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桑嬌嬌的結局

人的時候就覺得,看到在眼前晃來晃去的蘇安安,倒覺得別墅裏有了生氣。“老公,喝水。”蘇安安端著水杯到他麵前。她一臉笑意地看著顧墨成,從慕家回來給顧墨成打了那通電話,蘇安安的心思都在顧墨成身上。她想他!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讓她這麽地記掛著,想念著,就算是她的前未婚夫——慕瑾瑜也沒有。“安安,我媽為難你沒有?”晚飯還沒有做好,顧墨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問著蘇安安。“沒有。”蘇安安搖搖頭,她接著小臉紅起,輕輕地說...“你們是誰,要對我做什麽!”在桑嬌嬌的手被他們抓住的時候,她慌亂地大叫道。

然後,他們其中的一個人從桑嬌嬌的枕頭下拿出鋒利的刀片,黑暗的夜色下,刀片更讓桑嬌嬌害怕。

桑嬌嬌看著刀片被男人捏著,看著他們往自己的手腕上割去。

她不敢用力地割,他們卻敢。

傷口劃得很深,血一下子冒了出來,看得桑嬌嬌麵色發白,驚恐萬分。

她想尖叫出來,可是雙唇被他們捂著,“嗚嗚嗚”地發不出聲音,她隻能看著血從自己的身體流出來,染紅了地麵。

過了很久,她因為失血過多,全身沒了力氣,眼前也是暈眩一片,抓著她的兩個男人才鬆開她的嘴,轉身走出去。

桑嬌嬌看著昏暗的四周,想大聲呼救,可是嘴裏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最後,她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血一點點地從體內流幹盡,失血過多而死。

桑嬌嬌的屍體第二天被警察發現,他們對她的死很快地定案,是因為知道自己要進監獄,負罪自殺了。

在韓龍逸和俞貝貝離開虞城的當天,俞貝貝接到俞勁鬆的電話,說,桑嬌嬌在警局自殺了。

當聽到桑嬌嬌自盡死了的訊息,俞貝貝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能。

因為桑嬌嬌這個人自私地要命,她是不可能自盡的。

再轉念一想,桑嬌嬌死了很有可能。

俞貝貝在電話裏和俞勁鬆說了聲,讓他保重身體,照顧好自己。其他的話,她沒有多說。

俞勁鬆也沒有多提桑嬌嬌,他說,等著韓家那邊舉辦婚禮,他過來。

俞貝貝和韓龍逸結婚,就在寧城辦一場婚禮。

對於虞城這個地方,俞貝貝不想在這裏繼續生活,也不想自己的婚禮在這裏舉辦。

他們乘坐飛機到寧城,一下飛機,韓父和韓夫人在機場等著他們。

韓夫人想極了小白,抱著小白又親又摸的。

小白很給韓夫人麵子,沒有嫌棄韓夫人的口水。

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往韓家,比起虞城,俞貝貝對寧城是陌生的。可是再回到這座城市,不覺得害怕,相反地,她很安心。

可能有韓龍逸在身邊,所以在她第一次來寧城的時候,她就喜歡這裏。

在車裏,韓龍逸握緊俞貝貝的手,俞貝貝扭頭朝他一笑。

“貝貝,以後這裏就是你的家。”

什麽是家,有自己在意的人,就是一個家。

“嗯。”俞貝貝點點頭,她想,自己未來開始變得更美好。

在韓家用過晚飯,小白說想去看哥哥。

韓龍逸也正想去顧家,問問顧墨成有關於婚禮方麵的事情。

一家三口開著車到了顧家大門口,他們正準備下車,瞧著一輛機車從車旁飛馳進去。

俞貝貝不認得騎機車的男人,她奇怪地看了眼,聽到韓龍逸說道,“是子銘,顧墨成的侄子。”

