姐她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

楚玉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渾身都在發抖,“剛才的白光那麽強烈,你怎麽知道她還能回來?”

擦了擦眼淚,楚玉讓自己的視線更加清晰起來。

江桑看著她淡淡一笑,“我就是知道,她一定會回來。”

楚玉愣了,第一次覺得江桑這家夥其實還蠻帥的,垂下頭,趕緊打消了自己的念頭。

半年後……

一個乳白色的大床上,女子的肩帶微微滑落,迷迷糊糊地沉睡著,猛地電話鈴聲響起。

江阮摸了摸床頭櫃的手機,一看是徐長白的電話,撓了撓頭,半晌後驚醒,“糟了!”

她連忙起床,開啟門,拍響了另一邊的房門,“江桑,快點起來了,還要吃到了,江桑%……”

江桑站在後麵,滿臉無奈地看著盯著雞窩頭的江阮,“老姐,我已經做好飯了,服裝也已經拿回來了,化妝師已經就位了,你洗漱好了趕快下來吧。”將肺給咳出來。他們似乎沒有想到江阮可以一下子猜到他們從何而來。“無論是他們當中的誰,我都希望你們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帶句話回去,不要再來招惹我,否則我要你們京都基地搬地方。”江阮霸氣說完,就連黃寧羽都是一臉的佩服,不再像之前那般,陰沉的模樣。那三個人對視了一眼,為首的那個人率先走了過來,道:“我,我們常委和元帥叫我,跟你說,我們大家都可以和平相處,沒有必要打打殺殺。”“什麽,我沒有聽錯吧,你是說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