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我們結婚了

很敏感,他人沒有進房間就聞到血的味道。他開啟房門快步進去,一眼看到床上躺著柔弱的蘇若初,沉著麵色快步過去。“怎麽了?”霍笙問道。蘇若初抬起頭看著他,“阿笙,你回來了。”說著的時候,蘇若初紅了雙目,眼淚從眶裏掉了出來。“你如果再不來,就見不到我了。”她要是沒有多個心眼放著何安琪,現在何安琪和葉凡找來的男人把她給睡了。然後?然後她自己羞愧地想死,或者阿笙恨得想把她給殺了。“出了什麽事情!”霍笙連忙問道...房門被輕輕地推開,陌生的麵容映入喬蔓眼底,她不認識。

女人朝著喬蔓一笑,又將著病房的門給關上。

喬蔓想,可能是走錯了,不過女人輕淡的笑容讓她覺得怪異。

喬蔓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天黑了,她睜開雙眼的時候,看到背朝著自己,站在視窗的男人。

她以為何俊辰,“俊辰!”

男人轉過身子,看到顧子銘的臉時,喬蔓愣住了。

他怎麽來了?

天色的緣故,加上病房裏很安靜,喬蔓以為自己在做夢。

“你怎麽來了?”喬蔓看著走近的顧子銘。

“是玲瓏和你說的。”

顧子銘點點頭,他看著她,說道,“好些了嗎?”

他的聲音很溫柔,眼裏隻有喬蔓一個人。

“我沒事的,你不用過來的。”喬蔓說道,她說的時候,坐起身子,這個過程,她的目光沒有移開過顧子銘。

顧子銘伸手握住喬蔓的手,“你出事,我怎麽能不來。”

不知道是為什麽,在看到顧子銘在的時候,喬蔓的眼眶就紅了,再聽到他溫情的話,喬蔓的眼眶濕了。

她撲倒顧子銘的懷裏,由著自己的淚珠掉下來。

所有人都說,顧子銘對她的感情是玩玩的,他是不會在意她的。

她被東西砸暈,他這麽快地速度趕來,這還不能說明,他是在意自己的嗎?

“怎麽哭了?”

“哪裏痛了?”顧子銘問道。

他說完,喬蔓哭得大聲起來,她將著顧子銘抱得很緊。

不是她哪裏痛了,是她覺得自己的直覺是對的。

喬蔓很少哭,顧子銘更沒有見到過她哭得這麽地傷心。

“沒什麽。”喬蔓回道,她抱緊著顧子銘,說,“你來了,我開心得哭了。”

她抬起頭,雙眼裏噙著淚光地看著顧子銘。

顧子銘柔情地回看著她,他的手指輕輕地抹去她臉上的淚珠,一顆顆地被他給擦去。

“餓了沒有?想吃什麽,我去買!”

“對了,醫生說你明天還得檢查,得吃點清淡的。”

顧子銘趕到景城這邊的醫院,他的第一件事情是到病房裏看了喬蔓,見喬蔓睡得熟,他再去醫生那邊問了喬蔓的情況。

“好。”喬蔓應道,她戀戀不捨地看著顧子銘起來,看著顧子銘出門。

“子銘。”在顧子銘走到門口的時候,喬蔓叫了他的名字,“你早點回來,不然,我會想你的。”

喬蔓不是一個外向的女人,她不太會把心裏的想法說出來。可是,看到顧子銘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邊時,喬蔓除了感動也隻有感動,她感覺到自己更愛顧子銘了。

顧子銘出去給喬蔓買晚飯的時候,何俊辰和唐玲瓏也給她送晚飯來了。

唐玲瓏來了,喬蔓不奇怪,何俊辰是劇組的導演,他是丟下一大幫的演員和工作人員過來的。

“蔓蔓,何導為了你,提早放大夥回去休息。”

喬蔓看著何俊辰把晚飯拿出來,他買的都是喬蔓以前喜歡吃的東西。

關於喬蔓喜歡的口味,何俊辰是最瞭解的人之一。

“給你買了麵條,沒放香菜。”

何俊辰笑著看著喬蔓,喬蔓沒有拿過碗。

“俊辰,你回去吧。”

喬蔓看著一臉笑意的何俊辰,她說道,“顧子銘去給我買晚飯了。”

聽到喬蔓的話,唐玲瓏也愣住了。

唐玲瓏詫異地問喬蔓,“顧子銘來了?”

