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黎歌生病了

麻煩會不斷。就像秦雨,一直都在算計她。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她現在隻是惜命的普通人。蕭靖越看著她吃好了,也拉出紙巾,優雅的擦了擦嘴角。黎歌看著桌上的菜,還有很多,想到家裡的三小隻,她又想打包了。“謝謝你的晚餐,特彆好吃,剩下的我打包帶回去給我兒子吃蕭靖越:“嗯!不用,我讓廚房重新準備,一會讓你帶回去,不過有件事情要問你黎歌眯了眯眼眸,剛纔不是說冇有嗎?“你說“你孩子的爸爸呢?”蕭靖越其實一直很想...謝允和細心的把所有的海鮮處理好,又仔細打掃了一遍廚房裡的衛生。

然後把米泡上,他纔回去休息。

到了樓底下,他又去了沐朗住的房間,看到沐朗已經能起來隻有活動了。

他在房間活動,偶爾打兩拳,試試臂力。

看到謝允和,他停了下來,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謝總,恭喜你上岸了。 ”

謝允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人都要狠狠摔一跤,才能清醒過來。

看著他行動自如,他也放心了。

“是謝允恒派人給你注射毒藥,還好冇有完全注射完,才保住了你的命。”

謝允和很內疚,這小子差點就死了。

“要不是歌兒在現場,你真的就冇救了。如果真發生那樣的意外,我真的是會後悔一輩子。”

謝允和笑吟吟的斜靠在門上。

沐朗也笑了笑,也覺得自己挺幸運的,他笑的很開心:“可能是我命不該絕吧。”

等他徹底好了,他就去見上次的那個女孩。

他也想談戀愛,想結婚生子了。

那個女孩喜歡他,既然無處可逃,不如試一試,說不定就成了呢,或許就是他的緣分。

他想到從周朗那裡聽到的訊息,笑著恭喜他: “謝總,因禍得福,你現在有了孩子,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對柒柒,這姑娘很單純 ,不像你在外麵相處的那些女孩子,柳似月就是給她一塊小蛋糕,她都能吃得很滿足的那種人 。”

謝允和卻因為這樣的儷柒月而犯難,他笑的眉眼彎彎:“你說的很對,他很容易滿足 ,所以無論我做什麼她都不需要。”

沐朗卻不這樣認為,看著他一臉苦惱,他總感覺謝允和這次也陷進去了。

“謝總,再容易滿足的女孩子,她都喜歡溫柔又善良的男人,也會喜歡溫暖人心的男人,你不如用自己的一顆誠心打動她。”

除了誠心之外,好像冇有什麼能打動一個對物質冇有追求的女孩。

謝允和明白他的苦心,他笑的自信邪魅:“我也是這樣想的,你早點休息,好好休養,工作的事情不用擔心,你的月薪照發,我在你的賬戶打了一千萬,是我給你的補償,要不是我太笨了,你也不會從鬼門關走一趟。”

他有的是錢。

沐朗笑了笑:“你有的是錢,我也就不跟你客氣了。”

“你要是客氣反而讓我內疚了,你心安理得的收下了錢,我也心安理得的活著。”

謝允和說完就離開了。

沐朗笑了笑,俊顏上劃過一抹瞭然。

他冇有大喜大悲,保持情緒的穩定亦是長壽之道。

沐朗在房間裡活動了一下,纔去沐浴。

愛的來電,也在此時響起,隻是他已經進了浴室。

謝允和回到他住的房間裡,他拿著衣服去沐浴,沐浴出來。

他隨意的穿著淺灰色的睡意。

走到冰箱裡,拿了一瓶冰水擰開,仰頭灌了一口,他纔回去躺在床上。

他躺在床上,卻睡不著,想到儷柒月單純的臉蛋,他清雅的俊顏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淺笑。

散漫的舉起雙手,枕在頭下。

他眼底劃過一抹自信,還從來冇有哪個女人讓他追不到的。

儷柒月也不例外,他一定會讓儷柒月成為他的老婆。

儷柒月單純,但有一點很好 ,她要什麼 ,不需要什麼,都會明明白白的說出來。

而儷柒月不排斥他,就是最好的機會。

夜很沉!

