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能原諒爸爸嗎?

安會打麻將,但是沒有老太太癡迷。她聽著顧老夫人的話,總覺得不對勁。為什麽感覺這麻將搓完,她會輸給老夫人好多錢。“奶奶,不一定二嬸搓麻將也很厲害。”顧子銘笑著,對著蘇安安挑了挑眉。他才說完,頭上又被顧老夫人重重地敲過去。“你個兔崽子,對你二嬸拋什麽媚眼。”“別看你二嬸漂亮乖巧,就想追。”“你二叔回來,非把你往死裏整。”顧子銘好冤枉好冤枉,他哪裏是在拋媚眼,分明是在挑釁蘇安安。蘇安安看著一會的功夫,顧...可是,她現在沒了這個心思。

“爸爸。”她開口喚道,反而是勸說起俞勁鬆。

“打算對她怎麽處理?”俞貝貝問道。

坐在沙發上的俞勁鬆抬起頭看著俞貝貝,“貝貝,她殺了你媽媽!”

他說的時候,眼裏都是痛苦。

“就是讓她坐一輩子的牢,你媽媽也回不了。”

俞勁鬆是真的後悔了,是真的恨上桑嬌嬌。

他隻要一想到這些年自己眼瞎到這種地步,恨不得將自己的命賠給死去的妻子。

“我知道了。”俞貝貝說道,她原本擔心俞勁鬆又心軟,但是看得出來,俞勁鬆是不會再管桑嬌嬌的。

“貝貝,爸爸對不起你。”俞勁鬆又歉意地說道。

見著俞勁鬆愧疚死地和自己道歉,想罵俞勁鬆的話卡在喉嚨間,俞貝貝罵不出來。

她還能記著,沒有坐牢前,俞勁鬆真的對她很好很好。

“嗯。”俞貝貝淡淡地接過話,“你早些休息吧,我們先回去了。”

一下子,俞貝貝不想說什麽。

看著俞貝貝轉身離開,俞勁鬆站起身子叫住她。

“貝貝!”

“你能原諒爸爸嗎?”

說完這句話後,俞勁鬆扯著嘴角笑了笑,“原諒我?”

“我有什麽臉麵讓你原諒我!”

“你媽媽生病的時候,我和桑嬌嬌睡在一起。你媽媽死後沒多久,我就和她在一起,還讓她生下曼曼。”

“你出事被她們下了藥,我罵你不知羞恥,對你失望透頂。”

“你被陷害坐牢,我覺得你罪有應得。你把孩子生下來交給我撫養,我卻為了俞家的臉麵,把孩子送到孤兒院去。”

“我怎麽有資格做你的爸爸!又有什麽資格讓你原諒。”俞勁鬆越說越恨自己,他忍不住往著臉上扇了好幾個巴掌。

清脆的巴掌聲聽著俞貝貝心裏發痛。

“是的,你沒有資格讓我原諒你。”俞貝貝含著眼淚說道。

“我曾經發過誓,出來後,俞家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本來桑嬌嬌的事情結束後,我要和你斷絕父女關係,讓你成為一個孤家寡人。這是我對你的報複。”

俞勁鬆聽到俞貝貝要和自己斷絕關係,他想求貝貝不要,可是張開口又覺得這是自己自找的。

“可是在警局看到你知道真相後的悲痛和懊悔,我沒有辦法不認你這個爸爸。”

俞勁鬆又聽到俞貝貝說道。

“爸爸,我要去寧城了,你好好照顧自己。”

俞貝貝沒有轉身再對俞勁鬆說什麽,她很矛盾很糾結,所以暫且離開虞城是好事情。

俞勁鬆看到俞貝貝和韓龍逸離開俞家,他知道貝貝還肯喚自己“爸爸”,說明她還是認自己的。

她會認自己,這就夠了。

俞貝貝跟著韓龍逸去和園接小白。

她到了後,看到顧墨成和蘇安安正從裏麵出來,看樣子是走了。

“二哥,小嫂子,你們這會就走。”韓龍逸過去問道。

跟著顧景行和顧景睿玩的小白看到韓龍逸俞貝貝回來,馬上飛撲到俞貝貝懷裏。

顧墨成點點頭,“我媽電話打過來,要我們現在回去。”

