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的是非,所以她寧願強大到令人害怕。徐婉婉看呆了,她本來還擔心舅舅傷害到姐姐,沒有想到一招便將舅舅打倒了。“走吧。”拖著呆愣的徐婉婉從原地瀟灑離開,不管四周人的目光,她的身影如此凜然。蕭晉遠本來還打算讓烈騰出麵,平息這場風波,不過現在看來不需要了,這個女人的力量不容小覷,他方纔並未感應到她身上異能的波動,那她的一身好力氣難到是天生的?末日裏,自強自立的女人,往往比依附於男人的女人更加具有吸引力,特別...“那個,其實我們可以去那邊看看,你說這麽久沒有回去了,他們肯定會想我們的。”江桑嘻嘻一笑。

江阮得意地想,她就知道,江桑肚子的小九九。

“之前出來的時候,是跟學校請的假,我破例一次帶你出來,這都五天時間了,你該回去了。”江阮毫不留情地說。

江桑滿臉幽怨,“老姐……”

“知道什麽叫做猛漢撒嬌嗎,就像你一樣,油膩膩的。”江阮說完,江桑就轉過頭去,像個別扭的小女生。

江阮偷偷笑了許久,才道:“好了好了,等你放假的時候,再帶你去,不過下次去,你可得給我做事了,我可不希望你什麽都不做。”

江桑猛地點頭,“當然了,我怎麽可能是那種什麽都不做,隻知道浪費姐姐你時間的人呢,是吧。”

“走了。”見江桑的討好,江阮打了一個寒顫,咦……

不過幾天,他們便回到了基地,城門處,偶遇到恰好從另一邊談合作回來的薛免眾人。

“沒有想到我們還是一起到達的,收獲如何?”江阮從車上走下來,城內自然有人,過來將她的車子開走。

薛免豪邁一笑,道:“有三個基地都打算跟我們合作,合同已經簽訂好了,一大半的定金都已經繳納了,明天我們就給人送過去。”

“這麽厲害,不像我們這次,遇到一窩子的賊。”江桑有氣無力地說著。

這時,江阮目光微微一凜,那股感覺又來了,那個人的窺視,她壓下心底裏的憤怒,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我們進去再說吧,城門外怪熱的。”

“這鬼天氣!”胡朗擦了擦額間的汗珠,冷不丁地罵了一句。

回到基地裏,一路上走到總部,那股怪異的氣息,頓時就從她的身邊消失不見,這個人到底是誰。

江阮想著不打草驚蛇,將人給找出來,不過看著人的狡猾程度,還是有些困難的啊。

“姐姐,你們回來啦,這幾天辛苦了,恰好剛才我們去田地那邊摘了葡萄。”現在已經是下午了,徐婉婉自然已經下課了。

江阮有些震驚,“什麽,葡萄熟了,我看看。”

徐婉婉端了一大盆的葡萄過來,江阮撚起一顆,嗯,確實好甜!

“可惜了,葡萄的儲存時間不是很長,明天交販賣商將他們都摘走吧,先賣上個兩天,多出來的就分給大家。”江阮說完,徐婉婉就跑出去了,想必是給楚玉報信了吧。

方宇從總部外麵走了進來,見到江阮平安無事,心口的大石便落下了。

“這次前去,情況如何?”方宇眾人,走進議事大廳。

江阮微微蹙眉,將這次的情況告知了方宇他們。

聽後的眾人,無一不是憤怒的。

“我們低價販賣給他們食物,這群人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簡直太不要臉了一點。”薛免心中憤憤然,臉上的表情都可以噴出火來了。

江阮冷笑道:“我本來也以為許多人都會想要跟我們合作,不過有人浪費了這個機會也好,我們就可以拿給真正需要的人了。”

反正最後那個人不也死了嗎,怪就怪他自己。盤,裏麵的東西就是一些液體。江阮扯過一個冷笑,根本就沒有在意走過來的兩人。“江妹子,真的是你。”方宇脫下了口罩,看著床上被禁錮著的江阮,連忙放下了托盤,拿著鑰匙走了過來。江阮這纔看清楚來人的麵貌,“方宇……秦袁,怎麽是你們?”秦袁見到江阮也十分激動,他道:“我預知到你來到了龍城基地,但是被抓,所以我們就計劃著救你出來。”“對了,我們還遇到了一個女孩和一個女人,她們是跟你同路的,我們已經說服她們在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