“哦。”俞貝貝應了聲。

顧家的事情,不管是五年前,還是在監獄裏那五年,她聽到了不少。

曾經和顧家作對的蔣老太太也在她那個監區關著,不過,蔣老太太是被單獨看管著,她偶然的一次,遠遠地看到過。

雪白的頭發,滿是皺紋的麵容,她看過來,一個眼神莫名地讓人驚恐起來。不過,蔣老太太前兩年死在監獄裏。

韓龍逸抱著小白進去,小白的雙手摟著韓龍逸的脖子。

隻要韓龍逸在,小白會變得特別地乖巧。不過,她還是沒有改口叫韓龍逸“爸爸”。

俞貝貝他們進去,才走到顧家大廳,就聽到裏頭傳來的吵架聲。

俞貝貝來顧家多次,還沒有聽過蘇安安和顧墨成吵過架,正扭頭疑惑地看著韓龍逸,男人的聲音再傳來,一聽,不是顧墨成的。

“顧子銘,你看看你,現在成什麽樣子!”“把人家肚子搞大不說,現在還不肯負責!”

又是生氣的聲音,俞貝貝聽出這是一個老夫人的聲音,她往裏頭看了眼,一個氣質上佳的老夫人正對著麵前的男人罵著。

男人是剛才騎機車進去的顧子銘。

“奶奶,我要是每個都負責,不得娶一窩老婆回來,法律是不允許一夫多妻的。”瞧得出來,顧子銘不知道自己哪裏不對。

他的回答和樣子,讓顧老夫人氣得想一個巴掌扇過去,可是到底自己寵了那麽多年的孫子,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奶奶,你別氣!”顧子銘馬上軟下聲音,“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我馬上處理得幹幹淨淨。”

他已經不是五年前的毛頭小子,不需要事事依仗顧墨成。

顧老夫人氣惱著,但是沒有再說話,這樣的事情她不是第一次遇到過。

從顧子銘回國後,不斷地有人上門來,哭啼著說顧子銘把她們給睡了。

床上的關係,是你情我願,顧子銘睡她們沒想過負責,她們又想著憑借著這層關係進了顧家的門。

如果是五年前的顧子銘,絕對不會這麽荒唐,一個人因為一件事情變得陌生,顧老夫人是又心痛又無奈。

“墨成,你怎麽看?”顧老夫人問了顧墨成的意見。

顧墨成沒有馬上回答,他對上顧子銘的雙眼。

一雙眼睛能夠看出一個人的性子,顧子銘的眼裏沒有求助,有的是無所謂和坦蕩。

這個男孩子不再是他們顧家一直護著的那個,他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生活。

“媽,讓子銘自己處理,他有分寸。”顧墨成說道。

如果硬是逼著顧子銘把人娶回家,對女孩子負責,最後很大可能是對怨偶。

“是啊。”顧子銘笑著接過顧墨成的話,“奶奶,你放心,我肯定不會丟顧家的臉麵。”

他的話讓顧老夫人輕屑地“哼”了聲,“你丟顧家臉的事情還少嗎?”

“我告訴你,要是那女孩子肚子裏的孩子是你的,你給我乖乖結婚,把人娶回來!”

“奶奶,你不是說了把事情交給我自己處理嗎?”顧子銘說道。

顧老夫人見著顧子銘嬉皮笑臉的樣子,長歎了一口氣。

“你怎麽變成這個樣子。”

聽到顧老夫人說的,顧子銘的笑意淡下去,不再說話。嘴角露出笑容,“是啊。”他說了聲,眼裏是得意和自豪。常把蕭彥叫回蕭家,說著他不如顧墨成,其實蕭父不怎麽覺得。自己的兒子,優秀如顧墨成,都是頂尖上的人物。在蕭父看著窗外的景色時,包廂的門推開,服務員將著菜肴端上來。“叔叔,來嚐嚐餐廳裏的招牌菜。”既然餐廳建立在湖上,招牌菜是一道魚。魚肉新鮮,是剛從湖裏撈出來的。這是水上餐廳的一大特色。蕭父坐回位置上,他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魚肉到嘴裏,魚肉鮮嫩美味,“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