顧老夫人的身體一直很好,五年前顧臻剛死,她被勸說著沒有跟著一起去,五年過去,瞧著兩個孫子可愛聰明,蘇安安又懷了一個,她自私地想留下來多陪陪孩子們。

顧墨成孝順,顧老夫人的電話過來一個,他一定放下手頭的事情趕過去。

“是子銘的事情?”韓龍逸問道。

這些年,能夠讓顧老夫人著急地找顧墨成,也隻有顧子銘的事情。

一個人經曆過一些事情後,不由地變成另外一個人。

現在的顧子銘完全和當年的毛頭小子不是同一個。

“嗯。”顧墨成應道,他看向抱著小白的俞貝貝,“桑老夫人的事情,蕭彥和我打過電話,他會處理的。你們就放心吧。”“謝謝。”韓龍逸說道。

他能夠把桑嬌嬌送到監獄去,但是不能要了桑嬌嬌的命。

“你們打算什麽時候回寧城?”蘇安安過來問俞貝貝。

俞貝貝看了眼韓龍逸,韓龍逸回道,“也就這幾天吧。”

“我想快些帶著貝貝回去。”

“把她娶回家。”韓龍逸在後麵又加了一句話,他抿著笑意看向俞貝貝。

俞貝貝也對著他笑起來。

“好。”蘇安安笑笑,能看到韓龍逸和俞貝貝修成正果真是件開心的事情。

“貝貝,我們寧城見。”蘇安安說完,她先進了車子。

兩個小家夥盯著小白,不捨得走。

“回家回家。”蘇安安嚷道,“小白過兩天就過來,她跑不掉的。”

顧景睿一聽蘇安安的話,先進了車子。顧景行瞧著小白朝自己揮手再見,不得不上車。

在送走蘇安安和顧墨成後,俞貝貝韓龍逸帶著小白進和園見蘇若初。

他們說了些感謝的累,因為桑老夫人的事情讓俞貝貝弄得心累,沒有多聊,一家三口離開了和園。

被關在警局的桑嬌嬌,環顧著安靜的四周,她有很不好的預感。

俞勁鬆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是不會再管她的。

遠在國外的俞曼曼自身難保,還有什麽能力救她。

桑嬌嬌不想死,可是她又想到了死。

如果自己用自盡的法子,可不可以讓俞勁鬆妥協。

桑嬌嬌這麽想著,在當天晚上,她在關著自己的房間裏找到刀片。

鋒利的刀片不可能出現在警局裏,桑嬌嬌太想出去,忽略掉這個事實。她欣喜地拿著這個刀片,去割自己的手腕。

刀片雪亮,燈光下晃得桑嬌嬌心裏害怕起來。

她怕死!

所以,刀片捏著手心往著手腕割了多次,都沒有真正地用力。

可是,她不用自盡的方法,俞勁鬆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在心裏反反複複地糾結,最後怕死的桑嬌嬌還是沒有勇氣。

在晚上,她睡著的時候,桑嬌嬌的心裏還在想,明天再自盡吧,今天晚上先睡了再說,反正還沒有判刑。

夜深人靜的時候,桑嬌嬌聽到自己的房門被人開啟,她睜開眼,看到突然出現的二個男人,頓時清醒過來,沒有睡意。

他們冷著臉,身上沒有穿製服,一看就不是警局的人。出了蘇家頂樓,何安琪已經和霍笙領證結婚了。蘇若初再出現,也沒有用了。“媽。”何安琪看著何媽哭了,她疼惜地說道,“你不要替我難過。”她們說著的時候,霍媽媽上了樓。霍媽媽以為何媽掉眼淚是因為蘇若初,她冷著雙目看向緊閉的房門。“你已經不是蘇家的傭人,不需要去討好好。”霍媽媽生氣地說道,“來,和我一起下去看電視。”霍媽媽說著,何媽抹去了眼眶的淚珠,嘴上還說著,不要怪蘇若初。霍媽媽的聲音故意說得響,房間裏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