“他人那?”

唐玲瓏是以為喬蔓在說謊,為了趕走何俊辰用了顧子銘來的理由。

“他去給我買晚飯了。”喬蔓回答道。

“俊辰,子銘回來看到你在,不太好。”喬蔓再說道,“你是知道的,子銘是我的丈夫。”

聽到喬蔓這句話,唐玲瓏怔怔地看著喬蔓。

她是不是聽錯了,喬蔓說“丈夫”,這個“丈夫”是她認為的那個意思嗎?

“好。”何俊辰看出喬蔓的堅定,他回來遲了,喜歡的人成為別人的。喬蔓也不給他半點的機會,他難受也傷心。

何俊辰走了,唐玲瓏坐到喬蔓的麵前,她雙目凝視著喬蔓。

“蔓蔓,你什麽時候和顧子銘結婚的?”

“不對,你們有沒有結婚?”

她想是不顧子銘向喬蔓求婚了!

“你可不要犯傻!”唐玲瓏擔憂地說道,顧子銘求婚的話,她為了喬蔓好,不喜歡喬蔓答應。

顧子銘太花心,身邊的女人太多了。喬蔓太認真,太把感情當一回事情。

“玲瓏,不好意思。”喬蔓解釋道,“半年前,我就和顧子銘領證結婚了。”

關於自己和顧子銘結婚的事情,喬蔓就這樣隨意地說出來。

唐玲瓏被喬蔓給嚇倒了。

半年前,是在沉香那部劇前。

“你那時候不是剛做顧子銘的情人?”唐玲瓏問道。

喬蔓笑著搖搖頭,“我當了顧子銘五年的情人。”

“五年!”要是不知道喬蔓和顧子銘領證結婚,這個“五年”,唐玲瓏是不相信的。

怎麽可能?

顧子銘的情人,哪個超過半年的時間。

“可能我是他最長時間的情人,所以他一覺醒來,問我,想不想結婚。”喬蔓回憶到那件事情,嘴角處掛著笑意,“我年紀也不小了,結婚的事情怎麽會不想。”

“所以,他問我的時候,我跟著他去了民政局。”

“後麵再想起這件事情,我覺得自己是那時候就喜歡上他了,不然怎麽會傻乎乎地跟著他去領證。”

喬蔓笑著說道,唐玲瓏從喬蔓的眼裏看到幸福。

“喬蔓,你太傻了。”唐玲瓏說道,“顧子銘他.”

唐玲瓏的話沒有說完,喬蔓接了過來。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挺傻了。他說結婚,我就跟著去了。”

“開始的時候,我和你想法是一樣的,顧子銘是在玩弄我,他膩了,就會拉著我去民政局把婚給離了。”

“我對他來說,和那些女人沒有什麽區別。”喬蔓的笑容淡下去。

“可是,他告訴我,是不會和我離婚的,也會和我相愛。”

“相愛,愛上你?”唐玲瓏詫異顧子銘說出這話。

她看著喬蔓歎了口氣,搖搖頭,“他哄女人的話,你也信!”?和蘇若初分開多年,他患得患失,鬱少有些話是說對了。鬱少說,他做的那些勾當,以後會給蘇若初帶來傷害。要是蘇若初知道,不一定會跟他。蘇若初經曆那麽多痛苦,她該找個安穩的家庭,過著舒適的貴太太生活。就該找韓龍逸那樣,對她一心一意,事事以她為先,韓家做的又是正經的生意,有能力護著蘇若初,也有能力給蘇若初一輩子的富裕。“嗯,挺好吃的。”蘇若初回道,“阿笙,你的咖啡館做的中菜都這麽好吃,西餐肯定也不錯,平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