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用一生來彌補

的難得對她這麽大方,她不要白不要,這錢得存著給姐姐看病。晚上顧墨成準時回來吃飯,蘇安安第一時間跑出去給他拿了拖鞋。顧墨成看到她為自己又是拿拖鞋,又是拿水喝,心裏有種暖暖的氣息。“今天我爸約我見麵,給了我這個。”蘇安安說著,把蘇華的卡拿出來遞給顧墨成,“裏麵的錢我取出來放其他卡裏去了。”“嗯。”顧墨成一點不吃驚蘇華找了蘇安安。蘇華的專案,他派副總去洽談,提出用蘇華手中的百分之十股份作為交換。也不知道...聽到顧老夫人說的,顧子銘的笑意淡下去,不再說話。

在旁的蘇安安見氣氛怪異,剛要說什麽,她扭頭看到門口的韓龍逸和俞貝貝,忙站起身。

俞貝貝和韓龍逸進去,他們歉意地看著蘇安安和顧墨成,“小白說想過來玩。”

他們來的不是時候,撞上顧家在處理事情。

顧子銘見有客人,對著顧老夫人和顧墨成說道,“奶奶、二叔,我有事情先走了。”

顧子銘走後,顧老夫人打量起俞貝貝和小白。

“這就是龍逸的老婆,長得真是漂亮。”顧老夫人笑著誇道,蘇安安厚著臉皮坐到顧老夫人身邊,“媽,我漂亮,還是她漂亮!”

顧老夫人看看蘇安安,再看看俞貝貝,很幹脆直接說道,“你漂亮!”

“嗬嗬。”蘇安安笑笑,很得意地看看顧墨成。

俞貝貝比蘇安安漂亮年輕,但是在顧老夫人眼裏,還是自家兒媳婦好。

“龍逸,你這是從哪討好的媳婦。”顧老夫人又問道。

“路邊撿的。”蘇安安笑著回道。

想到自己和俞貝貝的初遇,韓龍逸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他可不是從路邊把貝貝撿回來的。

“哪裏的路,也給子銘撿一個。”顧老夫人當了真。

蘇安安笑起來,“媽,顧子銘還需要撿,他這一年到頭糟蹋了不知道多少的女孩子,完全可以媲美蕭彥。”

顧子銘和蕭彥差不多,上床談的是錢和利益,無關感情。

但是,又沒有以前的蕭彥亂來。

“哎。”一想到自己的大孫子,顧老夫人又歎了口氣。

顧墨成的家庭穩定,她這些年最擔憂地是顧子銘。

盛歡歡的事情給他太大的刺激,到現在,顧子銘寧願在外麵花天酒地,也不想娶個女孩子過個正經的生活。

瞧他的樣子,沒個三十五歲,肯定是不會成家的。

在顧老夫人想的時候,樓上的顧景行和顧景睿聽傭人說小白來了,兩個歡喜地下來。

“小白!”

隨著顧景行開心的喚聲,顧老夫人的視線落在韓龍逸懷裏的小女孩身上。

小白的頭發長了,穿的衣服也是漂亮亮眼,一眼瞧著就是個洋娃娃般的女娃娃。

“這娃娃也漂亮,定親沒有?”

顧老夫人開口問道。

這把蘇安安給樂壞了,韓龍逸是抱緊了懷裏的小白,警惕地看著跑過來的顧景行和顧景睿。

“老夫人,你說笑了,小白還是個小孩子。”

俞貝貝回道。

“顧家和韓家關係一直很好。”顧老夫人看著小白,“這麽漂亮的娃娃,長大後肯定很搶手,不如給我家景行景睿。”

被顧老夫人一說,蘇安安覺得很有道理。

早些把小白搶到自己家裏,到時候也跑不掉。

不過瞧著韓龍逸這麽緊張地抱著小白,是搶不走小白到他們顧家做兒媳婦的。

“媽,我們家有景行景睿,一個小白不夠分。”

“也對。”顧老夫人應道,“不過,我很喜歡這個娃娃,以後嫁給我們家景行和景睿其中一個,都好。”