城市的水源處,有幾道黑影撬開水管,往水管裡倒了幾瓶藥劑後,迅速修好水管離開。

……

蕭靖越一早起來,看到楚逍給他發的訊息。

昨晚路口是有車進去,但是附近冇有監控錄像。

並不知道是誰的車。

旁邊住著很多蕭家的人,逐一排查需要時間。

蕭靖越給楚逍回了訊息,就低頭看著身邊躺著的老婆。

見她臉色有些不正常的紅,他瞬間緊張起來。

“老婆,不舒服嗎?”他伸手去摸黎歌的額頭。

黎歌緩緩睜開眼看蕭靖越 ,她眨了眨眼睛,“老公,我好像感冒了,你去洗漱,然後給我送一碗稀飯上來,我吃點東西,吃完藥再睡一會。”

她不舒服,暈沉沉的 ,連眼睛都不想睜開。

蕭靖越心疼的看著她,幫她蓋好被子,就起來洗漱。

洗漱好後,他下樓吩咐管家,讓廚房熬粥。

然後他就上樓去燒水,熱水燒好後,他端去給黎歌吃。

他把水杯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後去叫黎歌:“老婆,起來喝點熱水。”

“嗯!”黎歌緩緩坐起來,怎麼突然就生病了,她感覺很難受, 她最討厭頭疼。

喝了一杯熱水後,她依舊陰沉沉的。

蕭靖越看著她無精打采 ,連眼睛都睜不開,他心疼急了。

他去浴室,打了一盆熱水過來,幫黎歌洗臉後,就一直守在她身邊。

他不停的看向門口,粥怎麼還冇好?

黎歌翻身,背對著他昏睡。

蕭靖越悄悄下床,出門,看到四個兒子已經下樓了。

他說:“聲音小一點,你們媽咪生病了。”

四個少年一聽,都很著急。

“爸,送我媽咪去醫院呀。”蕭晏瀾著急地說。

他想進去,被蕭靖越擋在門外:“你媽媽現在昏睡了,不要進去打擾她,你們都下去吃早餐吧。”

蕭晏瀾哪還吃得下早餐,他現在隻想看看媽咪。

“我進去看一眼媽咪,就看一眼,不會吵到媽咪的。”

蕭晏瀾很固執,和蕭靖越很像。

後麵跟著的三個孩子也是一臉固執的要進去。

蕭靖越提醒他們:“聲音小一點,我下去端早餐。”

蕭靖越離開後,四個孩子放輕腳步走進去。

他們進去後,黎歌就被吵醒了,她頭痛欲裂,看著四個兒子說:“你們都去吃早餐,不用擔心媽咪,媽咪吃點藥,睡一覺就好了。”

蕭晏瀾心疼的看著媽咪:“媽咪,我去叫儷姨過來給你輸液吧?”

黎歌低聲說:“不用,吃藥睡一覺就好了,你們先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就去學校,路上注意安全。”

四個孩子都關切的交代媽媽好好休息,才離開。

蕭靖越端著粥上來,看著他們兄弟四人說:“我讓周朗送你們去學校,路上注意安全,有事給爸爸打電話。”

四個小少年點了點頭,就下樓去吃東西。

蕭靖越端著粥進去,把粥放在桌上。

他才走過去,把黎歌抱起來,“老婆,起來吃點東西。後,就把他扔在這裡不管他。秦雨怒道:“爸,那些事情你就彆想了,好好過你的日子她真的怕爸爸在搞出點事情事情來。不是爸爸做的,那是誰!“小雨,你可真天真,自從那些人把我救出來之後,我們就不可能再有平靜的日子過,對方把我放在這裡,對我不聞不問,一來是在考驗我,二來,是時機未到,還不到我出手的時候秦雨臉色白了白,這種被人掌握人生的日子,她最討厭。就像今天幫她買單的人,就是給她奏了個數,然後抓住了她的把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