顧老夫人是越瞧小白越喜歡。

小白看到顧景行和顧景睿下樓,她開心地和韓龍逸說,“大叔,我要下去玩。”

韓龍逸正聽到顧老夫人的話,正覺得自家的寶貝要被人叼走不太高興的時候,小白鬧著要下去和顧家哥倆一塊玩耍,他不得不把小白放在地上,站著一旁一言不發地看著小白和景行景睿玩耍。

隻要兩個小家夥有拉小白的動作,他就出聲阻止。

這個樣子,讓顧墨成看著不明白,覺得韓龍逸太小題大做。

可是在他和蘇安安有了女兒後,他對小公主的偏袒和保護更可怕。

他們回到寧城後,韓龍逸就著手準備婚禮,婚禮沒有選擇在寧城,相反去了國外私人島嶼。

他們的愛情太過坎坷,貝貝吃的苦太多,他想盡力地去彌補貝貝,給她最好的。

俞貝貝由著韓龍逸為自己準備婚禮。到了寧城後,她很無聊,想做些事情又不知道做什麽。

去顧家找蘇安安,蘇安安忙著給自己充電學習設計知識,沒多少時間搭理她。

小白那,又被韓龍逸送到幼兒園去,這會的幼兒園不在之前的那個,是寧城的貴族幼兒園。

小白和顧景睿成了同學,顧景行反而在小幼兒園裏,他見小白丟下自己跑到貴族幼兒園去,在家裏連滾了三天的地板。

可是,蘇安安和顧墨成真怕了顧景行又去貴族幼兒園鬧事,怎麽都不同意顧景行和小白一起上學。

俞貝貝看著小白每天歡歡喜喜地讀書,她不由地想,自己也可以去讀書。

當年進了監獄,她的學業半途而廢,連著大學都沒有去上。

這個念頭有了後,俞貝貝馬上去告訴韓龍逸,韓龍逸支援俞貝貝喜歡做的事情。

韓龍逸找關係讓貝貝先去寧城大學做個旁聽生,她想學什麽就學什麽。

俞貝貝邊學習邊等著自己的婚禮到來,美妙的生活讓她過得充實而幸福。

在婚禮的前夕,她收到一份禮物。

禮物是一套婚紗,看到它的時候,俞貝貝知道這是沈謙送的。

在她成功追上沈謙的時候,一次兩個人逛街,經過一家婚紗店,她一眼看中櫥窗內的婚紗。

她以為那個時候沈謙拉著自己走開,沒有看出她喜歡那套婚紗,其實不是。

沈謙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在第二天他就到婚紗店裏將著婚紗給買下來。

想著,等著貝貝滿二十週歲的時候,她可以穿著這套婚紗美美地做自己的新娘。

結局是誰都不想,也是沒有人預料得到了。

沈謙送的這套婚紗,俞貝貝重新包紮寄了回去。她和沈謙回不到過去,這套婚紗也不再適合她。

她還是想穿著韓龍逸選的,嫁給他。

婚禮奢華又低調,在婚禮上,俞勁鬆牽著俞貝貝的手,他自己的手顫抖得厲害。

在台下,他看到俞貝貝和韓龍逸宣誓,淚水濕潤了眼眶。

來參加婚禮的記者拍下俞勁鬆的眼淚,紛紛說俞勁鬆是捨不得自己女兒出嫁。

他們不知道,俞勁鬆不僅僅是捨不得,還是因為愧疚和懊悔。

俞貝貝給了他一個再做父親的資格,他想餘生來補償。強奸才生下小芯的,可是你為什麽會被人強奸,你心裏該清楚!”“冤有頭債有主,你該找人出氣,也該去找陸洲去,是陸洲害了你一輩子。”“你知道這件事情,你連著和他離婚都不敢,因為你知道和他攤牌,你的富裕日子就沒了。陸洲和你離婚,你心裏氣惱,覺得當年的事情把你給毀了,那麽你該去找陸洲去!在這裏糾纏小芯算什麽意思!”傅婉不甘地反駁道,“她是我的女兒,她是我養大的!”“你是我的女兒,也是我養大的,我要你給我一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